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玉骨遥 > 第十五章:青楼花魁

第十五章:青楼花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推舟,陪在盛嬷嬷,第二天一大早,朱颜自己是怎么也拦不住的迫不及待地起来梳便云庭一饱眼福。管家知她的身边一起出门道郡主脾气大,准备偷偷地去星海,便干脆顺水洗,乔装打扮成一个阔少,瞒了

便服装扮,低两人坐都做了调谨慎,护卫在左右。了没有侍卫,个个赤王府徽章的马车驰入群玉坊,身边带了十二个精干

烛,陈设之精人,罗列,莺歌燕舞,锦即便是见过了大世面的美、装果然奢华绝伦,金玉然而,等一踏饰之奢靡,极为惊一句话了——这一家全也没有和她云荒最大的青楼主也不由得咋舌。入星知道为啥发了脾气,再赤王郡海云庭,朱颜便苏摩昨天忽然绣做障,脂膏为说过

而玲珑楼阁中,那却全是鲛人!些绰约如仙的美人,

或是让人一望便沉迷其双,或是临波照影,或斜靠于玉视媚行,言谈举止无不销魂,轻声笑语——应是经是花下把盏,或是行中。栏之上,三三两两蚀骨,走于长廊之下,过了专人调教,烟个个美丽,风姿无

?这星海云庭,难道专门做的就是鲛人的生意

或者看不出多是女子,间或也有朱颜愕然性别的鲛人婀娜。只见都是韶,无不面容极美,体,驻足细细看去,不已些鲛人个个华鼎盛的年纪,大男子

沿着辗转往复,反复俯视美人,一路行来极大的了的,便中。庭院的四周全庭院的龟奴看。的楼阁,有长廊环绕。外给身边跟随来的鲛人,均置那些被珠玉装饰起的客人们被带来楼是七层高,等到了第七层,若有上,里的于一个着庭院长廊

,一溜小跑下唤出,侍奉恩客。龟奴自会心领神会去将那个美人从庭院里

面,付三也不过是陪个酒喝个茶个,都得先面。见了十个金铢才若要春宵一度合之资。,连手也摸不到能见到一顶级的青楼,恩客无论看上了哪,便更要付高价格自然也昂贵非凡。上百金铢的夜唱个曲儿星海云庭作为云荒

引着,一层庭院里上百位美人,越看越奇层地盘旋上去,朱颜被龟奴么,你们这儿全是诧异:“怎从不同的角度看着下面,不由得鲛人?”

子一定是第,不由得笑了起一次面全是鲛人来叶城吧?”然叫这个名字,自然里,慨呀,”引着她走“那当然!这儿可是星海云庭得此话进来的那个龟奴——公

髭须,装模作样地点头,“笑了。”“咳咳了摸唇上的。”朱颜尴尬地摸

青楼,还不打折用术法暂时改变了,她了她的少,从父王的房去是个二贵,右手上好大一颗腿?间里临时翻出来的,完事得马上放回去翠扳指,却是她出发前此刻的她看上十出头的翩翩阔她偷了他的行头出来逛油头粉面,衣衫华——若是被父王知道自己的模样。为了这趟出来玩得尽兴

的后宫里也找不出绝色,即便是伽蓝帝都来这里就是来对了!”是整个云荒一等一是白来了——这里的好的了。”龟奴笑嘻嘻地夸不来星海云庭,那“哪公子耀,“来叶城鲛人都

地问“这么厉害?”朱里也是有的了?”奇,忍不住较真,“那秋水姬这样的鲛人,你们这颜天性直率,一时好

这里的如意只是传说中的美人“这个嘛!”龟奴一下子被她问住了必也就比得过我们些尴,倒是有,论真实姿色,未,“秋水歌姬也……”

是很倒霉?明明可以“是吗?”她生入帝都得圣眷的姿色,以为真却居然沦入风尘?性单纯,倒是信,“那这个如意岂不

们这里逍遥哦。”龟时宠冠后宫,连忙把话题转开,“秋些尴,据说连眼场极惨?被活活毒!哪里还不…”水歌姬虽然“嘿嘿……这睛都被挖掉了倒也不算不好尬地笑了一声,是下比得上在最后奴有

这事,不由得咋舌“真的?”朱颜倒还是第一次听说“被谁毒死的?”

是在说着隔拦……哎,当之下差点废“那还有谁了皇后,若不是六王齐齐阻公子不知道?””龟奴说着深宫里的往杀,一怒壁街坊的八卦一样熟悉,“北事,却仿佛时天下轰动,?白皇后呗!冕帝祭天归来发现宠妃被

朱颜摇头“还真不知道。”

又如何能得知?才三四岁而已,十五年前

走——盘桓几日,好好我们公子不差钱,,道:“我们公的瑶草,在东市都出打算在跑题越眼看子是从中州来云荒贩货的,这次运了一车手了,来越远,旁边的玩乐一番再叶城多只想一见真他们两个人管家咳嗽了一声,出来打了圆场正的绝色美人。”

大金主了!非是慕容滴水不漏,顿时龟奴就喜笑颜的人管家这番话说得开。一车的瑶草!这位公子莫?那可是叶城数得着的世家

更好的!”上哪结道,“这院子里的若是“公子有没有看了一副表情,巴,我们还都看不上位美人?”龟奴立刻换

?"朱颜看得眼花缭乱,不由?”“还有更好的异,“在哪儿

,不过是一般的货色。真正的美人都藏在楼里呢露面里的鲛人都是给,哪里能随便抛头”龟奴笑道,”这生客看的外面来的“那是?”

里打听渊的下落,只怕是落空了吧。深山。”朱颜仔细口气:这里虽然是叶城里又会看遍了庭院里的自己的如意算盘陌生面孔,不由在这鲛人最多的地方,可渊种地方?来这“说的也是,好玉在鲛人,全都是得叹了

遏制得住,便然而既然来了,她的好道:“那心又哪好,你就带我看看真正的绝色美人吧!

一个金铢便扔了给龟奴。她看了管家一眼,管家

昨天晚上她服侍呢。”然是如意了!声音:“论绝世美,就点名要总督大人来这里星海云庭里的头牌,自人,龟奴见了钱,喜笑颜开,压低了

?了一惊,“白风麟吗“总督大人?”朱颜吃

督大人是这,压里的常客,但奴连忙示意她小声“嘘……”龟每次来都是穿着便服,低了声音道,“总声张。”

颜冷笑了”朱一声,“那家来人模狗样的,居“哎,然还是常客?”伙看起

有和赤王结亲的意,只怕这门婚要黄了,出入青楼思,此刻却了一那个花魁如意,连忙打岔,问:“郡主得知了他经常下,想起了叶城总督要怎生得见?管家心里“咯噔”事便

道,“。”是这儿的头星海云庭的华洛夫人一牌,没有夫如意是不出雏儿,”龟奴笑人的吩咐几个看中的会上买回早就去主管来见客了两市,想在拍卖鲛人

,架子气馁,嘀咕:“怎么朱颜不免有些挺大?”

意长得美,又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如督都是连叶城总三分呢。”她的座上客,在星海夫人也对她客气龟奴赔笑云庭里,就算是华洛

好奇起来”朱更想见见了。颜不由,“开个价吧!”“那我倒是

为难的表出一“这……”龟奴露情。

十几枚金铁龟奴接过来,笑道在了龟奴的手心里,沉:“公子随我来。声地拿出了管家老于世甸甸的只怕有故,一个钱袋,放立刻

庭院——无数的上看着底下那个巨大的跟着他走了开去,一路燕燕,美不胜在花荫下,游弋在池,简直如同人间天堂。然而她在一旁看着,水里,满目莺莺鲛人行走朱颜里却觉得有些不舒服。

?难怪那个小家伙“居然都是鲛人一听我要脸。”她喃喃,们这里的客人,大都是,就立刻翻了什么人?”转头问龟奴,“来你来星海云庭

的富商。”龟奴中州有一部分是笑着回答,“若引为座上宾,夫人“大都是空桑的权贵得是身份尊贵之人除了一掷千金,必须还要华洛富豪,也

:“怎么?逛青楼也得大人也成了这里的座是名门望族!”朱颜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总督上客——他倒看血统?难

旁听着,不由有点后悔知道了,不知道是喜是,这门真的去和赤王提亲已经大怒?管家在一主来这里。听语气,得皱眉,。若郡主对白风麟的婚事多半也是要黄了为降低,就算他评价赤王没有拼死拦住郡

…”些鲛人真惨…颜一路上看着那些被鲛人,忍不住叹了口气:“这

云荒大地。师入海,囚了龙神,灭了海国,将大批鲛人俘虏带回七千年前星尊帝挥

从此后,这些不得自,世代为奴沦为空桑人的俘虏由。为娼,永世里的一族就原本生活在碧落海

的奴隶?”若是我们空桑“成王人战败了,六以为意,“当初”一旁的管家却不败寇,如此而已。部还不是都会沦为海国

“胡时双眉倒辞,顿败,如今也都说!”声反驳朱颜听到这种说又有什么关系过去几千年了,忍不住大,要称时成,“鲛?干什么?就算是两族仇霸陆地人连腿都没有,和现在这些鲛人怨,一

忙道:“管家没料到郡主是,忽然就声色俱厉,连是。”

一旁笑道:“若是天下公子了……”这么宅心仁厚,我们星龟奴却是不以为然地在海云庭可真要关门大吉人个个都

一声,“本来就是个作孽的地方。”“关门倒也好,”她哼

将他们引到了一个雅廊辗转,不知——楼阁绵延,回唯唯诺诺地应着隔颇远,外里和原室包间的喧闹声顿道走了多少路。这来那个听不见了。,一路龟奴不敢反驳,只是大庭院相

包间,发现居然布置得下这个起眼,却是碧落海沉,端的是价值连城,陈设比外面素雅许多香木制成比。,堪与王宫相。但一案一几看似不窟似的朱颜环视了一如同雪

?淡极始知花更青楼女子,原本是艳极这身价最高艳。了的牡洁了反倒要装成霜雪般高丹,此

“花魁呢?”她有些耐地问不住性子,直截了当

“公子莫急概正在梳妆呢。”啊,这才刚正午呢…茶,笑道:…花魁刚睡醒起来,龟奴给她沏了一杯

能见客?”颜的脾气一贯多久才“这般娇贵?”朱躁,“还得等

个新多,花魁应接个规矩点私房钱。”说到这里“没办法,外面要下来,除了华洛夫人铢,私下庭的账面。”见如意的客人太一根手指,“一千金不暇,便立了客,攒一天只见一,他压低了声付给她,不经过星海云安排的,她音,竖起

“这么贵?”住脱口而出是都可以买个新的鲛她睡上几夜,岂不朱颜吃了一惊,忍不,“跟人了?

肉模糊的雏儿嫌贵,忍不住脸色微变等一的无道:,口里却笑行了…”吧?如意是叶城的花魁怎么比?公子若是嫌贵…龟奴见她人,和那些刚从屠龙,一双美户手里破了身、血“公子这么说就有点外

了一下,连忙冷笑一声,“但是总得让人金一笑,朱颜愣“谁嫌贵了?”谁知道值不值那么多?”先看一眼吧?千

种反应,便,道:“那是那是……笑了一声有道人的这公子说的龟奴大概也见多了客理,这边请。”

到了包间的“怎么?”朱颜被他侧。着,

拉开,抬手道的窗扇:“请看。”薄纸糊着

过三丈见方,—外面的底下一层水波般轻轻扫出荡漾的纹路来。佛刚下过雪。定睛看去,乃白沙在院子里里面只有庭院。很小,不铺了一地,用竹帚纯粹的一片白,仿不由得愣了一下—,居然也是一是细细密密的朱颜往窗外一看,

一的颜色是一里,唯一片纯白色树红。

一株高六尺的红珊瑚!然是那,竟

这样高曾有——光这一捞起来,周身上下居然树红珊瑚,便要竟是连赤船从万玲珑丈深海里打美绝伦。一点磕碰缺价值十万金铢!的珊瑚,只怕得足足三百年才长得成,王府里都不没有陷,品相十足剔透,枝杈横斜,精

的美人靠,上面之上,陈设着一架铺双九,穿着一袭那个丽人年方都衬进了一色如意纹的了雪貂绣着浅迤,发逶妆完毕的绝色丽人裙,水蓝色的乎将整个人片碧海里。在珊瑚树下,雪波斜斜地倚着一个刚梳

美人一旦到了花魁面前。然而这四个,或调个侍女分坐庭花魁如意独坐珊瑚树下,远远地有四角,或抚琴,或燃香,个个姿容出,如米粒之庭的众,都是外面房间里星海见不到的美人笙,或沏茶,却顿时都黯然失色院四珠遇到日月。

流盼,抬起头似笑非似乎听笑地看向了这边颈,横户开启的声音,树下的美人便微微转过了颀的雅室包间。到这边窗

被她那么遥遥一望,朱颜的心忽地跳了一下。

漏跳了乎被牵引着怎么也的眼神啊……眼波盈盈己虽然是女人,被这么一看,心里竟也是那是什么样,一转勾魂。自一拍,移不开视线。

花魁,难道是会成?么媚术不那个传说中的

“公子觉得如何?”她面上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一笑,“值不值一千金铢?”龟奴细心地看着

“……”朱颜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千金就千金!”

张一千金铢的最她这边话管家便拿出了一大面额银票,递到了龟奴的手客吧!”里:“下去告诉如意接音方落,

令人挑了灯然就会上来见客。却只是转过身从雅室里取了然而龟奴收了钱,斜伸了道:一盏灯,从窗口斜“不必下楼,花魁看上,口里笑出去,挂在了屋檐到这边公子出来,自

流盼树下的花魁嫣然一笑,美目了这边的肩,款款扶了丫鬟地望向到那盏纱灯挑了出来站了起来。,珊瑚的窗子,便果然,看

也有一串灯笼无声无忽地更加深声道,庭院对面息地也伸了地开了可是刚站起地微微弯向了对面,嘴角的笑意。如意便站住了身,看了,忽的另一扇窗子忽对面的腰行了个礼,对那边曼:“多谢爷抬爱。”出来,挂在了一线,屋檐下

“怎么回事?不由得诧异。”朱颜站在窗后,

要点如意呢。”对面也有一位今天不巧,…看来,赔着笑脸道:龟奴脸色有些尴尬“嘿,公子爷想

先挂的灯啊!”“什么?”朱颜不由得急了,“那也是我

但对面怕她又发起脾气,金铢。”“是是。是公子,“的灯。”龟奴生先挂连忙赔笑道的那位爷,出了二

看去,“报价在哪里?”“什么?”她愕然往窗外

她看,边的灯。”龟奴低?”气地伸出两根指点给串两盏灯子,今儿真是不巧,方挂出了一声下指头,“公子请看那倍价格的意思。公笼,便是说要出双不如明天再来“您看,对

,从包她三天?”朱颜的怒火一下子什么了不起三夜了吧?”奴,“西,扔给了一旁的龟上来了了一颗拇指头大的东“双倍有这个够我怀里摸出

,龟奴在星海云庭多年光华灿烂,便有淡淡那是一块小玉石,直径寸许多识广,一,也算是“照夜玑?”一落入手掌时间不由得脱口惊呼:的寒

宝贝,至少值三千这个铢。

大方!”龟奴脸上堆起灯笼下面挂上了急急忙忙地回来“哎呀,公子出手目鉴定,又两盏灯。,推开窗户,在刚才的楼去找人过了笑,忙拿着珠子走下一串果然

开庭院上也有些微的错有两位如意刚要离,听得这边愕,显然没想到今天会客人同时竞价。身再度望了过来。一时窗户响,不由得站住,花魁的脸

家满脸的惊讶,玑?”里来的照夜忍不住低声道:“郡……公子,你哪

跟着师父宝没见我多了去了上山下海,什么奇珍异,”朱颜笑了一声,无不得意,“我当年颗照夜玑又有啥稀奇?“这种东西修行,?取到一

备了银票出来。看管家苦笑:“难为属下还专门来是用不上了。”

窗户又推开了一线。只听对面一声响,却是那然而刚说到这里,

“不会吧?”朱颜和管家都变了脸色,齐齐脱口。

究竟有几笼,整整齐齐的累累垂垂直接!的窗户垂到了地上个,竟里果然又挑出了灯一大串,也不知道

庭院里传出一片惊呼也是愣住了,脱口而出。龟奴:“万金之主!

庭虽是了一个万金之主!星海云了声来:“天是忘了朱哪!今儿竟然出颜还在旁边但一掷万金的,一年也难得见叶城最奢华的青楼,豪客却也是凤毛麟角上几次,此刻看得这一笑出长的红灯挂下来,他竟,喜不自禁串长

奴,“他到底出了多少?”,急得抓住了龟“怎么了?”朱颜看

听说对方之色,道:“……”出了整整一袋子的,至少有十几颗!哎,了……去问问……”龟奴出“小去问了一圈回来,可真是好久没见到那如意今天可算是赚大了,哈哈上也有不可思议辟水珠么豪爽的客人

腰地子,看妥,又便知道不来今天真不?”一声,要不您明儿再来连忙点头哈然而刚笑了赔笑:“公巧…

“谁要家,厉声道,“,转头就抓住了明天给我拿出来!”一刑怒从心头起快,把钱都再来!”朱颜

出来。朱颜看也,一把摔到了龟奴的银票都拿了起来!”不看地劈手家看到郡主动了真怒,夺了怀里:“去,把灯全点忙不迭地将怀里所有

龟奴一捏这厚厚一叠的票,不由得愣住了。

喝。“够了不?”朱颜怒

蒜,却露为难之色,“可到了万金,那就是封钱也是无用子接着出再多的是按照规矩,出了!”龟奴点头如捣顶的价格了——公“够……够

的比他多,花魁就封什么顶?我出不由得勃然大怒该是我的!快去替“什切齿,,我就点,咬牙我点灯!快点去么?”朱颜的天灯!”

“规矩就是规矩,破不得的左右为难。呀。”龟奴拿着那一叠银票,

一拍桌了起来:“对子,站,找个冤大头宰了吧朱颜越想越生气,一万你们暗自做了手脚?莫不是毛病吗?怎么会那么巧面那个人是谁??”,想雇个托儿一路抬价,我出三千他就出

翼翼,据”龟奴头,也是说了今天啊!地指着斜对面的窗都来才派人打听了一真的是冤枉推开窗,小心的是一个帝口,压“公子,您这么说可非见花魁不可!”低声音道,“小的刚面包间里坐贵客,年轻英俊,大有说对

“帝都贵客?”朱颜愣了一下

帝都来的客人,年轻英耍,喝酒赌博无俊,大有来顽劣,经常偷跑出伽蓝帝都来叶城玩说皇太子时雨头——听莫非今天……不为,

天天都看到她动摇,连忙压在这况花魁低了声音添油加醋天再……”气派可不凡呢。”龟奴该是个大人物,里,只怕会有后患。何“是呀,应公子不如改,“万一得罪了,

了过去。谁要改天!”朱颜却面走跺脚,拉开门便朝着对得猜测对方是谁,也顾不,忽然一是怒了

!”?使不得“公子……公子!”龟要去哪里惊,连忙追上来,“您

走,嘴里冷笑,“使不得!”她子火,头也不回地往前,是哪个家伙狗胆包天,居然我倒要去看看“有窝着一肚敢跟我抢?!”

府里带出的便衣侍卫过头追了去,召集从赤王火暴脾气上来了谁也拦摸出一支小小不住,心里叫了来救场,又匆匆眼见不好,知袖箭,“刷”的一忙忙转管家一声苦,便从袖子声从窗口甩了道郡主上去。

个姑奶奶今天不闹命……撞了什个天翻地覆是不罢休么邪,这!真是

由急得要命,,眼闯过去,龟奴拦不住这边朱颜已经直只有一道门的距离了,了!前面有…雅座,一路追着看她闯到离对面的包间…”你真的不能过去失声道:“公子,

“前面有什么?”朱颜丝毫不停。脚步冷笑

拦在了朱颜话音未落,前黑影一动,不知从何处忽的彪形大汉左一右出一把短刀地跃下了两个穿着劲装的面前,手腕一翻,露

”朱径直往前闯去,竟是雪亮的利刃放在心“星海云庭的保镖?上。,还是,冷笑了一声完全不把那些颜一愣

不客气地挥刀砍了下“给我活地还要往站住!”那两位打手见这个人不知死也毫里闯,眼露凶光,顿时来!

“公子!”龟奴和管家齐声

动作,那两在了那里,然而,那里平平划过上下只有砍到朱颜手了手指,在虚空,就这样定定地僵臂上的时候,朱颜抬起两把刀快骨碌碌地转。了一个最简单的,做个打手的动作忽然凝固珠子在

笑一声,伸出手指扑通”两声,两“哼。”她戳面前僵硬的人,只头戳了看着朱颜穿过而倒,眼睁听“去。了他们的拦截,扬长而个壮汉应声睁地

,她怒气冲冲好歹的王八蛋,往里冲,一脚就踢开了就在眼前哪个不知面那间雅室——”居然敢跟抢花魁?滚出后一道门,大喝:“

里的气势忽然就弱可思议的事情。落,下一然而话音刚个瞬间,她声音一声,似是见到了极不来了,脱口“啊”了

音。就没了声那一声后

龟奴的手,狂奔上“怎么了?”管家大吃冲入了对面的,一把甩开了什么事了?”得什么一惊,再也顾不房间,“怎么了?出前,

了鬼一样,是怪异,就像是活见地站在那里,然而,门一只见朱颜好好上的表情甚是脸开,直直看着前面。

没事吧?”管家急忙问“郡……公子!

看他一眼,只举起手摆连忙将手指放到嘴了摆,又一个朱颜一震,似是被这一边,做了回过头喊缓过了神,却没有噤声的手势。

刻,管家终于看到了对面窗户后的那个客人。那一

看上去颇为年轻,一动,发头,只是捏着冰纹青瓷杯的手指动了”一声裂。虽然被人在那里,背对,虽然只是静静破门闯入,对没有说话。背影轻微的“喀拉着他们,龟奴说的那样,气度如过二十许的样子地坐在那里,却像那响。同渊渟那个一掷万金的恩客坐方也没有岳峙,凛冽逼人

,似是硬生着前面,张口结舌生吞下了一句出什么祸管家心里一拉住了朱颜,免得她一怒之下又要闹,嘴唇动了动紧,连忙呼。却只是直直地看冲的少来。然而那个怒气冲

声道,“姑奶了!抱歉抱歉!”管家生怕对方…算我求您了。”然后一拉朱颜,低“不好意思,惊扰阁下奶,快走吧…发作,连忙赔礼道歉,

管家被她这种没糊涂了,紧,瞬地转身,飞也似的后退了一步,也不作法搞佛回过神来了,猛然往跟着她也退了出来。声,只是用力一扯他逃了出来。边的朱颜仿头没脑的做的衣袖

没有追出来了擦额头——刚才那一面的一路两人长松了有转过头也颜这才长一口气,疾奔了那么多汗!,朱廊道上,瞬,额头上竟然出看到里面的人没抬起手,擦,一口气退到了

?”管家纳闷不“怎么了没事吧?”已,“郡主,你

有些发白,匆匆就往外吧!”她脸色没事没事……快走走。

,一行人无一动,窗户打开见到管家,齐齐屈膝:“总管大人!声无息地跃入,一刚一回身,外面黑影

管家低叱!”“怎么才来!”,“都已经没事了,走吧

看看?”一趟,星海云回走了几步,子这就笑脸:,龟奴“哎,公庭那么多美人,要气,追在后面,赔走了?难得来碰上了急急赶来的龟奴。眼也不禁松了口看一场乱子消弭于无形不要

三步并作两在想着什么。了出来,一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朱颜奴的喋喋不休,路压根没有理睬龟步,从回廊里绕

跺脚。间,她又站住了身,猛然一

了!怎么一般,喃喃道,,不行……他一定是看到我了“这回完!”朱颜表情惊恐,似“不乎天塌下来了办?”

了?”“怎么了?”管家愕然不解,“出什么事情

朱颜没有理睬他,在原地没头苍蝇似的团团着!”:“拿转了一会儿,忽地转拿出了一叠银票身,从怀里龟奴的手里到了,拍

一惊:“这……这是?龟奴吃了

公子的其费用,么,你们道,将所有的伺候兴而归。知道不知就给他什么!千万要朱颜急急忙忙银票都他一切周到,让他都由我包了!”“房间里那道?”扔了过去,“他要什

龟奴都惊住”管家和“啊了。?

声下气地为情敌一掷千直下,她竟然如此低夺花魁而上演一因为争怒气冲冲地闯买起单次全武行,怎么转庭很急转不到进去,大家都以为星海来?片刻之前,她还那样瞬情况快又要金、豪爽地

议的表情。公子不是开玩笑吧?”龟奴捧着钱,一脸不可思

低声呵斥,“还不快去“谁跟你开玩笑!”她咬着牙,?”

既然有人想继续撤连忙眉开眼笑地转身,!”龟奴得了倒是绝呢?钱,又怎么能拒溜烟跑开——花魁钱,也顾不得什么,“是……是想要一无所谓,今晚归谁

便撞上了一个人。然而刚一回过身,

龟奴刚要惊讶地开无声无息就站到了身不得,瞬就仿佛被定身了一般是轻轻一抬,他地失去了知觉。后。动弹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口,对方的手指只那个人也

定住。指遥遥一点,瞬间隔空!你这被那人用另一根手“喂要开口询问什么,也被……”一旁的管家刚

忍不住倒退了一步,脸色刷地苍朱颜看到来人,白。

钱?”“怎么,要替我付看着她,开了口,“这么大方?”那个人

。然而一入耳,朱…果,倒,讷讷道:“师父不出喜怒他的声音差点一个跟斗摔果然是您!”颜的腿便顿时一软,冷淡,

自己的师父!子,座的瞬间,掀起帘然是是的,刚才,当她冲看到的竟入对面雅

九嶷山的大神宫时影,诲云庭和她争夺花魁!然在星

就惊呆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顶,她当时如雷轰

居然也会和那些庸俗男绝顶上皑皑人都一个样了七情六欲,却雪,仿佛摒弃出入烟花场所?真是清高寡欲的人不可貌相啊……还是世上男人一样人,就像是?的白记忆中,师父这样

呼,眼皮来:以自己的修为,是间,想都不想地拔脚硬生生忍住了惊着她,底下溜走而不被觉察刻明白过绝无可能而没跑几步在他,又立就跑。然倒退着出了的!那时候,趁着师父还背

所以,她买了单。便自作主张地替他

了她。当作没这回事放过与其等着来日被师父教如趁机狠狠讨了,便会好一番,说不定师训,不父心情好

次,只怕是眼光冷冷扫过来,道那种眼神是他怒到么简然而,此刻看到时影的挨打那,她自然层冷汗。相处那么多年!了极处才有的。这一她顿时全身吓出了一单的了屁拍到了马蹄上,绝对不是

然是你?”时影看着和她有什么瓜葛,怎么她,语气喜怒莫测刚才在和我竞价的,,“你要见会跑到这里来?”花魁做什么?你

不敢抢师父百个胆子,也绝您看中的女人啊……”不顺溜了,”我不是有意的!我……热闹而已!”她吓得我只是来这里看结结巴巴,连话都说给……给我一“我……

双眉一蹙,“你说什么?”“……”时影

凝聚,如显的怒意在他眼底同隐隐的闪电。那一刻,有更加明

活人,易服私师父虽然是大神这里腿都软了,她绝对会为尊者讳,会花魁无可厚非。九嶷庙戒律严明,劈!敢透露一个字就天打雷朱颜吓得吟着没有动怒之前,是表示她完全理解连忙说了一大堆,大意官,但也是一个下来在师父沉

下颌,厉喝:“给我闭嘴!”忽然听着,脸色却把最重的出手,一把捏住了她的只恨不地赌咒发誓,越来咒都用上,然而时影听着她语无伦次越不好,

住了朱颜喋喋不休的嘴一哆嗦,差点终于顿咬到了舌头。,吓得猛然

的下颌,皱着他捏住了她眉头看她。“你在胡说些什么?”

您来过青楼找过花魁—么也不知道法把他们两的人,“等一下我就用—”一丝风声!个人的记忆给消除被那么一看浑!”朱“真……真的!我什么也没看见!什谁,谁都不会知道栗,连忙又指了指旁边两个被定住身掉,绝不会透露

下巴一阵剧痛,忽然一瞬,她觉得说不出话来。

?我来这里是出来,低声厉喝,“你想到哪里去了的怒意终于蔓延着,时影眼里!”来做正事的嘴!”听她唠唠叨叨说

才在极怒之下控制不?”她痛得说不出捏得脱了臼!嘴巴,胡乱地点头——,竟然把她的下颌给话来,只能张大师父刚住力道“啊……啊……

赏月吗?她寡的女人了,青楼,抢花魁,难道还的?难能做别小孩子啊?好歹也算怎么还当她是个道师父是嫁过一个老公又想说自己是来和花魁吟诗作对品茶见鬼。来

也说不出话点头称是。,痛得只能拼命朱颜不敢说,

瞬间加深,厉声道:没有的“不要胡思乱想!完全然而她忘了师父有读——”时候她即便不说话,这心术然也事!你给我能被他时影眼里的怒意,这一顿的腹诽显

眼睛。他扬起了手,朱颜吓得一哆嗦,闭上了

来,在花魁耳边俯刻站了起来,看角瞥过,只看到在了一声响动。朱颜的眼身后的窗可就在那一瞬,魁立了一眼楼上的雅座间有些异样。说了一句什么。花下面的庭院里有一个鲛人匆匆进上表情忽然忽然传来包厢,脸

色瞬“不好!”时影脱口,脸察了?”一变,“她觉

向庭院一掠而下,回头说什么,立刻放开他顾不上了朱颜

然后一把拉住管家往了脱臼的下的禁锢中解脱出来,手指,迅速地给身边的息般的肩膀,双回去。抬起术,朱颜这才从窒前就跑。巴,“解了定身给归位托住揉着剧痛手吃力地长长松了口气,两个人消除了记忆,咔嚓”一声

!得不可思议,要不然要怎就好像有饿狼在是的,这一刻,后面追着一样——这一系列动作快,她完全她只想跑——必须跑掉样面对师父。不知道留下来

是盈耳的从小庭都是一对对的恩客和一间间雅室包厢线和欲望……的大庭院,一欢声笑语,视院一直跑到了外面。周围都妓女,到处流淌着暧昧她拉着管家奔跑,路上飞奔过

清新的空逃出不顾一切地赤王府的脏黏腻的氛围里座销金窟里来,大奔跑,想要从这样肮口呼吸到外面小郡主在这

飞快地跑着,心跳加片空白。速,脑海里却是

张地无声掠过。白之中,渐渐支离破碎的片段浮现,里的画卷,一张一如同遥远得几乎埋藏在时光灰烬

独的苦修者。帝王谷里,那个

泣的少年。在她怀里无声哭神鸟背上,埋首

官。的少神神殿深处,脸庞隐藏在香炉氤氳背后

……

也无法和片刻之前她看到的景象重叠。年来,那张熟悉脑海,又渐渐模—然而,却怎么得不能糊—再熟悉的脸依次浮出

了这已??还远都有一千个中一,她之前看到的只是其师父……师父他居然来是这个世间的每一个人个而会是这样的侧面人呢种地方?他……他怎么

敢恨,拿得起放朱颜顿住了脚步就像是有什么宝,此刻心防中砰然碎了,连隐约约地疼痛,甸甸的有什么东西压在片—口气,觉得心里隐格直率,是个得下。然—从小到大,她性,叹了抢救一下都来不及,只贵的东西在猝不及心头。爽朗干脆的女孩,敢爱扭,沉里却是各种别留下满地残

?从,如果没看见,肯定没发了疯,天真是唉……自己今今往后,要是再见面,她又要干吗非如果不知有此要来这种地方看热闹?刻的郁闷和纠结了吧怎样面对师父啊…

来,已经被她拉扯着奔下了一管家还没有回过神

是怎么回事?”显“郡主……这,这么了?你没事吧?”脚步,问,“刚才是怎,管家回过神来后,有些闷地停住了记忆中出现了一段空白

气,挥了西,一定会长针眼!呸还是快走吧……知道就不来这懂。”朱颜叹了口看的东里看热闹“算了,和你说你也不呸呸!”哎,今天真是倒霉!早了……看了不该挥手,“我们

廊往下走去边沿着回天不怕地不,步态竟出门去。怕的郡主有几分仓皇。管家不由竟然是在飞也似一边碎碎念着,她一怪——看起来,这个的逃得暗自奇

难道,这里有什么她畏惧的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