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玉骨遥 > 第二十二章:孪生

第二十二章:孪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战火矢飞溅,炮火轰鸣设置的无形结界之中,不时有流给挡住,然而都被朱颜一隅,似乎被隔离出纷飞的修罗场。废墟里的小小了——这了这个烈火焚城

,厉声道:“人的手腕么?”由得头皮一开了孩子身上刀走过来,俯下身扯朱颜喂!你想做什了老看着申屠大夫拿着尖的衣服,不麻,一把握住

“你懂什么?再不把翻,这个祸害“救这个孩子啊!”痛,不由就要没命了!”怪眼一歹的女娃,申屠大夫的腕骨一阵剧怒视着这个不知好除掉,这个孩

下,顺着他的朱颜“什么祸害?”愣了一视线看下去。

突兀。不知孩子的全唯独肚有一种古怪道是不是幻觉,在子却微微隆起,看上去下的气海。嶙峋,动,而申屠大夫雪亮的里,竟感觉肚腹之中身瘦骨黑夜的火光竟似有什么在蠕刀尖正好对准了脐

道:“你朱颜恍说的难道是那……那个死胎?”

用力我按住这个小家伙:“别愣着了!快上去时候,可未必能封得住祂!把手腕从她手里抽出,光靠这些银针!等一会儿破腹的会极痛“是。”申屠大,已经有了一圈乌青,他瞪了她一眼

?”她却还是有“要……看了一圈周围兵儿再荒马要在这里略微犹豫,象,“就不能等一会换个地方?”乱的景

…要在这种回答,“可是救人如子,手什么?”四算时辰?你救火,哪儿还能挑三拣“我倒也头什么都夫没好气地?”申屠大破地方动这么大的刀没有,换个像样点的地方…你以为容易看看!这是

滑行飞快地在身体里他用尖苏摩的肚子,那一瞬刀戳了戳东西剧烈地蠕动了一下间,皮肤下似乎有什么,仿佛在躲避着刀锋,

失声惊呼。,令朱颜那样诡异的景象

夫抬起头残废!他的在就动这个刀子?不能等了,不然小命在你手上,,厉内而外地那个家伙趁子救回来也是个孩子衰弱,正在由声对她道,“吞噬他!”申屠大这孩你想好了,要不要现

朱颜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了一瞬,断然点头:“好!”

的,既然如此,当断则断。若是耽误了时间,害死了这个孩子的性命,又如何是好?

对着孩子落下来住别过头、闭上了按住了孩子的手脚。她时,却还是忍不睛。她俯下身去,按照申的女子,然晃晃的剔骨尖刀夫的吩而看到那一把亮咐重新屠大本来是个胆气过人

起来,猛烈地颜根本不敢气海,破雪亮肉,急腹部破开来体动了出了极痛的叫喊,被封住的身地插入腹部的的尖刀搐。猛然一震,发看,只觉得地上的孩子速划过,将整个。朱开血

!”…姐姐!”昏迷中嘶哑,““阿娘…子喃喃道,声音救救我

咬着牙,不住地低声安去看,只能快就好了!“乖,忍一忍!”她不敢转过头慰,“没事的,很

的剧痛让孩子开膛破肚姐?是你?”孩子只喃喃道:“姐……是愣了乎看到了她的影子眼睛睁开了一线抽搐着拼命地挣扎,竟然将,不停挣扎,“痛.....好痛!放开我!”,忽然一会儿,又在剧痛下,恍恍惚惚中,似……放开我

死抓住他,不敢放松分毫。孩子的手脚,不让他扭动着逃脱。苏别怕……很快就好了手,求她不要杀自己。摩在极然而她只能含痛之中大呼,喊着她,泪咬着牙,死!别怕!”她拼命地按“不要动!求她放

弄好,甚至连动刀的声束,然而,不知道过了大夫那边以为申屠大夫会很快结音都没有了。居然还多久,申屠

“姐姐…眸子里充满了震惊我!姐姐!痛!”……放开苏摩的眼睛死死,湛碧色的地盯芒她要杀我吗?”挣扎中,…放开痛……你、你和恐惧,“

大夫的手术,“的手脚,死死地不让他“不要动!”朱颜咬着牙按住孩子动弹分毫,生怕会影响了忍一下!”

苦之中抽搐,发着抖,用墟的背景下,看上去竟然隐他的手脚,在烈火和废看,扭过了有几分狰狞。孩子在极度的恐惧和苦哀求。她看头。她不敢再嘶哑的声音苦到孩童眸子里映照出的自己的影子,正在恶狠狠地咬着牙按住

连原本灼热的皮了下去。下飞快地在她的手底肤都,奄奄一息——冰冷得微弱扎越来越微弱,声音也从尖利渐渐变到后来,孩子的挣

没有生气的凉,如同死人。然而,那种凉,却是

”终于,苏摩的瞳啊……姐姐…杀我,姐姐?!”散,最终合么…上了,“痛……好痛孔失去了神采,渐渐涣为,为什

:“怎么还没好!”大喊她终于忍不住,转过头

的惨景震惊了而下一刻,她就被眼前

—医生的申屠大夫正弯下腰他却僵在了那里,再也,用尖没有动—朱颜终于转过头来,里发出"咳咳音。手握着尖刀,不住剧了苏摩的小腹他死死看着她,喉咙刀破开烈地发抖,看到”的声,血流成河,然而

,朱颜失声那一瞬间惊呼起来

那……那细小的然看到有一双住了医生的咽喉中,她竟是什么?火光明灭之!模糊的身体地扼手,从苏摩血肉里伸出来,死死

申屠大夫被那一双忽然伸出来袭击扼得双眼凸出,不能说尖刀颤抖着,几次试图自己的小手,却怎这样的情景——震惊和恐惧,似里的法如愿。他的眼神里乎行医毕生也从未见过充满了话,手么也无去割断

了眼睛,伸了另血淋淋的一个开的身体里,露出咽喉!从孩子被切出手,扼住了医生的婴儿,霍然睁开

因为预测到藏在团虽团心脏的位那个肉,准确地钉入了那一个肉进去查看的一高的婴儿定住。然而,了手!银针,其中有一根正的腹部一尺间,猝不及防地伸出置,将那个只有死了,可却在然看上去似已经在事先已经布置了能是一个怪物,所以他苏摩正穿透苏摩腹中的那个婴儿可

只觉得一股冰冷的力量飞快地侵细小的血手破体而出那双都来不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了下来。而入,身体一晃,眼前便全然黑,甚至连求救量竟然大得诡异,及。刹那间,他,力,死申屠大夫说不出话死抓住了他那小小的一

从一开始,自己似乎是太小看它了!个从母胎里就太诡异了……这,这是什么东西?这孩子身体里的,究竟噬、一直待在这是什么东西?!被吞

“申屠大夫!”朱颜来。失声惊呼,直跳了起

面,她想都来不及小手断然尖刀已经掉落地,一个箭步上前,对着想,反手一抓一挥!九环金背大,大喝一,那把那一双眼看申屠大夫双她的掌心眼翻白,手里的诡异的砍刀刷地跃入

刀锋割断朽木的声音,毫觉。“咔嚓”一声,是无血肉的感

,地上的苏摩发出了申屠大夫分毫。刀锋将那一双小手齐腕割断,却没有伤到,身体齐齐反弹出!大的同一个刹那一声痛极的呼喊是妙到毫巅。巨支封住他身体的银针虽然是在情一震,十二急之下,但她的控制还

咽喉,拼把将那在他跳过去一把将还死死嵌呼,撑起抓了起来!命地大口呼吸。朱颜手扯下来,却听申屠了过去,一老人在瞬间往后瘫倒身体个血淋淋的婴儿大夫发出了一声嘶哑的,摸着脖子上的枯,奋力地扑瘦小

,居的嘤嘤模糊,血肉手,当被毛骨悚然,虽一口咬住了大夫人一把抓起时,它然还在扭动,发出那个被斩断的手,死死不放。便伸出头,张嘴,如同枭鸟夜啼,令人然没有了双了手臂的肉团只有巴掌大奇怪

什么东西?!朱颜只看得目瞪口这……这是呆。

“快!的头!疼痛,”申屠大夫大喝,“斩断它忍住

瞬间的犹豫,申微微发抖——然而只是悬空吊在那屠大夫被咬住的手背已夫手、朱颜握着延过去。刀,看着那咬着大的婴儿,手指忍不住奇怪的污黑迅速朝里的血肉模糊着虎口蔓经开始变了颜色,有

,咬下去!“刷”的一下就砍了她不敢再想着牙提起刀,

来,击在她的刀锋上气。“咔嚓&quot的手,脖子完好无损,只有双如电,一掠而过,斩一声,她听到那个婴儿了空怪的力量袭了刀锋切断什么东西有一股奇!转头一看,腿齐膝而断。的声音,手腕却猛然申屠大死地咬着刀锋居然还是死一震,

那一刻,朱颜忍不住失声惊呼!

了她的刀!这那一瞬,那个诡异的婴儿居然是用腿踢开——是的,刚才能?不可思议!……这怎么可

然而短短的瞬头!快!”申屠大夫大喊,“斩……斩断它的生在我身上!”它想寄竭力间,声音已经迅速地衰弱下去,“它……

平持,刷地一便是横着扫过。咬牙,双手握刀,过神来,再不犹豫,一朱颜在那一声里迅速回

无可避,那个东西忽那一刻,似乎知道再也然间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强烈的邪气,如同一只冰冷的手稠的泥了一阵奇特的不舒服竟然是如同砍入了黏刹那间的失神感到了心里忽然起忽然按住了后颈,刀锋竟然是比她有生以来都要诡异!诧异:这个东西带着极之感,缓了一缓瞬间,她又淖之中,情不自禁地猛然清醒过来,为自己看过的所有妖物那一眼,让她——然而下一个

落在地,朱,收当她的那一刀斩落屠大夫的时,手脚俱断松开了咬着申颜的一刀便落了空屠大夫。”的一声坠嘴,“刷婴儿忽然间住,差点就伤到了申势不

脸色脱危险的老人阻止它!”却依旧苍白,指着她”然而,挣“快!快!的身后,微弱地大喊,

,瞬落在一边!里钻颜回头看去,把将那个小肉团进了苏摩的身体里了起来,用用刀尖挑地回过头,刀锋下去!她心知不妙指,一那血肉力甩只见,竟然在一个劲地往模糊的一团刷地重新掉

步踏上,“出了尖厉的叫声,在竭力从这灭顶之难里逃。然而朱颜哪里肯让没有手脚的肉团发最后的挣扎,地上蠕动,似乎想要段!刷”一刀就将那个肉团斩为两这祸害逃走?一

。同一瞬间,地上的苏微弱喊叫,摩猛然挣扎了一下不敢喘息,仿再也不佛疯了一样地迅速挥刀,喉咙里发出濒临死亡戛然而止,她八块那个诡异的叫声,将那个肉团大卸动。

的位置,伤口的情况肉团一然涌出,脖子…颜刚,却不由得一刀刀斩断的,简直如同刚才…看上去,他受伤墟里,全身上下忽模一样到这边的情景—苏摩躺在废!刚缓了一口气,看那个被呆住了—了鲜血:双手,双“……”朱

她惊得目瞪口呆,一把指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苏摩,“他的身上“这是怎么了?……为什拉起了申屠大夫,么忽然出血?”

变成了血人的苏摩,神割开自己右的心脉,不会出人命。申屠大夫正在用尖刀色的血放掉,听,这是‘孪生镜像’手腕,将已经变成她的责问,看手的色却是淡定:“没事了一眼地上所导致……我孩子已经事先护住了这

孪生镜像朱颜愣了愣:“什么叫?”

落在这个东西身那个孩子身上生兄特的感应喘着粗气,“你上的每一刀,相应地,也都会落在夫指了指地上的那一团血肉,……喏,”申屠“就是他和他的孪弟之间,会存在一种奇

没事了!”痛苦的怀里,连声道:“……没事了别怕间,她竟然上抱起孩子承受了多大的。外面的,看了一眼苏摩在自己是来不及去想渊怎么了杀声如潮,然而那一瞬她颤了一下,只是走过去,将奄战争还在继续,喊,不敢想象刚才这个,将他小小的脑袋搁奄一息的孩子从地

下,模模糊糊地喊了一声:“苏摩仿佛感觉到了别杀我……姐姐……别她的触摸,却只是恐惧昏迷的地瑟缩了一杀我!

她不由得眼眶一热:在视线里?在个孩子竟然以为的脸吧。濒死的剧痛里,这是自己要杀他,看到的一定是她紧张扭曲后模糊的这个孩子最

,“快给他用药啊!没好的话让申屠大夫,忍?”来喂好了,告不住催促“你好了吗?”朱颜看了一眼诉我药在哪里

道:“就在你身上。”申屠大夫看了她一眼,

?”她不由什么得愣了一下,“身上?”

草包扎了一下,头也不申屠大夫将尖刀从自“止渊他是不是给过己手腕上拔出,将污你一枚环形古玉?”血挤干净,用破布条草抬地问

怎么知道?怔了怔,脱口,““啊?”朱颜

“我当然知告诉我的,道。是地道,“么敢接这趟”申屠大夫怪之前亲口止大人在出发眼一翻,没好气没这个东西,我怎差事?”

你来找我?”…他让她怔住了:“他…

。”申屠大夫手,走了过来,是啊,”将手一摊,“包扎好了自己给我

送给我的!”为什么要拿玉,摇头,“为……朱颜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按住了脖子里的古这个玉环?这是渊

再磨蹭,这唆唆的!快给我!不耐烦起来,大喝“你还要不要他活命娃儿的命就没了!”了?”申屠大夫却是,“别啰啰

气势里颤了一下,咬牙,一把扯下他一了陪了脖子上那块古玉,交看了一眼地上的苏“拿去!到了申屠大夫的手里:摩,瞪了了顿,她!”她在医生凌人的眼:“快救他!救不回来,我就把你杀了咬”顿

手里一用力,居然就捏成了碎片说话,拿过那块申屠大夫冷龙血古玉,在笑了!一声,也不

—就像是被封裂之后,里面那一缕呼出来,只见那块古开的小腹里。“啊?!”不等朱颜惊腕一转,让那滴血直接滴进了孩子被破结,滴落了下来!申屠大夫俯下身,手印住的血一样,刷地凝红色居然流动了起来—

空而起!那一刻,血肉交融,忽然有一道光凌

竟然在夜空巨大的蛟龙模样!佛旋涡一样轰然绽放,那道光是如此奇特,仿游弋的、里幻化成了在半空中扩散,一条

曾经看到过里的龙神啊!十三岁那之渊……这是苍梧不自禁地脱口惊呼!”“天啊!”朱颜情,仰起了头,“年……我

龙微微低下头来,对遥遥致意。着她她的话,虚空里的点了点头,似乎仿佛听到了

响起在她来,“五年过去了相逢的日子啊……”……到了今天,才女孩……我们又见面了是星宿处传同从苍梧之渊深心底,雄浑深远,如隐约中,有一个声音。”“火焰般的小

大如同日轮一样的身体里对穿而过。朱颜下意识地伸出手,却从龙神的眼睛凝视着里俯下身,用巨从半空她。

而出?尊帝封的最深处,那世世无人能解悟—开,龙神又怎能脱在七千年前就已经被星在了苍梧之渊?”那一刻,朱颜“只是个幻影吗个封印何其强大,生生—是的,真正的龙神,

远处的战火里传来了呼喊,“看啊“龙神……龙神!”的!是来庇佑海国惊喜交加的我们有救了!”!龙神出现了!它

却振们忽然看到恨不能立刻飞音吗?朱颜只听得战士的呼喊,那是被围渊的声上离开。重新振作了斗地上的苏摩,却又不能里热血沸腾,而看到躺在志——那里面,会有了曙光,奔而去,然困的复国军奋,仿佛绝境里的人虚弱

量!”幻的光,眼里也流“龙神……真的是龙夫抬头看应到了血脉的呼唤之着那道在虚空中变动,当它,便会绽放出力丝激露出一神啊!”申屠大

?”……什么的呼唤她不由得愕然:“什

直接钻入了孩闪电,“然呼地从高空射下子赤裸的高举起,仿佛祭献而至!如同一道光部!苏摩从地上抱感觉到了什么,盘旋在战场上空的那申屠大夫着龙刷”的幻影高——那一瞬,仿佛是不说话,只是将了起来,

口全部复原,再也,瞬间所有致命的体仿佛被注没有一丝血流晶!一只梭子,在修复着这的整个身入了闪,如同水发出一声低呼,那一他的身体里电,竟然内外通透迷的苏摩猛然颤那道光在抖了一下,嘴里出!飞快地流转,仿佛一具残破的身体刻,孩子

口呆,说不出一句话朱颜只看得目瞪

,瞬间凝聚,然后又肤上有着一片黑色只有当一切都消,当最后一个伤口也消损。失之后——那道光一个昏迷的孩子,背后苍白的肌,完好无瞬间暗淡。了下在苏摩的背部停失之后,地上

那道光,就是熄灭于此处。

这个古玉居然还有了过去,一把将孩子抱惊中回过神来,立刻冲又纳闷,没想到渊了起来。将苏摩抱。她心里又惊又喜她从震又看。孩子还活着,“苏摩!”疗伤的奇效在怀里看了气息平稳了许多,看上去和之前并无二样

捡了起来!身从地上一块一块地捡起了什么东西得一怔——这个医生血肉重新“现在怎么办?,不由”朱颜回头想,竟然把那一团四分五裂找申屠大,却发现那个老人正躬

……”“喂,你要做什么?”她愕然,“那是

申屠大夫团血肉,呵呵笑了一声,“这种怪胎可拿回去研究一下,”用破布包是极其罕见的个。”病例,一百年也难得看到一了那

“…解这个奇怪的医生,只舒服,便道,宫去吧!让盛…”朱颜不能理也撤掉了,没人拦嬤好好照顾这个觉得不着,你先孩子。”带着苏摩回赤王府行“好了,现在那边的关

?”申屠大夫愣了一下,“你不回去吗?”

把九环“我要去找渊!你先回去吧。”带着这小兔崽子金背大砍刀,拔起了那地上腾出一只手,“我不回去。”

对我说过,让带着,等战火了。”申,“在出来到安全不要去平息,他一“郡主,你还是候,止渊大人屠大夫沉默了一瞬,道定会来找你的。”的地方等着他苏摩撤的时

,“他是这么对“真的?”她怔了怔你说的?

大夫翻了翻白眼,“难不成是我骗你?”“当然。”申屠

“说谎!”朱,“渊怎到过这孩子了一瞬,忽地抬起眼,可从来没见瞪着这个老人!”颜只么会知道苏摩?他

无言,不知说什么好一时间哑口申屠大夫

不会扔下渊不管。帮不上什么忙,就替我去吧!”递给了大夫了,我处的火海,将怀把这孩子带回行官,“你反正也”她抬起头,看着不远“别浪费唇舌里的苏摩

子在大夫的怀里,瘦重伤一族的郡主,忽然问,脸上的神情十分大人吗?”重,似就那么喜乎是托“你大夫抱着苏摩了一句:猫,申欢止初愈的孩同一只着什么价值连小得如城的珍宝。他看了看赤

!”却是坦然:朱颜愣了一下,“是啊

个锦衣玉食的小郡主,“因屠大夫“为为止大人长得帅?”眯起了眼睛,看着这什么?”申

“也不只是这样。渊很温柔很亲切啊……直对我很好,比他一父王师父都好呢。”

“反正我从小就很喜!”她歪着头想了一下,是啦想不出什么来,便道,欢他

了起来,反问了她一地话多?”你去找他,他却从来,止渊大夫居然破例没有来找你呢得同样喜欢总是大人不见句,你啊。”那个“不然为什可是

隐约有泪光。,竟墟里,慢慢松开了然说不出话来,朱颜站在废速暗淡下来,也迅上的笑容消失脸蛋的手指,脸了,眼里的光亮捏着孩子“……”朱颜震了一震只觉痛得发抖。在那一瞬,

我回沉默了片刻,带这个小家伙离开这“你这家伙,哪来他一眼:头可饶不了你!”那么多话?快,场时,朱颜却忽地白了她一起离开战当申屠大夫松了口气,以为可以带里!有什么差池,

走几步,又站住了脚步申屠大奔了过去。刚了起来新将大刀从地上捡,“刷”的一声背到了夫笑了笑:“哎,他背上,回头就往战火里然不喜欢我,我早头对着她一知道了!”着,一边重,回边说

熊熊的扬,回眸而笑那个十九岁的空桑贵族己还高的九环金背大砍少女背着比她自而无所色的长发猎猎如旗飞刀,站在烈火消散——那样的明亮畏惧,如同此刻燃战场里,赤红,眼里的泪痕却尚未烧的火焰、烈艳

了!就要去救”她“可是,他喜不喜欢我喜欢他,那就,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足尖一点,他,谁也拦不住我瞬地从废,“我现在在战火中大声道墟里掠出,如同一支呼啸响箭射入了战火!”,一去再不回头

申屠大夫站在废墟里这个背影,一时的小病人,怔怔地看着逃生,怀里抱着刚刚死里也没有说话。

也没办法拦住她和止渊大人气,摇着头嘀咕,“我唉,这丫头说过,估计是怎么……”!”许久,老人叹了口

无伦次的话,“不要杀喃,昏迷中说着语怀里的孩子还在剧痛“姐姐……姐姐……”里战栗,不停地喃掉我!姐姐……姐姐!

他姐姐?”申屠大夫愕“居然叫然,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失望吧?”个空桑人姐姐,会令长老们,喃喃道,“叫一

了你的到来,去见片刻,神色渐渐变得有一丝捉摸不透:“来,视似的看了他将孩子抱在怀里,审跟我。”经等了很久、很久老们吧……他们为

他抱一瘸一拐地往回走。苏摩,起了

他去往的,却不是赤然而王府行宫的方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