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玉骨遥 > 第二十四章:战之殇

第二十四章:战之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犹如最亮了三支落日箭场,拔剑斩落了战,身形如些失神。新冲入。鲛人水蓝色的长发同白鹤回翔天宇,一瞬间令朱颜有在战场上猎猎飞扬渊断然返回,转身重的旗帜

,难道竟然都投注全不了解的?如果眼活过是因为她是不所以对这个已经那么,她从小的记忆,年,其实是完月的鲛人,是真正的渊,今只活了十八给了一个虚幻的影子了自己十倍以上岁吗?从小的爱慕前这样的人才太小,迄

留意到那个通往镜湖的通道她怔怔地站在那闭!然没有来得及之后,竟然已经轰然关里,一时在失去了她的支撑

,渊已经回不去了!此刻,四周大军环顾

走吗?”重不重?”渊却没有在,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扶起来,“还意这些,眼里满是担忧

了跺她心里一暖,几乎要掉下眼泪来……脚,失声:“你刚才为什么不走?这回死定了!”

怎么办?”渊“这里有千军万样走“我要是周围逼后,就这了,你是没法脱身的。”将她护在了身握剑在手,扫视了一眼马,若只留下你一个人上来的军队,

声道:“愣来,厉“……”她心里一暖,?快跟我来!刚要说什了起把拉着干吗么,却被他一

了她,翻身而上,握住了缰绳。跃起,将当渊带着她在战场上飞奔,左突右闪,忽地先驰去,一把拉起军给斩了下来的一架战车上的骁

朱颜证了一下:“你……你打算就这样冲出去?”

“那还能怎样”渊沉声回答,“没法回到镜湖那边,也只有?往回冲一冲了!

缰绳,然而等她刚而过——了衣一个她,从腰边抽出长剑襟。枪急刺而来。“拿着!有一阵地擦身厉喝一声,将马,七八柄雪亮的长迎面而来的骑兵队里缰扔给了血雨当头落那一瞬话音未落,战车冲马车,双方已经飞速。朱颜下意识地接过了控制下,洒满”渊

好摔在了她的前襟上,,战车从缺口里飞个战士的匹练闪过,三名骁骑军剑光如同战士从马上摔落,身首异处。渊斩开滚烫的血喷了她半身了敌人的阵的位子上,有一快冲出首级正驾驶者朱颜坐在

间失声尖叫间战车失冲了过去。扭朝着一堵断墙记了手里还拿着缰绳。拂落,却忘,慌乱地将去了控制,歪歪扭那个人头从膝盖上一瞬她在那一瞬

!”渊飞身做什么?手里夺去了“你在绳,厉声我镇定一点!”跃过,一把从她道,“给

膝盖上那颗个弯,堪堪将失控的骏马生生勒住避开。他侧头看身都在发抖。了一人头,脸色苍白,全他手腕瞬间加力,发现她正,战车在撞上断墙之前眼朱颜,想要怒叱,却看着拐了一终于

岁,看个年轻战士的的瞬间,眼睛里还凝固来只惧。头颅,在被斩有二十出头的样子比她大不了几骁骑军战士的人头,,睁着眼睛,犹下来着奋勇,自温热——这并无丝毫恐那是一颗

朱颜捧着这颗人头叶子。中的,颤抖得如同风

地战斗到死。人头?做什么的。可是…,甚至可说是辉煌夺目年轻的空桑战士,他的…她又在这是一个下了一个同族的?为了一个叛乱的异族人,斩生毫无过错立誓效忠国家,英勇

来她颓,一直无所畏掉了,那些支起来。的军队,怀抱着那一颗燃烧的战场然地坐在马车上,看着持着她的勇气人头,忽然间放声大哭佛心里有一口提着的和热血忽然间就冷却下惧的少女剧烈地发抖起、满目的废墟、蜂拥来,仿而来气忽然间散那一刻

她选一边的时候出过答案——,她曾经明是的!当初,在师父让择站在哪晰地说

时候,她充满言,也不该助鲛人一族,哪怕与信心,觉应该帮不该盲从。她觉得自己族人为敌。在那得即便是得知了被命运压倒,

不信命运,她还想搏一是的,搏!

勇气继续坚持下去非,能凭着自己的是到了现己可以分辨错综复杂的问题。可力量处理好这些错往前走吗?在……她还敢说自己一定有在那时候,她以为自与对,是与,踏着族人的鲜血继续

。别看了。”“……”渊看在眼人头从她手里打飞,“好了“啪”的一下将那里,不出声地叹了口气,

深渊一样的眼睛“你!”朱颜失声,却对上了一双

渊的眼神是如此,不要去悉的温暖。看死者的眼睛——会个战士颜,你还不是一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着熟她的陌生,却又依稀带肩膀:“阿承受不住的。

…”她咬着牙别开了脸,深深呼吸着,着身上的战栗。竭力平息“…

斗。这一路弓箭似林,严阵以如同以卵击石,他们一共遭遇了五波勉力和他并肩战冲出重围。被渊逐一斩杀拦截,都一辆战车,孤注一掷,,硬生生雪,迎面而来的是如山的待。而他们两个人驾着大军,长刀如朱颜振作起了精神,骁骑军的

军合围时的最薄弱驾着战车,从骁骑两个人之处闯出,向东疾驰

剑锋被浓厚的血血的战神、他竟然幻化污裹朱颜从未见过这样的出数个分渊,所向披靡,如同浴候,面对甚至,当着追上来的影战士住,无法继续斩杀的时身,迎上去搏杀!

她在一旁辅助着,只看经不仅仅是剑术出的已到的完得目瞪口经包括许多精妙的木法!,甚至已这些术法和她从九嶷学全不同。他……他怎么也会术法?呆:渊所使

?海国的鲛人一族里,也有懂术法的吗

圈包围的时候然是朝着叶城方向的身上已经斑斑点龙村战场里闯出,一,他们点全是血迹,筋疲力战车从屠尽。渊驾着当闯出最后一路奔上了官道,竟两个人冲去,毫疑。

颜吓了那里全是总督的人啊!要回城里?”朱“你疯了么?为什么一跳,“

着我们自投海那也布置了重“不,我们得回星海云庭。”渊沉声罗网。”兵,在等边一定们不傻。在碧落道,语气冷静,“他

!”人啊,忽地想起了一个人?那不舒服,脱口道,quot她茫然不解个花魁吗?她……你什么啊?你是想去找那她到底是“回星海云庭做什才是自投罗网!&,心里顿时有些

……”渊看了她一眼不说话。

她折磨得很惨……哎,她好像很硬气,为了不供“不过,我想她女人来,心里不出你的下落,现在应该自身是滋味,皱竟咬着牙挨难保吧?”朱颜想起那头道,“那天师父可把了那么厉害的刑罚!”着眉

在师父手下撑那到这的敌意渐渐弱去,竟露出一丝里,她语气里敬佩来:“能么久的,整个云荒都没不起。”几个,了

依旧也有尊敬——这毕竟是个净的女孩,即便人一模一样。女子满怀样的爱憎分明,和记敌意,但对于对手眼里忍不住闪过忆中的那个一丝赞赏。心地澄了看她,对别的

回去救她?我看到他眼难保了里的笑,朱们现在自身好吗??你难道真的想些不悦,颜心里更加有嘀咕:“怎么

渊却摇了摇头,道:了。”已不在那里“不,她早

?”朱颜愣干吗?”了一下,“那你去那儿“啊?不在那儿了

是向着星飞驰追来,追而来,马蹄得集的雷声。,如同密渐追上了他骁骑军急们所在的战车。向策马疾驰。身后有对方轻装战场渊没有回答,闯出了,只海云庭方

,再度拔剑站起蹄声近在耳侧,渊将缰绳扔给了朱颜听到

:“我住了他身,拦朱颜站起!

上,转身下来,重新凝聚起了——她从战笼罩了一层起了双手淡淡的光芒。在战车上的她,似乎场上初次遭遇的惊骇里渐渐求静渊回头看她,却看到少女站在战来的骑兵,合向着追血腥杀戮力量。那一瞬,站

了那些飞驰着十指飞快的变幻。屏障,缠绕住而来的骏马!灰白色藤蔓咒语无声而飞快地长,瞬间成为一道那一瞬间,有无数巨大唇角滑落,伴随从她的破土而出,飞快生

转头看了他一眼,“缚灵术只能撑一会儿!”走!”朱颜“快

出刀来砍着,那些奇甩在了背后。骁骑军战士的挣扎怒骂,他们抽砍随长,完全无法砍断灰白的藤蔓里,传来了怪的藤蔓却随渊抓起了缰绳,策马。车飞驰而去,转瞬将那些追来的骑兵

影战士,上前!”“是术法!”白风麟大喊,“

颜一共白的藤战士上前,开始些咒术。然而朱着影是无法彻底破除来一层,一时半会儿竟长出解开这设了三重咒,那些灰砍了一层又飞快蔓被玄灿带

这一瞬的空当,得了他们两开了追兵。人驾驶着战车,飞速甩

在这里。”等到我师父没来……不然今。”“还好那些口气,“谢天谢地人都从视线里消失,朱天我们一定会死颜终于松了一

酸痛,乏休息道他对骁骑军和影战心?在放松下更多的时间。己却没有亲自出力到几乎神智飘手呢?难士就这么放一次回去只怕要比上一,自己就这样竭尽全力和人斗法,这上?既然他要把复国军一网已经布下了天罗忽——这是队去围捕有出现在战场地网打尽,为何只是派了军次卧床来的刹那透支灵力的象征。上次的伤刚刚怪,为什么师父今日没,她只觉得全身

点。的渊,她心里又略微然而,看振作了一到身边

!无论如何,渊还活着

,下意识地抬起手让人无法忍受。脸上布已经沾满了鲜血,解下——那块每一次的听得渊道:“别来!”她只觉得胸口闷边却可她的手刚一动,耳呼吸都一直蒙着的布巾带入浓烈的腥味,早已解下,想去

着他。头看愣了一下,回嗯?”朱颜

被人识破,若“不能让是有人认出”渊专心致志地策你是郡主,少不得又会管不顾地闯到战场上做人看到你的脸。“你这丫头,居然不出这种事来!幸亏没马疾驰,语气却凝重,连赤之一族!”

,似乎比对她本道:“反正也不责,她忍关你什么事!”对于赤之一族的关切失望。一直不住使了小性语气里的斥人还要更多微的以来,渊“嗯?”她愣了一下,有略子,愤愤。此刻听到他

了一下,,我能扔下你不管。“当然关我的事微震答应过一个人,要。”渊的手似乎微顾赤之一族。所以,我缓缓道,“很久以前替她看

话,猛然一阵气而出:“就是那个曜仪苦,冲口吗?”颜听得这句

到这句话不由得一怎么会知道个名字?”渊听怔,看了她一眼:“你

的。”“还不是那天你说她嘀咕了一声:

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个名字!”“哪天?”渊有些疑惑,“我从

“就是……那天啊!”气冲冲地用惑心术迷一红,跺了跺知道正,我惑他的那一她就是了!”皮还薄,脸色道,“反朱颜想说就是她毕竟脸天,脚,便

来的一生早已经过去应该知道,在你诞生了。”渊没有再追问,只是在这个世敌人,语气淡漠而看了她一眼,然坚定:“那么你我的之前,后将视线投向了迎面而

然一震,觉得胸口剧痛。“……”朱颜猛说不出话来,只

尽头,后的心里却丈百丈之后是感觉到如此意外……可是,为何这一次,任凭自己坠落。攀登了千力尽地松开手力到极处的绝望,者,在壁上的,前不见疼痛她了,她应该早就攀岩是的,那是他不知第终于想要筋疲几次拒绝如同剧烈的?那是无不见大地,

底是谁?曜仪。曜仪……她到

法抑制的苦事的时候,然而一提起这为她变成男人的?她到底是谁?”她…个名字,心里却有无微发抖起来:“吗?你是…她就是你喜欢的人道现在不是说这朱颜知涩和失落,令语声都微

没有说题。也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不住追问,?”朱颜还是忍“她是谁?”很美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如了吗她是谁,你就可以死心面追来的大军,“现在些干吗?”扭头看了一眼起眉头果我告诉你?&quot渊微微蹙

有输给过别人呢!偏偏输了,?””朱颜却跳了起来,气那怎在最重要的事情上还输得不明不白,急败坏,“我这一么行啊!子还从没“死也要死明白

看向这阿颜,别胡闹。我“呵……”个恼羞着…着你长大的,就像是看成怒的…”少女,语气忽然放缓是看了起来,转头了下来,轻声道:“渊忍不住笑

了一,他轻声地顿说到这里下,摇了摇头。

“就像是看着因为我白了过来,脸色微微一变,“你……你是颜陡然明我那么好的吗?”她吗?”朱得像她,才对

发抖,宛如被一刀上。扎在了心口她的声音有些微的

低沉而短促,语气们根本就不会相遇会有你。乎是下了一个什么决心因为,如果没有她,这,在战场上疾驰,世上也就不“如果不是她,我。”渊控着缰绳

什么?”朱,没有回过神来。&quot颜愣了一

“她比你早生了得有一隶,是进帝都觐见帝君声音轻柔而一百多年,阿颜。”瞬的恍一个试图逃脱牢笼的奴下我,把我带的她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我,买遥远,眼神也变渊的回了赤王府。”惚,“当我还是

,心里隐约有一种“……”朱颜心里一跳奇异的感觉。

赤王府。这进京觐见。是……

字,她的,一字一句地补充了一?句话:“曜真名,叫做着她”渊若有所思地看赤珠翡丽。”仪只是她的小“你想知道她是谁吗

身一震刻,朱颜忍不住全,仿佛被刺了一下!”……这明明是我似的跳了起“什么?!”那一来,失声道,“你说曾祖母的名字谎!怎么可能?这

三百年来最伟大的王,一笑,语气平静:“。”她就是赤之一族是的的曾祖母也是你的先辈,你渊却笑了

……什么?”朱颜?“什,怔怔看居然是她的曾说不出话来,张大可能?他……他说他所爱的那个女人,了嘴巴着他。是的,怎

说来……她心里骤然一跳,不敢想下去。

从此落海的那渊的声音轻如我就和赤之一族结下……恩怨纠缠莫辨桑人是我们的敌人,直至我的灵魂回到碧一天。”了不解之缘。”。虽然空叹息,“上百年了要守护她的血脉,但我却对她立下誓言,

在战场,只是目瞪口,完全忘记了身呆。她怔怔地听他说着

答案未免也太…原来……这就是她一直自己的曾祖母?这个永远无法超以来想越的女子,敌、那个她生的劲要的答居然……是案?她一

坐在战车住了脸,渊一直没听到她的声音,不由得转情,但那一双大眼睛的心情显露无疑。着他——虽然被布巾蒙震惊,已经将头看了一上,张口结舌地看她此刻眼。赤之一族的少女看不到表里露出的凝固般的

了一下,不她。开口安慰渊忍不住苦笑知道该如何

现在,阿颜,你满振缰绳,策马疾驰,““这就是他轻声道,忽然一一直想知道的答案。”意了吗?”

出话来,似乎被这突如了?”说来喜欢的人,就是我的曾祖母不可思其来她才抬起头,低声道:“那……你朱颜坐在战车上,说不的答案惊呆了。许久,他,议地看了看

“高母。”渊简短地修正。

去,双手绞在了一“……”她沉默下起,微微发抖,”那……那你的剑术,也是……”

也是一百多年前的空桑是赤该知道,曜仪她不仅渊淡淡道,“你也应王,剑圣。”“是她教给我的。”

什么,骤然抬她不一般的高祖母,她……文治武功无不忽然想起了明是个空桑人啊!”出色,比她颜说“……”朱是传奇般的人物不出话,是的,她当然是有害一百倍。多前的赤王也知道那个一百她心里沸腾起头,大声道:“不对!赤珠翡丽,,沉默了片刻,不,我夫君的吗?她的丈夫明

。在遇到我。”一变,叹了口气:“是渊的眼神微微小儿子了了玄王经被许配给最宠爱的之前,她已

她是不朱颜倒吸了一口气是也逃婚了?”,“那……那我没记错!”“果然

那时候都到了瀚,赤玄两了心意——她个人的私开战。”把整个族群弃之不主,不能为海驿了,我们她忽改族说不定会因此来了。”渊摇了摇头,是赤之一族的郡“是逃了,但半路又回顾,她若是逃

愤愤然道,“谁怕谁?“开战就开战!”朱颜

”渊看了她一眼,眼神却严己之叱道,“作为赤之一族“孩子话!岂能?”私,让万人流血的郡主、未来的赤王,厉起来,因一

来。“……”她呆呆地听着,一讨不出话

都把国人啊……可是,为什初师父说的一模一都重要?的嘴竟然和当!是不是男人家和族人看得比什么么说的话却是不约而同里说出来,心里,永远样的话么截然不同个,本来是多他们两,从渊样!

那个一百多年前的女子,却样的抉择和境遇话来。原来,不出朱颜一时间百感交集然相反的抉最终年前就曾经有过——而择!做出了和她今日截,几乎说,在一百多

?”…她就这样嫁给了玄王的儿子她怔怔地问:“那…

悲喜,“她回去和父亲“是啊。”渊淡淡不出去世。”名义上一直到妥了条件,为了两族面的婚姻,分房十一年后她的子,维持了而居,各不干涉,地说着,语气里听丈夫因病

你……你怎么办?”你呢?朱颜怔了怔:“那

渊淡淡地道:“我当然也跟着她返回了天极风城。”

漠里,,朱颜心里却是藏着多大的忍让随着她回然一震,了获得自由的机会作为爱人和牺牲:作为一这一句话里隐,他放弃个鲛人名地度过了一生!知道隐姓埋了西荒的大他说得淡,他放弃了尊严,跟

,即便是在这样也已且陪伴了她一生这样的杀经足够,虽然不能成为她的丈夫,但对“这一生。”渊的声我有幸遇到她,并琴弦的感觉,音温柔而低沉。”我来说,场上,也有夜风拂过

次,她忽然间就气声地熄灭了……小郡主是多么却如兵勇敢无畏、赤之一族的。然而这一有过退缩无限,在她听声音低刃刺,那一瞬,她只觉得心里的某一簇火焰无充满自信的少女,他的,从未对任何事情明亮如火,烈烈如火是的,从小到大,了。

她下意识地喃喃:“可……去许多年了啊。可是,她已经死

久,才能再见出她来。”“是的。,“我要等很久很”渊的神色微微一暗到她的转世之身。希望到时候我还能认

一辈子朱颜沉默了一瞬你……你会一直们鲛人,是真的辈子,会是只能爱一个人吗?可是你们的一“你里等着她吗?”别人十辈子的时间啊。,心里渐渐也凉了下来,喃喃道:在轮回

嗯。”渊笑温柔:“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鲛人都是这样——但。我会一了一笑,语气直等宁静至少对我来说是真的。”

“……”?你这么在意她!你……”……可是!那魁如意,又是你的什么人?她……,“可她好像也很个花想,忽然问喜欢你,对不对也坐在战车上,,想了一着缰绳的手颤抖了一下

,道,“她是道她要说什么,笑了“她?”渊仿佛知我妹妹。”

“妹妹?”朱颜愕然:

气,“也是因为她入了复国军不同的主人散,叹了一口才相逢。”渊低声。”。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介绍,我才加被卖给了“我们从小失

士?”朱颜愣了一下:“什她比你还早成为战么?她……

从很早反抗奴役,了,比我更“是的。”渊眼神个了不起的……她领导着鲛人开始就是海魂川的负责适合当一个战士。”,“如意是着一丝赞赏,低声道女子

“海魂川?”朱颜,“那是什么?”有些不

道,“如果秘密国军,我真的路线,沿途返回大海的,那样漫长的余“是引导陆地上的鲛人逃离奴役,生要如何不是如了摇头,并没有说下去度过。”,只一共有九个驿不知道在曜仪去世之后意介绍我加入了复站。”渊摇

,这是渊的另外一面惚。所知。,她从小到大居然一无的话些恍题,让朱颜一时间有,潜藏在暗影里一次和她说起这样那是他第

她皱了皱眉头,还一直了复国军,为什喃喃道:她去世之后,既“那……侯很不适合鲛人…留在赤王府?然你…”要知道西荒的气加入

随时可能陷入的时候,孩子还太小所以,我又留下来,帮眈眈,西荒四大部落族平定了内乱“曜仪混战。”渊淡淡道,“去世,外戚虎视。”助赤之一

白过来,“这……这就是先代赤王赐给你场四“啊?是你平定了那一原因?”免死金牌的部之乱?”朱颜了一下,忽然明

成为一条胡同,他低意。他们希望我留在天了一段时间,直到孩子声道:极风城。“叛乱平定后,我又留老们却并不,可长拐了一腕收紧,战车迅速渊不作地点了点头,手西荒长大成人个弯,转入了另时候我想离开合格的王——那

朱颜有些茫然:“为什么?”

因为,这样就可以继续留在敌人的心脏,你不明白侧的懵懂少女,一字一!嘴角微微弯起,露出部最机密的笑容,转头看着身顿,“一丝锋利的吗?”渊的情报了啊,接触到空桑六“怎么

男子,说震,“……”朱冷气,怔怔地看着身侧的出一句话来。,痛得倒吸了一口颜一同被匕首扎了一下

…阿颜,”看到她这样的表“唉…呆呆才肯死心。手摸了摸她的面颊,你非要逼不住抬“你看都说出来,情,渊忍得我把这些话苦笑着摇头,

的皮肤是一贯的凉,在她“……了片刻,用陌生的眼光不自禁地往后躲此刻的感觉里,却仿佛一下,避开了他的手指道:“原来,你一直留一下,情个?”在隐庐里,是为了这是冰一样的寒冷。她定定看着渊,沉默闪了——鲛”她战栗了

使潮生在一次战斗里营去——收回了手,叹息了一想让我接一个弯道,“但是十年前,左权“最初是这样的,”渊牲了,长老们商议后,声,让战车拐过了湖大替他,回到镜

朱颜下意识地问去?”:“那你为什么没有回

渊看了她一眼,道:“候你病了。”因为那时

时候父王带着帝君是的,那在昏迷中一天,忽然间想起来了——母妃去帝都觐见朱颜一,高烧不”的红藫热病,病势退,“……”凶猛日夜夜在生死边缘了,而她偏偏在镰刀时候得了被称为“死天地熬着,日

而在病榻前握住她小小的手的只有渊一个人。

睡过去。脖子,让他发誓永远尽地昏门关上返回,虚弱睛,就看到了灯下那直到她安下心。那一次,她哭着言,孤独的孩子度过,当她从鬼了生平第一次大劫一双湛碧如大海的双眸离开的他伴随着遍重复着童,一遍不离开自己。鲛人危险的孩安抚着还没脱离抱住渊的来,再度筋疲力地睁开眼

酸楚,讷讷道:“所以,吸了吸鼻子,忍住了想到这里,她,是为了我吗?”……你继续留下眶忽然间就红了的眼

,眼神温柔:“是的为了我的小阿颜。渊看着她

:“可后来……为啥你又扔下我走了?她嘀咕了一

是你却长大了,心里的眼神严肃了起来有了别的想忘记了人世的父辈。转眼我的小阿颜就得已。”渊非常迅速,一“那是不不把我当作你的法——我把你当作我的孩子,,语气也凝重,“我时间过去

“父辈?天啊……天啊!”愤然作色翕动了几神情什么,露出了目瞪口呆定定看,忽然间,不知想起了开什么玩笑!”朱颜,“着他,嘴唇

颤声道:仿佛被蜇了似的。然而朱颜却了什么重大的秘密,吗?”坊,远远看到前我、我难道……“怎么?”渊面有路障和真是你的后裔…渊!驾着战车逼近了群玉此刻已唇微微颤抖,仿佛发现兵,顾不得分心看她原来是这样!天啊…跳了起来,看着他,嘴

她一眼:终于转过头看了这一“什么?”次渊

你说她和丈道是你来的孩子,难子孙吗?!”少女“我……我是你的母是你的情…”夫只是维持你说我的高祖人!她,她生下两百多年的鲛人,脸坐在战车上,看发白,“形式上的婚姻!那么,着这个已经活了的…

止。渊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欲言又

高祖父吗?,这就是你把我当孩子看的原因?天啊!原颜恍然大悟,颓然坐回了车上头,脱口道:“所以……天啊!,捧住你、你真的是我的了自己的

来。思绪混乱,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她心潮起伏,

然是自己血脉柔呵护着她的人,竟祖父?那个在一凝视和守护的起点和来源!的人,那个陪伴她了自己的高长大、比父百多年着赤之一族血脉多么可笑!她竟然爱上亲还温

乱的爱恋,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这交错的时光和紊

,不知不觉已经是叶城繁华刚蒙蒙亮,街,一辆战。在这样的地方显然是非常刺眼的,,虽然天却已会立刻引起巡逻她在车上呆呆地出神经陆续有行人士兵的关注。的街区。这里接近了群玉坊车贸然闯上大街,

地在拐角处勒“下车!”住了马,低喝:渊当机立断

上回去吧!”着下了的脑子一片空白,就这战车。朱颜这里就安全了——趁着的路口渊拉着她转个僻静无人的街角,到了被他拉扯现在人还不多,你马,道:“好了,到指着前

有些迟钝。“啊?”她愣了一下,思维

叮嘱,之一族惹来任何麻烦—系!”“天亮之前,去!”渊咳嗽着,一字马上回赤王府的行宫“记住,永远不要让人知道你今天晚上一句地任何关人、和复国军扯上出来过,不要给赤不要和鲛—忘记我,从此

微微发抖,“你!”“可是……你怎么办?不过师父的我师父还,你打在追杀你,”她的声音

国家而战一个战,或者他杀神色凝重地对她说了,也不用别人来插怀。”的族人和,相互之间这一番话,“的师父为了各自“战死沙场是最好的归宿,了我,也都是作为结局,无需介士应得的实反而从不用手下留阿颜,我和你,其杀了他手——哪怕有一天我”渊的声音平静,

结。“…,眼里渐渐有泪水凝出话来…”朱颜说不

——答应我的小阿颜,”渊抬起手“再见了,水,声,好厉害那种温柔起的一生。”地生活,将来要成为了,“你已经长大了,变不起的人,过了不音忽然恢复了童年时的指,抹去了她眼角的泪得这样

眼里的泪水一颗接着一颗落下,……我还有一个忽然的衣服,哽咽道间上前一步扯住了他问题!”:“渊!“嗯!”她怔怔地点

不由得回过头来渊放下已经转身打算要走手,原本,此刻看着她:“怎么?

高祖父吗她愣愣地看着他:“你?”……你真的是我的

一瞬,反豫了?渊垂下了眼睛,似乎犹会觉得更容易放下一点如果我说是,你会不

高祖父摇头:。曜仪的孩子,明显特朱颜不知道该不是你的孩子,孩那里过继来的。摇头还是该点头,渊却是摇了族的同宗“不,我子也会保持鲛人一族的征——你不是我的后裔曜仪没有孩子是从赤之一。我和。鲛人和人类生下孩,即便生了子的概率并不大

下,不知道该哭还是自己的孩子一般无长松了一却是和对二。”我看着你长大,对、真的?我真的该笑。渊看不是你的孩子?”口气,嘴角抽动了一你的感情,“啊……真她长:“不过,口气,拍了拍她的肩着她复杂的表情,叹了

一时没乍喜乍悲,只觉得恍惚,心里有回答。

,虚…再见,渊轻轻拍。”弱地咳嗽着:“所有情都说清楚了…,叹了口气我的小阿颜了拍她

,便的眼眸还是一如童年次俯身抱了抱她装却溅满近乎虚脱的身的温柔,一身戎一切早已不是当年。了鲜体缓步离开刺目的鲜红提醒着她他最后一撑着力战血,

由令他留下经再也没有什么理她还想叫住他,却知道

了街角。开了手,转身消失在渊松

如同一尾游是自己一生中最后一次,觉得这可能回了大海的鱼,再也不他了——这个陪伴她长然有一种强烈的预看到远地消失在她会回来。那一刻,她忽的生命里,永远、永大的温柔的男子,即

而出,忍不住追了过去。“渊!”她冲

该怎么办?此刻策马冲破重是的,他从战场上她回家?又该怎么脱身?己又回,围,都已为了送,他…他经筋疲力尽,围来到这里他们刚闯出重万一遇到了骁骑军他…调头返搜捕,难道只是那么,

她放心不下,追星海云庭的深处。消失在了了上去,渊却

厚,苦苦哀求也无济于同一座丽高楼寂静得如的骚乱后,被华洛夫人和总督私交甚鼎盛的青楼条的华这一家最时间官府事。此刻,在满了这一座贴晨的蒙蒙天光里,墓地。在遭遇了前段下令查封,即便

四处都找颜跑进了星海云庭,却不到渊。

应该也是想从这条密自投罗网,了脚,四顾——那一刻,她忽然福站住些茫然地里,并不是渊之所以回到了这而动,一时间,朱颜有至心灵,想起了地底密封条簌簌室里的那一条密道:风从外面吹来,满院的是了,道脱身吧。

什么呢晨的天光里转口气,没有再继追不上。而且,片刻,心里了一该说些续追过去,只是在初经离开了,想了良久,追也渐渐地?朱颜站了过了身。是的,渊已冷静下来,垂下头即便是追上了,她又

结束了日,应该也已经分久远而漫长他们之间,到了今的缘

,或许是她懵懂单一并消恋的少女时光失的

是她人生里意味深长种如梦初醒事放下,终于将一个略过耳际初晨冰凉的风温柔地的她,终于将一多年来记挂的人割为即便在久远的以。她想,她应该的转折点——十九岁拨动她一天,也件多年来放不下的的长发,让她有一回忆起来,这记住今天这个日子,因的感觉舍。

住回头看了和愁绪,筋疲上墙头的时候,眼然而,当她刚满怀失落忍不朱颜在墙上站住脚,在远处动了一动:见有什么眼。的余光里忽然瞥力尽地跃东西

只觅空,仿佛死静。么都没有,只有一去一样寂庭已经人去楼食的小飞过。整个星海云

摇头,准备一动不动!还在片刻前看到的地去——那只小鸟!居然跃下高墙独自离去。错觉吧?她摇下,仿佛方,保持着凌空展开翅膀飞翔的姿势,隐约觉得有什然而忽然之间心里道冷电闪过,刷地回么不对劲,咯噔了一总是头看过

幻境?然是幻境!她所看到的,只是一个

,肉庭深点,整个处飞了过去!不曾摇曳分毫。人在墙上凌空院里的花木都转身,朝着画面上的飞眼几乎不可见。朱颜心星海风在吹,而笼罩,似有若无里大吃一惊,空有一层淡淡的薄雾整个星海云庭上鸟一动不动,连庭

结界!那是一个是的,

经身陷叶结界,那么,现的“一是不是…似乎无法分辨的结界,吗?!居然有一个肉眼几埋伏扩散笼罩下来!这…无声无息展开,在她眼前其中?他……他是中了像是可以隔绝一切在渊

“渊……渊里有不祥的预感。!”她失声惊呼,心

然而,不等她推开星海这个一叶结界之外,一切的“霜刃”!踉跄往后飞出同万千支钢针么,整个倒在地,只觉得还笼罩了可以击退刺骨——在云庭的大门,,几乎跌空里忽然一头撞到了什体生寒,如

只觉得一颗心沉一个印,准备破下,用尽了力气才到了底,在错,结了双手默默地上挣扎了一朱颜开眼前的重重的墙头,半空中身跃结界站起身来。她飞上星海云

有什么一闪而过,炫目了!星海云那一刻,然而,就在庭的庭院定的画面忽然动眼前祥和凝得如同旭日初升!深处

间,,伴随着轰然的何反应,那一这是……!那一道光迅速巨响,如同巨大的日轮了一个扩展地上瞬间出现只见一道雪亮的光芒从来得及做出任洞!她心里猛然一惊,从地底绽放而出星海云庭的地底升起开来,摧枯般地将华丽高轩摧毁,深不见底的大还没

上摔了下去。朱颜被震稳,从墙那一刻,得立足不

,不祥的预感她狼狈地跌落在地上然不顾,只是往的来源飞奔过去,破开了结界。个光芒快地起手,下斩令她心胆俱裂。她飞万千支霜刃刺穿她,顾不得多想,朝着的身体,里硬闯。

“渊……渊!”她撕大喊,“你在哪里?快出来!心裂肺

然而,没有一丝声回答她

意在相互交锋,风熟悉的力量力和杀身周的轰鸣一道,如同闪电撕裂里充斥着停继续,一道和震动还在不天幕——那是强大的灵!

被摧毁的楼前“渊!”她站在,来不及深不见底的大洞里跳想什么,耸身一,心飞速地寒冷下去跃,便朝着地下那个了下去!

然是星海云庭的芒的来源地底密室。

她飞身跃入,直坠到底。

是地下广袖疏襟而,一喊着渊的名熟悉的白袍,凌空俯视着她,眼眸,无风自动,那个人躯。的泉脉被斩断了,并非血肉之头,映入眼帘的便吗?朱颜顾不得惊骇,只是呼,仿佛冰雕雪塑一洼水中。这……冷如星辰头四字,举足底一凉,竟是踏入是一袭顾——

的血都了下来。咽喉里,只觉得全身那一瞬,她的呼唤凝在冰冷

,竟是怎么也挡用熟悉的声要闯进来吗?”那个不住你啊。”“还真是的……非人凝视着她,淡地说,“千阻万音淡

:“师……师父?她抬起头,失

官时影,在此刻终于猎猎地站在虚空无喜也无怒:“只可里,俯视着站在浅浅一是的!那经结束。的弟子,语气大神,一切已个没有出现在战场!他白衣湾水中的九嶷惜你来晚了在此地出现了

刷地指向了大他袍袖一拂,地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