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玉骨遥 > 第二十八章 深宫

第二十八章 深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司命匆匆从白塔顶紫宸殿而去下来,直奔

便立刻有人几看到他一出现,了上之声,却隐约传出了杂乱垂,宝鼎香人来人往,惊惶万分。来,一把抓,然而重重帷幕背后似是步迎紫宸殿帘幕低

子——却是紫宸殿的总管宁清住了他的袖

司命,您,压低了声音不得失礼,一把扯住昏迷不醒!”总管“大,“快他、他已经有半日如同得了救星一般大司命,快,快进来看看!帝君可来了

了!御医给扎了针也不起作用,只怕……”

了晚上就这样了?有“怎也有意外之看帝君还司命一震,眼里色,“我下午来谁来过?”么会这样?”大清醒着,怎么到

总管咳嗽了几声,压低有……只有青了声音:“只妃来过。”

地往里走,面的房间。司命脸色一,脚步不停青妃?”大很快就到了最里

大堂大的床架,榻也如同而华美。帝君的卧周围的侍皇,用的、共分三进。大司命几步便走到了最里面,一个宅院似巨大的房间,空旷沉香木雕成巨

妃独自来再客气,直叱管:“你糊涂了?怎么见帝君?”进来,只剩了他,大司命便们两人从没有跟能让青

下过了药效进来浪费了……”魂大补汤,不尽快给帝君服总管叹了一口气:“下青妃娘娘一定要雪罂子熬了还,说是耗费万金用瑶草和

魂大补“什么还汤?”大司命皱眉,“没

令,有我的命竟敢擅自让帝君进饮食!你是想砍头吗?

惶恐,神色却并不慌乱,“属下不敢……”总管奴才只得一个脑但青妃娘娘掌管后宫,场就把奴才拉出去砍了——连忙屈膝下跪,语气一怒之下当

在来砍。”不到大司命现袋,只怕留

开帐子道这个在内宫主事十年的只能作罢。掀不得罪,哪边都“……”大司命知松了一口气,道:“只看得一眼,便人向来圆滑,在这当口上自然

,魂魄还没散。”

一口气。总管也是这句话,长长舒了听到

前一段时间,见好转,可把侍病重期间帝忽然风,不理朝政。到北冕了,一直不眩病发,不能视物从们折腾得够呛。帝君现在已经三个月,内宫由青妃

管理,政务则交给了大司命主持。

对于此,朝廷上、忽然回到了朝堂上—道作诧不已,不知—直为最高神职人员的大下都觉得惊来:大司命到那时候,很司命为何取代了宰辅多人才想起

弟弟。母同胞的亲帝一份、其实是北冕俗世里的身

派系的大司让一直超月来帝君病势日。然而,眼看着数然物外、不属于任何一会破朝堂主持朝政,不用心命出面上微妙的平衡,大约是北冕帝的良苦

举棋不定,不知道站的局面便又渐渐微妙只能两讨好。连精明圆滑的大内总管都沉重起来。所以时间一边,,毫无起色,云荒上下

司命

子里,问:“药碗在了皱眉头,巡视了一眼哪里?”

将药碗一总管亲自喂帝起带回去了。”君喝了药,便连忙道:“娘娘

看了看昏迷的帝君,半晌道,“你退下吧,这里由我看着,保你无事。”“……倒精明。”大司命

是是。”总管如蒙忙退出。大赦,连

下去。大司命卷起纱帐默默看着陷入昏迷已久的帝君,很快,外面所有的声神色复杂。都寂静了

马扬鹰、指躺在锦绣之中的,活脱山的少年天如同树皮,完全看不出点江初纵,呼吸微枯草,嘴唇干裂得像是是一具骷髅:脸颊深陷弱,一头乱发

啊……昔年冠玉如斯,如今已经苍老憔悴子模眼三十年样。转一样的少年

成这样了呢?”他看着病“阿珺,你怎么就榻上的帝君,喃喃。

似乎全听到这样熟悉的称呼,身颤了一下。乎随时都要停帝气息微弱,似北冕。然而,虽不能言,然陷入昏迷日久,口

默祝颂—替你续一下命吧!”开始一枚黑色的玉简,—在他的召唤下,法器发出光芒。同一瞬大司命喃喃,从袍袖中拿出了那开始“算了,让我再

,戴在帝君左手的皇天神戒也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唤着帝王之血。皇天被激发,呼

由神戒向垂力量。北冕帝脸上的灰危的病人体内注入了在血脉的联结下,佛生命力操控着皇天,经大司去,仿败渐渐褪

了躯体里。凝聚回

开眼睛。可是,不知为何,却始终未能

近了北冕扶住了面前的半个时辰过后帝的胸口。,大司命终于施法完毕,似乎极累,一个踉跄几,脸几乎贴

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忽然怔了怔。“咦?”那一瞬,大司命

洁气息!然隐约透出微弱的不北冕帝的心口上,居

不由得抬起手,按住了北冕帝胸口脏还在跳动。他顿唇上,的膻中穴,那里并没有地将手指按在了帝了顿任何异常,,又脸色凝重君的干枯开裂的

,每一种都留的一点药渍有其他十二种珍贵药材价值的配方里从嘴角提取了残,放在鼻子下嗅了嗅—云荒至宝果然—如总管所说,这药雪罂子和瑶草,还

早已不惜保住帝君的性命万金,可见青妃为了一切代价。

奇怪味道。是,其中隐约还有一种然而最他吃惊的

药的味道,而是……那不是草

其解:青妃的药,看指按在北冕帝的来,百思了许久,将手上去完全不得司命沉吟得颓然放下手胸口,一连用了几种不曾有作用,不由法,却丝毫

此恶化,可是不知为何了躯壳之后,没有任何问题,而帝君在他用摄魂术将北睁开眼,却始终未能三魂七魄安回服用之后病势并未曾因冕帝的睛。按理说,

神智,为何会是现在对方应该即时回复这种情况?

大司命荒术法最强的人,此刻却一筹莫展身为云

“御医看不出

声,“当年她不留痕迹起来,对着昏迷的人低么不对劲。青妃那个女十几人,实在是厉害啊…名堂,连我也看不出什害死了阿嫣,…”大司命苦笑

后,居然又来对付你了?”

话,微一震。身子微病榻上的帝君乎听到了这句没能睁开眼睛,却似

她得手!”总不能两次都让大司命忽然咬牙:“

大司命横剑于腕,唰胸口。同地一声割裂了血脉,将滴血的手腕转向了北冕话音未落的玉简转瞬化为间,握剑一把利剑。一瞬帝的,他手腕一转,手里

的手一转,竟然向着病榻上北冕帝心口刺落

那一刻,北冕帝全身剧震,却无法躲闪。

,锋芒透入,北冕帝的身体忽然一阵抽的力量操控着,竟然整在空中,剧烈地搐,仿佛被一股奇剑刺中心口个背部凌空腾起了一寸许——他的身体悬

出!抽搐,剑芒落处,色的东西翻涌而心口有什么血红

的东西!是血,而是密密麻麻那不虫子一样

转瞬闻到了半空滴落下涌出,疯狂地四散。然而刚离开寄近,刹那帝君心口那些虫子被剑芒所逼,主的躯体,感觉到了危险的逼的血的腥味,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