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军婚七零:锦鲤附体,拐个军官去领证 > 第27章 心虚的秦春梅

第27章 心虚的秦春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到简姝月道:“你要找他干什么?我帮你找找看。”是主动说些不乐意出去想到自己的目的,还像防贼一样防着的,但自己,蒋桂花是有

有些不耐简姝月瞥了她一眼何必呢?”道:“行了,有什么事你就说,,都懒得跟她装,颇

很糟心。,真的上一开门就看她这张不怀好意的笑脸大早

?这一家人分两次吃桂花这不都我买的,些锅碗瓢盆可都是子,嘿嘿两声,绕弯火的不是?再说了,这饭,怪浪费柴不方便,我就想着咱不是一起吃的好跟她一家人吗!”自然也不想如还:“你看咱们要分开吃也

诡异的笑脸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意。,简姝原来看着她那像中风了一样是打的这个主

竟然想用锅碗们一起吃饭,真当她瓢盆作为威胁,想跟他怕?

开口,可这才新这么前还闹得老死不相往来,蒋桂花别的原因。不及待,肯定还有脸皮再厚也得过几天再在令人怀疑,之不过,蒋桂花的态度实婚第二天,她就

时候,简跟昨晚一样红军的房门是开着的,,说明人是早就出门了昱回来的昨晚她跟江这会儿还是

要带钱,估摸着是的私房钱全好。桂花手里没钱,所以才都带走了,把蒋桂花跟她示简红军出门肯定一大早舔着个老脸来

“不可能。”

不管什么原简姝月直接拒绝,有牵扯。跟蒋桂花因,她都不想

什么让她帮忙果,子,既然舍得把钱全都给儿擦屁股?那就要自己承担后

意了!你桂花却在她背意?我不是来问而已!”凭什么不同喊道:“你奶奶都同你的意见,只是告诉你一声后尖声她转身就要走,蒋

梅,不明白墙角边意外地看向坐在简姝月停下脚步,有些她怎么会答应。阳的秦春

始,秦春梅就有都是孙,毕竟自己现在吃些不敢看简姝月自从蒋桂花喊住简姝月开女。心里觉得实在是对不起孙的,而她却自己女提供的用的全求,做主答应了蒋桂花的要

说的那些话,硬着头皮道:“小她心里也是不愿的,可想到一大是一家人,一看,让人意让蒋桂花占孙女便宜了点起吃吧看了笑话。”得太难她还是言不由衷地点头,,别闹间里月,都早蒋桂花冲到她房

边,就差不敢看简姝月,头两个转向另外一她说这话的时候也字写在脸上了。把心虚

简姝月察觉到她没有,除非你负责做场问出来,而是很道:“的不对劲儿,并没有当给面子地点了点头,对蒋桂花说想占我便宜,门饭洗碗。”

“没问!”题,没问题

就麻烦了。恼了,可都应下,她现在也不敢把简姝月逼她男人可是什么得太急了江昱目的达到,自然说,要真把人惹蒋桂,毕竟

再者撸不少油水。她就喜欢做饭,能

简姝月没再看她一眼,直接出了门。

释一二,己的气了,有却又不知道秦春梅以为孙女生自月离开。该如何开口担心,想要将人喊住,只能着急地看着简姝

?你放心,你有什么好看的“别看了,人都走了帮我办了事,我自然也会闭好自己的嘴。”

,骄傲地进了灶房。说完,甩了甩头发

才能简姝月他们,等她儿子把简姝月不打算去上工了安心去上工。这几天她都给办了,她,她就要在家里守着

那边走,昨晚跟江昱,他一大早替他找小黄金去了了地基那边的情况地基拿着锄头出门,估计另一边,简姝月朝着

目前地基这边买下的宅基地就行。的土地,就算有人看见还是一片荒废有人问起,也不会多想,要是顶多解释一句,是他们

早上大现的可能性也很小。会有人一直盯着江昱做事,被发家都要去地里上工,

来了,已经锄头了大早就简姝对着自己在除草,他一一大片。候,就看见江昱背月到的时

旧了的白色头,动作麻利地干着活。衬衫,双臂有力地挥舞男人穿着件洗得有些着锄

,能让人更肌肉紧实的脊加直观地看白色衬衫,贴在宽肩窄腰。清楚那背上汗水浸湿了

挺有料,这波不亏。中感慨简姝月不由得心送的老公,这

“江昱!

她,随手会儿抹了一问道:她喊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下锄草的动作转头看声走上前,江昱停“你怎么来了?时间还早,还能多睡

滴的就应该在家里休息女人娇滴就是不会强制压迫女人干活,他能做的事情江昱和其他男人最大就自己做了,反倒觉得的区别

简姝月就是从书性格特里得知他这些征,会想着将错就错,一辈挺好的。子就这么跟他过也

“睡不见了,想看。怎么样,有收获吗来看?”来了着你应该是这边,我就跟

们两个人能懂。她说的收获只有他

的。”上,除了往下挖了一米左右了一早你之前昱摇摇头:“我找也没能再看见其他撬出来的那个坑,没有任何线索。那个坑

黄金,且回来现在宅基也没有小黄金主要就是为了小里还有些小交代能挖到小黄金,可的事,听他这么说,简姝月心地确定了,却再一块宅基地,也跟江昱说了小黄那就相当于她在江昱面前打了包票,还失落,昨晚决定买的线索,那她要怎么跟之后,她

意,但简姝月还是不个言而无信的人。想做那虽说江昱不一定会在

不认输!华夏女人,绝

金。预感,然知感觉能找到小黄茫,且就算是有,自己也大部分会被埋在地底下,可道机会很渺子就在草丛里翻找,她就是有一种强烈的她撸起袖就算不用锄头也

却毫无察觉。草丛里穿梭,衣服个预感,她在上沾了不少苍耳子,怀揣着这

大汗的样子,不禁有些无语江昱看着她忙得满头,这小姑娘怎么?要,他能不告真有就是不听劝呢诉她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