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官场:我提离婚后,老丈人封杀我 > 第22章 没安好心

第22章 没安好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包庞博去县超市买点东西,然稼沟村,这里的大后坐都被人像珍稀动是羡慕嫉妒。年头农村人揽的不多见,一路上大巴车回物一样看待,眼神里满

时分,夕阳已经落到山头,红霞一片。村口

路过村口的小靠在冰柜边上嗑瓜子的女人斜卖铺,一个打扮时髦,一只手压着冰柜,姿势妖娆。

穿着打扮,跟格不入。这间女人的神态和简陋破旧的小卖铺格

工作者”。技术田巧云,张瘸子的老婆,早年间筑队打工时张瘸子在城里建候的老相好,里都在传她以前是个“

瘸子也不会舍得给她花钱。但这种田巧云相貌和女人在嚼舌根的对象。农村往往会成为否则张身材还是有点资本,

后来张瘸子在工地把腿弄断了,没法女人也在外边打工,这跟着回到村里。

东西,心里酸溜溜的。见庞博大包大揽的,不在她铺子买田巧云

,有钱!”进货呢?当官记这是跑到县里“哦,周书的就是不一样啊

主动上一样,没有冷漠地庞博和往常不前问道:走开,而是

“巧云姐,我买点东西。”

叫得田巧云直接愣神一声巧云姐,

了?庞博居然搭理她

口经过,田常庞博从村的小伙子挑逗两句,博和张瘸子不对付,整天像个黑面瘟个长相帅气过过嘴瘾。但庞云喜欢对这,对她爱答不理。

恨庞博。之,田巧云久而久也开始渐渐记

今天可见了鬼呢!

噔不停,赶紧跟进去。巧云心头咯庞博进入小店之后,田

着各里的东西不多,几排品,还有一些小孩的货架上,杂乱摆放种生活用错落无序玩具。

庞博身高伟岸,这的脸庞。根挡不住那张帅气些一米六的货架压

里躁动不安。收银台位置,看得心站在田巧云

张瘸子那个窝囊废,别,可一的玩意外面嘴比谁都硬到晚上就是个拉拉胯看在儿。

田巧云往门外瞅瞅,村里的庄稼户无人,她解开领口的三扣子,朝着庞博走都收拾东西回家煮饭了,四下

不太清,想找什么跟“庞博,店里灯暗,看姐姐说,姐姐帮你找。

很快感受到被后传说着越走越近,庞博来一股温热。

里人看见可丢人丢“巧云姐,规矩点,咱是有家室的人,大发。”要是让村

白皙小手。庞博缓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她的

田巧云似乎唇在她耳边低语:驾轻就熟,从身后缠着庞博的腰,红

“还好意思早跟涝成啥样。说不定哪个野男人鬼还指不定混呢!”提你媳妇,你都半年没回家了,她

巧云高跟鞋差的手掌掰开,庞博将她踩空崴脚,险些栽倒在顺势往前一躲,地。

不过很快站稳身形之后博:理一下发丝,,田巧云梳眼眸子锃亮盯着庞

“庞,晚上姐姐去你宿舍博,找你也行。”这里不方便你要是觉得

不怕张云姐,你就子提着刀过来砍咱们?庞博讪笑:“巧

跟你一回,被他砍“怕啥?死也乐意。”

巧云眉宇间透着得住她?,试问哪个庄稼汉抵媚,难怪村里的女人都不待见她

衣粉,还有几瓶搭话,拿起几包箱“王老古”,一箱“六个核弹”,摆在柜台上。庞博没“立口”洗杂牌酱油,一

“巧云姐,你不怕死你们家张瘸子的暴脾气,我还想都活几年呢。就我得死八回。”

窝窝囊囊的不敢来事儿,田巧云气得一跺脚,踩着高冲骂道:柜台,气冲跟鞋走眼看着庞博

你。”没种的孬货,活该你憋着,憋死娘倒贴你还不

吼一不停,田巧云计算器滴滴滴按句:

“一起85块。

放到桌面上:“巧云姐要报销凭庞博把钱证的。”,麻烦开张收据,村里

“真麻烦这尿!”田巧云知道庞博就性,每次买东西都要开收据。

了巧云姐。”“谢提上东西就走。说完微笑着

“姓庞的,你要是憋不住,可记得找姐姐,别便宜村里的寡妇。”

田巧云还不死心地提临出一嘴。

委宿舍,把这些杂牌的东西出手机都藏到床底下,然后掏拨打了庞博先回一趟村12315。

商局吗?我要举报……”“喂,工

,庞博提上从鸡。,老太太打完电话之后正在院子里喂到赵主任赵德柱的家门口行货,一路来县里买的正品

“大娘,赵主任在家不?”

书记来了,碎的青菜一股脑的倒进上擦拭两下快进来,他在里头做饭西,手在衣服“哎哟,周忙小跑过来迎接。鸡窝里的木盆子,见呢!”老太太忙把剁拎着庞博手

……”“周书记,你这是

德柱里吃饭西,所以今天提着这么有点不寻常。多东庞博常来赵

,有了这东西湿的药酒,赵主这些是给任常年在山里边奔波小亮和小雪买的糖果,还有一些治疗风“哦,大娘,,呵呵阴雨天就舒

去宰只鸡道:“还没你先进去坐,”吃饭吧老太太感恩戴德,忙说着,我

大娘,不得宰高礼节,也是农村人眼里有逢年过节才舍杀。“诶,破费了。”在非常奢侈的菜肴,只,鸡鸭是待客的最

一会儿就好。”“进去进去

,说着已经钻老太太手脚麻利进鸡窝抓鸡去了。

惹事,其庞博心里很主任的好。任没少关照他,这老头除了胆子小,怕暖,这些年待在它方面真没得说,村里人都感念赵稼沟村,赵主

主任好好喝一杯。这临走之前,得给赵

是赵德柱的孙子孙女在门口陈旧的木桌子吃饭,小亮和小雪全拖给他们二老,一伙人围坐,儿子和儿媳妇常年照顾傍晚在南方打工,

杯子里倒满,干瘪的地道美食,赵德柱开了一瓶北大仓,往庞博透着沧桑:一桌子的脸

道你不喝酒,这论如何跟我喝两杯。”酒好入口,“小庞,我知今天无

“行!”

柱脸上有些迷离:红润,勾起了往事,笑得酒过三巡,赵德

“你当初刚来我们记得,那天谁陪你来的?”村的时候,都以为你是来镀金的,你还记不

人。”庞博端着酒杯,眼神里透着锋利得!是我老“记

美梦。庞博就那一天起,开始做着飞上枝头,逆天改命的要好好关送他到村赵德柱,口,还特地嘱咐照他。那天魏长林开车

可惜,那终究是个梦。

“对,你不是第…”赵德柱痛快地闷一杯子下去爷来这里凑热闹说怪不怪,一个来,呵呵呵…劝说:这越穷的村,越多官少我们村镀金的,你,孙女小雪忙过来

啥样了?了,你脸都红成“爷爷

赵德柱哀求着:“跟你庞博叔叔喝一回,好不好?就今晚,

小雪嘟着嘴,勉强同意

德柱吸了会在这里待四年庞博肩,拍一拍其他人待三个月膀:半年。”,最长不过“但是没想到,你吸鼻涕

博感到不公平。赵德柱摇头,替庞

我得走了。是跟你道我今天来,别的。”主任,庞博苦笑两声:“赵

番话,有些不的?”敢相信地盯着庞博:“你说的是真赵德柱听到这

过去。”委准备把我“恩,县借调

己升直拍大腿,比自官还激动。德柱激动“哎呀呀!”赵

,这个伯乐咯。我早就知道这匹千里马总算是遇到小山沟困不住你。”“好,

“赵主任,我有空会回来看你的。”

多的不舍庞博心里边有许

赵德柱托着他的肩膀,不能忘了初,低声说道:。”“做官和做人一样

他敬酒。道!”庞博恭敬地朝“知

得差不多,瘟的东西正好赶过来。庞博准备起身舍收拾东西,李丁旺这两人喝村委会宿

脸地进门:李丁旺嬉皮笑

柱家里吃饭,怎了好久,才知道你在德“小庞啊,我打听回啊?”么电话也不接,短信不

不客气坐下。熟,一进门就毫丁旺是个自来

小庞来事儿啊,,李书记也来:“我家里今,嘿嘿嘿!”赵德柱忙去拿碗筷天是有

着庞博消散,看问道李丁旺笑容逐渐

给你举办个欢送会嘛,高低你也是咱革命友谊。”出去“小庞啊,明天就要去们北以为我们不讲委了,这好歹也让我们,传桥乡出去的

有什么话说吗?庞博夹一颗花村最后一天,想:“今晚是我在稼沟丢进嘴里生米跟赵主任叙叙旧。跟你

“这……

自然有人收拾你。李丁别狂,到了县委旺砸吧嘴,心说小子你

和小雪赶出赶紧把渐压小亮“去,隔壁家玩去,而他自己坐在木椅子上双掌夹,赵德柱则是在膝盖中间。。”屋子里边气氛逐

眼见李丁旺手足无措地吃几口剩菜庞博不给自己台阶下,

“李书记。”,有什么事儿直说,跟我就别弯弯绕了

,把你调到哪个部门接开门见山:“小?”李丁旺直庞,许书记有没有说

丢进嘴里,鼻孔里都是嗤笑:?”“这事儿跟庞博夹起一条折耳根你有关系

委,千万别踩错雷能照抹黑嘛?”熟人多,以后“不是……我在县委顾你。那可是县顾照们乡里你可是北桥乡出去,出了岔子不是给我

李丁旺表上为庞博和北际上是想套他的话。桥乡着想,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在你心尖上起舞星主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