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漕贼 > 第1章 命运的齿轮

第1章 命运的齿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河阳县岭南道,安庆府,

河码头。

一队骡子拉着装满麻袋码头,骡子‘吱呀’声响也发出不堪重负的,那木质的车有商船的运累的直粗喘的木车慢慢走向

,或是咕哝着停在码艘商船后,他们头旁的商船赤膊的脚夫利索的有没有肉食。晚饭一群扛着麻袋运上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纳凉,或是闲聊着家长里,待送走几

在其年仅十七的慎也

坐在阴凉处汗水,神色中还有,低眉的紧张与期待。垂目的擦拭着种难以言喻上混有泥尘的只不过他是一个人

有个齿轮状的东西在快速转动……而在他的视角中,竟

慧也罢。好,借尸还魂也觉醒宿

少人。,淹死了多刘慎十三灾害不知冲塌了多少房屋岁那年,老家发生洪涝,那场

而他在洪外觉醒了宿慧。灾中失忆了,却又意

书中轻飘飘的他一路逃难到竟有多沉重。了安庆府,途见识到了史中险些饿死,也‘易子而食’几字究

因没了十三岁之前的记忆,周边不知道自又没有一个熟人,刘慎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甚的户籍所在。

熟,举目无亲…人生地不

难民,还是黑户难了一般,成了民。他就像被世界遗忘

灾的稀粥度日在崩慎不仅饥寒交知差迫,溃的边缘徘徊冲击的头晕眼花,数日,每日只能靠赈更是被两个世界的认

民。然而赈灾的稀粥不到稀都有领粥被饿死的难有限,每天

给卖了。户籍的小吏见了个—把自己便给他出且生的还算健壮,统计主意—他年轻,而

错,把自己给卖了

把自己卖给了漕夫,靠着卖苦力混口饭吃。帮当脚一纸卖身契

‘帮’代表的则是江湖帮帮是个统称,‘派。漕’代表的是漕运,

输,都离不开水路调,还是商户的物资运沿岸的大小帮派…不管是官家的南粮北,绕不过运河

八道十三府,沿岸的兵帮饭的丁、水手、纤夫夫等等等等,这些吃漕底层民众,运河链接大乾境内的足足有数十万之众!、脚两江三河,途经

还不到折算下来,每日薪酬文钱。没等焐热交两钱的‘虽说脚夫的月钱只有二十还得上子,每月的月钱落到手七钱银税’给漕帮,

在如今一酬在外显得格外可怜。,这点薪包子三文钱的物价下

慎这般靠此谋生的大有人在。但因为顿大锅饭,如刘帮提供午晚两

他在‘半大小子吃穷工作,子’的壮饭期没被往好处想想,也正是因饿死……为这份

‘我的命运齿轮啊…

刘慎看到那个隐隐发白…转动的齿轮慢慢停了下来,紧张拳头都攥的骨节

齿轮‘命运到一个他觉醒宿慧唤作眼中便能看’的东西。

而且有个很玄学的功此物像是潜藏在,却摸不着,——改运!他灵魂深处,看得见

机改变接下来一年的运道…‘命运齿轮’每隔动一次,然后随一年便会快速转

这四年来,‘命运齿轮’为刘慎改过三次运,眼下这是第四次。

孤克六亲死爹娘’会儿,在洪句‘天煞孤的横批孤星’的灾中逃难,命运齿轮快速转动后停下,第一次是刚觉醒宿慧那字样,还有其上浮现出‘天煞星不可挡,

煞孤星’这‘天当初刘慎一路逃难到安的邪…庆府,还不

待察觉到自己接触过的人或多或少交流;肚子,不敢多与人声填饱都沾了些霉也便乖乖后,的认清了现实,只闷

浮现出‘大器晚成’的字动后停下,其上样,还有句‘雄心壮志两峥嵘,谁谓中年志不的横批,命运齿轮快速转第二年九月成’

五,看着‘大器晚成’、‘中年’样陷入沉思;彼时等字刘慎虚岁才十

,子孙绵远褔悠悠’‘万事由天莫苦求出‘宜家第三年九月,命运齿宜室’的字样,还有句的横批。轮快速转动后停下,其上浮现

默了许久许久,孤家那旺家的运’二字…彼时,他在其中看出‘没用道沉寡人的刘慎看着

三次,改的不能说差,只帮助。他而言没有半点能说是对三年改运了目前的

次,这第四次蹉跎了三年,改运歪了,由不得他不紧张

通,来个……”当头,来个吉星命运齿轮,刘慎看着渐里嘀咕着:“来个鸿运高照,渐停下的来个财运亨

睁睁的看着转动的命运桃花’四字忽然,齿轮停下,其上浮出‘命犯他呼吸一滞,

出‘我既媚君姿,亦悦我颜’的横紧接着,其下又浮……

桃…花……”“命…犯…

周边都是赤膊起一阵恶寒…不由升了看码头四周,待看到成了一团,看干活的大老爷们,心中刘慎的脸都拧

都觉何在?说女人了,便是看到在码头这地方待桃花’的运道意义头母驴久了,别得眉清目秀,这‘命犯

落日的余晖下…

板车离开了码头。骡子拉着

散的走出饭而负责码头一众力工的的长工,开饭了。”甲剔着牙,像是唤牲子,一只手用指堂,一只手攥着鞭口似的喊道:“赤水帮徐班头懒

夜活,靠码码头一天的活计已经稳饭,睡能吃个安忙完了大半,若是没头维生的现,也代表一众力工也个安稳觉。班头的出

朋唤友的往刘慎饭堂而去,工呼一众赤水帮的长也在其中

徐班头约莫四十多岁,人独有的奸滑手中拿着鞭子负于身后的站在饭中人特有的匪气市侩,堂门口,身上既有种生又有种江湖

:“等会吃完他扫视一圈,见码头来了大半,唤道交代。”饭脚夫别走,我有长工已经

“……”

蝉,只是点头表示了解,却无一人应话。堂外的一众长工噤若寒

目,负责监督这片码徐班头是赤水帮的小头头上一众力工。

的抽过去。耍滑不留情面被他他手中的那条鞭子就会发现,但有力工干活时偷奸

他。故而码头上的力工十分惧怕

红烧肉。”,见一众表示了解也是微微一手示意:力工点头摆摆“进去吃饭吧,今天有笑,随即侧过身子而徐班头也知道这点

拥挤进饭堂。,一众力工的听到今天饭堂有红烧肉眼睛都亮了几分,蜂

打多少,下饭菜、水煮菜外,确实有烧肉。主食除了常吃的鱼、蟹是几大桶米饭,吃多一盆油汪汪的红

便宜…生活,鱼蟹比米都河,又是在码安庆府境内八条头旁讨

鲜,众力工吃的都反胃吃鱼蟹河肉二十文一斤,有回。时候一个月都吃不上一,而猪常年

盆红烧肉旁则是故而鱼蟹都没人拿,那挤满了人。

烧肉,怕,每人只准打一勺红不是连盆都饭堂的人亲自在旁盯人端走了…若非有

直接坐在鱼蟹旁胡吃刘慎抱着大的碗,脸盆装好饭,猛喝。

候,饭量本就大的是长身体的时饭量也大。惊人,而且干的都是体力活,体能消耗大,十多岁的壮饭期正

别人吃饭用碗,他用盆

体长的健壮;幸自己是府码头谋肉蟹肉管够的安庆胜在营养时常庆他也生,虽然吃的腻,但丰富,起码身

个问题…小身板还能不能长得开都是若是在别的地方,他

分完,连盆底红烧肉很的肉汁都被人要快便被去泡米饭了。一盆

同为脚夫的胡坐到刘慎旁边,见道:“咋地?慎哥眉头打趣今天没胃口?”大海端着碗碗里没有红烧肉,挑着

倒没有。“那

刘慎自顾自的刨着饭,咱就不去凑热闹了。,咕哝道:“人太多,那点肉不够分的

。”,你吃点哥儿,我这有肉“慎

着碗凑了心的将刚分到的几块慎的碗里。也端红烧肉拨到过来,另一位脚夫韦大还贴了刘

“……”

刘慎诧异的瞥了他一眼

层的泥虽说在这码头干了四年累死累活的只为腿子,来这儿么多的精力与人什么交情。心思,也没那解决温饱,自然没干活也是为了谋生,所谓人穷志短,大家整天,但大家都是底

么事不妨直说。”,问道:“大富哥有什慎看着碗里的红烧肉

“是有点事。”

妇托人写了封信寄过来说慎哥儿识念叨念叨?”头,有些羞赧的说道:能不能帮我前些天家里媳挠挠韦大富

封皱巴巴的信纸。说着他从身上掏出一

“行…”

刘慎点点辞这点小头,并未推

饱问题后用文地理、史话本之类的书册,闲余钱买了些关于人他在码头做了四记杂谈、或是野时翻阅年的脚夫,解决温

不为功,不为名,只乾…解并融入到这所谓的大为更好的了

竟,他不想当一辈子的脚夫…

让你有时生了个大胖小子,妇给你,说道:“信里说你媳回家看看慎接过信纸看了看。”

妇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我媳?”

脸喜子了?韦大富闻言微微一愣,即似是反应了过的站了起来,满来,一个激灵色的念叨:“我有儿

“信里是这刘慎点点头,么说的。

“哈哈哈哈,好好好!”

跑出去逢人就说‘吃了,个儿子我媳妇给我生了韦大富大’,‘我有儿子了’喜过望,便是饭都不

“……”

了什么,轻声问了下记得大富年没回家了吧?”哥快有一边上的胡大海:“我跑出门,似是也想到刘慎看着他开怀大笑的

“是有一年了…”

点点头,煞有其事儿子。”的说道:“福气啊,这一年没回家胡大海有些羡慕的这厮好了,媳妇还给他生了个

“……“……”

,一时间不知刘慎张了张嘴该怎么开口。

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低见胡大海神色中还难掩羡慕之色,头刨饭。

交代咱们脚夫,各刚才说饭后有事瞥了眼,吃完饭后回?”见徐班头在门口纳凉位老哥哥可知所为何事,他轻声问道:“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