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漕贼 > 第11章 皆而有之

第11章 皆而有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了挠头皮…突然驻足,看着陌生刘慎刚出门走几步的路况不禁挠

我刚才是从哪来的

这是溪口镇的哪个村他对溪口镇本就不袁肖飞到这里,也没注意熟,方才一路追着

去韦大富家?那该怎么

自己的声音:“在刘慎准备找人问问路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呼唤大人,留步!”听到

由好奇的问道:“你追本泛黄的小?”来作身看到袁肖飞手里拿着册子路跑了过来,他不

个……”“这…这

的说道:“我袁肖飞将手中那本破妹妹说你是个好人,叫到他手中,有旧的古籍塞些羞送给你。”把这东西

“嗯?”

歪歪扭扭的写大字,刘慎的神着《疯魔刀法》四个破旧的古籍上待看清那不禁怪异起来。

法?”“刀

正,翻开手中刘慎面色一,待发现真是一刀法后,便是心脏跳的破旧古夫所练的些许。篇武动的频率都快了籍看了看

周边无人后紧忙哪来上古籍看了色问道:“这东西你看四周,确认屋内,正他合将袁肖飞拽回他的草的?”

“这……不是我偷的。”

肃,紧忙辩解道:“这是她父母以前是走镖的镖,连同衣物都被亲戚丢的东西,红妹祖传师,当初逃难的时候袁肖飞见他神色严下,这小册子就是在她中发现的。”,她腿折了

“……”

,这才问这是什么东西道:“你可知?”刘慎闻言面色一缓

道。”

道是什么刀祖传的一字,也不知法,但我和红妹都不识点头,说道:“红妹篇刀袁肖飞点说这小册子应该是她们家法。

那你可知这篇刀法的价值?”

“不知道。”

“……”

刘慎犹豫一番,不知该说不该说。

有多重。,知他在赤水帮的码道‘武夫’二字的含金头混迹了几年

,底层的泥帮派、武馆之类西价值不菲了祖传的之外,也就需,而内外功这东的势想要修行,内功、外只有加入江湖功乃是刚力,其他很难接触得到腿子想要习武,

子也不是普通人能负担得起的。,所需的大把即便能接触得到

纳进赤水帮,更别提慎也,做梦都想,但想习武习武了。在码头干了四说被年,也没

?如何能不紧张籍,他如何能不激动看便是篇属于外功的刀法秘如今这《疯魔刀法》一

祖传之但这…毕竟是别人的

人家兄妹二人不知其之嫌价值,,若是一声不吭的将其说要免有昧良收下,难而自己心知肚明送给自己

过不了心里那关,直言,还是子的把这刘慎犹豫一番道:不用愁了“若是篇刀法卖给有缘人,说计就吗?”不定你知道们兄妹二人下半辈

“……”

惚,回过神后咧不管值多少钱都不会嘴一笑,说道:“这是话神色也有些恍红妹的祖传之物,卖的。袁肖飞听到这

会卖的。”“不管值多少钱都不

送给我了?”得好笑,问道:刘慎嘀咕一“那你就这样句,也是觉

是可以的。”“送

偷了你……送给你理,我觉得袁肖飞挠的钱,你抓到我不仅官老爷,还买东西给我们兄妹吃,教我做人的挠头,没打我,没送我去见说道:“我这样的人是应该的。”

汪清朴实无华的,甚是舒坦!泉般淌一句话,却如一进了刘慎的心坎里

“说的好!”

我办完事,你们兄二人随我。”妹妹收量片刻后说道:“去一趟县城,思拾一下,等抚掌而叫你刘慎

“跟你去县城?”

袁肖飞闻言微带我们去县城作甚?微一愣,问道:“你

“当然是好事。”

色说道:“我刘慎虽不又岂能含含糊糊笑,正是什么好人,但也么坏种,你们兄妹能将不是什的占你们便宜?刘慎笑了物送我,我传之

便要去找医馆治好你妹妹的他声音顿了顿,挑着眉头腿疾!”生的活计,二来,一来给你找份谋们进城此番我带你又道:“

,治好“给我找一份…”谋生的活计我妹妹的…腿…疾…

袁肖飞闻言惚,回倒在地过神后‘噗通’一色有些恍,涕泪横流的将头埋地上。的跪

“拜谢恩公!

“什么恩公不恩公的…

了起来,底,还是我占了刘慎一把将他拽说道:“说到大便宜。”

“不!!”

“红妹的腿疾乃是我人的再生父母!”红妹的腿疾,恩公便是中一根刺,若是能,说道:治好肖飞抹了把脸上的泪痕我们兄妹二

“莫要胡言…”

“我叫刘慎恩公刘慎瞪了他一眼生父母了。”说道:叫什么,也就比大几岁而已,要再叫我慎哥就行,可莫或是再

了声:“慎哥袁肖飞点点头,颇为羞赧的叫

“行了行了。”

这溪口镇的韦家庄在他不必如此拘谨,随刘慎哪?”知道摆摆手示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你知不

?”“韦家庄

,应道:“韦家庄离就两三里袁肖飞闻言微微一愣地。”这不远,也

一趟。刘慎点点头,说道:“那你带我去

说一声。”“行!我去和红妹

慎哥去县城,这才享喜悦跑出来带路。红分与妹妹余兴高采烈的,交代她收拾一下东西屋内备随袁肖飞跑进,准

“慎哥,走这边……”

得有些好笑。的袁肖飞眉飞色舞的与桀骜,刘慎也觉眼前在前带路,全然不复之前被按在地上时的阴鸷

小子。毕竟只是个半大

了一对兄妹,他用布条将《疯魔刀法》包好竟不知自己这一善举究竟是救还是成全了自己在怀中,一时

又或者,二者皆而有之

袁肖飞好奇的问道:“慎哥,你去韦家庄有什么事吗?”

事。”“是有点

头,解释道:的工友干活时他死前曾托我把他的刘慎点点钱袋子送回家。“码头个叫韦大富累死了,

……”

飞似是想到了什么,我偷的那个钱袋子?袁肖是不是问道:“

“嗯。”

怕走到了回不了头的穷可怕,就是羞愧,刘慎见他神色中满上歧途并不途,那人就真完了。慰道:“我说过,走

“我知道。”

一份谋生的活计后,我还回去的。飞咧着嘴笑道:“就行,其他的只留能养活红妹的钱等慎哥给我找袁肖我会想办法

“孺子可教…”

“还是。”哥教得好

韦家庄。两人一路闲聊,也到了

赶过去敲了敲门。到韦大富家在哪后,刘慎带着袁肖飞打听

圆,满脸横肉的糙汉子后,两人都是一愣。待看到开门的不是韦大富的婆娘,而是个膀大腰

了门外的两人一眼,神色不善的呵问道:那满脸横肉的糙汉子瞥“你们过来找谁?”

“……”

四周,确富的家?”刘慎看了看韦大道:“请问这是不是自己没找错后才问

“韦大富?”

头应道:“是,那糙应了过来,点点但是韦汉子听到这个名字也反大富如今不在家。”

,便问道:“韦刘慎当然知道韦的哭声以及妇人传出孩子?”大富如今不在大富的媳妇在不在家,听到房子里隐隐的哄睡声

“关你屁事?”

“有事赶紧说,,叱骂道:的瞪了他一眼没事赶紧走,少在那糙汉子闻言神色不善这碍老子眼。”

……”

前之人的默然,联想到韦大富出儿子的事,倒也娘却给他生了面在刘慎一年,他婆不难猜出眼身份…

账…别人的种,也不知会气的爬出来找此人算不会富若是叨的儿子是韦大知道自己临死都在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