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漕贼 > 第17章 少奶奶是未亡人?

第17章 少奶奶是未亡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旧是通达堂的账房

生疏,今天两人明相比昨日还仅显熟络了很是‘两面之缘’的多…

写的算术,被我抄录下裴雪雁倒好茶水,从本账簿中取出一来了。”张纸,递过去说道:“喏,上次你

“哦?”

这纸张上嘀咕道:“这算术?”慎惊疑一声的接过纸下看了看,实是那天我计算菩萨像重量时所写,只…怎么褶皱成这样

“……”

也想到了什么事一烫。僵,似是裴雪雁闻言,耳垂都色一有些发

揉成了一团。”那日,随口说道:“绾与耳后以掩饰闪躲她伸手将额前碎发便随手我抄录下来,却看不懂这算术,有些恼羞,的眼神

“原来如此…”

慎点这门学问博大精深,少奶奶以直言。”点头也没多在意,笑道:“算术有什么想问的可

他有着宿慧加击也不为过…的不敢说,就算术这持,旁是降维打块,他较时人而言,说

“这个……这个……”

思?”裴雪号是什么意那代表体积和立符,满眼希冀的方的小字问道:“这些符到他身旁,手指着纸上

“……”

中物理知识向她解释‘体概念…,张了张嘴,积’和‘立方’这些可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刘慎想到宿慧中的初

因为不会,而是不方才他还对请教算术之事信心满满,现尬住了在却,关键不是知道该怎么教

……”

刘慎沉默了好,才说道:“少奶奶,请恕对于现在你而言,有些超纲了。一会儿我直言,这个东西

问道:“什么叫超的眨眨眼睛,裴雪雁闻言茫然纲?”

是太难了…”“就

“……”

的两个人对视一眼,间中皆是陷入沉默。

起放到他面前。个算盘,一拿出本账裴雪雁备受打击从边上,当下面无表情簿,又取来

的话。的目光的账目算出来,我能在半个时辰内把这账看着刘慎不解你要就相信你说,她木然说道:“簿上

“……”“…

没推刘慎也知道自己方才有些伤人了,当下辞,接过账簿一声不说的话虽然属实,但多的翻阅起来。

没用算盘,见他裴雪雁好奇的打量着他几息便又翻阅到下每翻阅一页只停顿簿一遍,然后再算一页,还以为他是事先,账过目

着看着,她便因为那本账簿觉不对劲了马上就翻完了。可看

…在算了?”“你这是

了。“在算

“那你不用算盘?”

“不用…”

不需要’这类伤人什么‘我心,没刘慎这次学聪明盘…”:“我心里正打着算算比打算盘快’、‘自尊的话,而是道

“心里打着算盘?”

盘?”“那你裴雪雁噗嗤一笑,心里打的什么算,打趣道:显然联想到了些歧义

“好了…”

啊?什么好了?”

好了。”“算

而出太过伤人,还装掐了掐手指,这才说道刘慎为避免脱口账目是两千七百:“这本账簿的模作样的四十六两八钱。”

“……”

信有人裴雪雁茫然把账目算的这么快本不敢相的眨眨眼睛,似是根

他,交代道:“把这账她唤来掌柜的,将那伙计,一定要快。目核算出来,记得多找几个账簿给

“是…”

以,算账目。达堂的掌柜不明所伙计核了问还以为是账目出题,紧忙唤来几个

极大的打击。而裴雪雁两眼无,仿佛自信心受到了神,一言不发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

两七钱。”账目计核老掌柜和几个活“回少奶奶,总算好,呈上账簿道:是两千七百五十六

“错了!刘慎你算错了!!”

不同,眼睛里一下有了神刘慎你听到没有裴雪雁听到老掌错了!”给出的答案与刘慎的采,嚷嚷着说道:“,你算

了,才能感觉让她自己没有那么蠢…仿佛只有刘慎算

“……”

多口杂账时人应该算错了,不妨再刘慎撇撇嘴,接过账簿粗略的翻看一篇,说道:“掌柜的方才算核算一遍?”

善的看着自己,刚想反驳,却见少奶奶正神色不一遍。吓的他紧忙接过账簿又与几个伙计重新那老掌柜面色一僵,核算了

过了好一会

算错了老掌柜确认再三后才擦,这位客官说的不错十六两道:“少奶奶八钱才对。”,正确的账目应该是两千七百四,觍着老脸说再次将账簿呈上,方才还真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两千七百四十六两八钱…”

是正确的?”掩着嘴,满脸不可置信道:“你确定这个数目裴雪雁听到这个数目后之色的问

“我确定…”

是两千七百四十六两八碗,当下拍着胸脯保证:“方才图快,出了些知道此事关乎自己的饭。”数遍算,核对了番我与几个伙计精打细小差错,此,绝无出错的可能,就老掌柜不知道少奶奶为何会那般惊异,却

“……”

了许久才摆摆手,示的目光在刘慎和老掌柜身上不断徘徊,过意他们退下。裴雪雁

奶这下总该相信吻打趣道:“少奶刘慎悠闲的喝了吧?”着茶水,见人都离开后才用揶揄的口

“信了……”

面上表现出备受打击的不么璞玉啊,这哪是什窃喜:‘’。杂,明是捡到宝了雪雁神色很是复忿,内心却暗戳戳的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忙?”慎,你能不能帮我个目光微动的说道:“刘

“少奶奶见外了不是。”

是帮了记着呢。”“少奶奶一句话,我一个大忙,和余红兄妹二人的生计问题,这便帮我解决了袁肖飞这份人情我慎笑道:

绝无二话!”么事还请直言,色说道:他声音顿了顿,正“少奶奶有什某人力所能及之事,只要是刘

“好好好…”

请你帮我一起查查宋家产业的账!”住心情,说道:“我想了三声好才按捺裴雪雁一连道

起查宋家产业的账?”“和少奶奶一

眉头微蹙,颇为费旗下产业不在少奶奶你亲自解的问道:“宋家在河阳县立足查账?”多年,数,何至于让少刘慎闻言

了。”“今非昔比

因病去世,承,如事已高裴雪如今宋老爷年了什么伤心事雁似,颇为之奈何?”是我那位丈夫在年前是每况愈下,这偌大的家业无人,受丧子之痛身体也幽怨的解释道:“宋家的独子,也就是想到

“少奶奶是孀妇?”

那个出,但话说出住关键词后脱口而意思。”口后便刘慎抓后悔了,紧抱歉,我不是忙解释道:“

“那是什么意思?”

我冲喜床,宋家娶过门不南皆知吗?事不是城道:“我那丈夫卧病在了他一裴雪雁略显诧异的瞥眼,说的,结果我到半年就成了未亡人,

……”

城南人…是卖身在码头的打工人,不是刘慎默然,非常想说一句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