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漕贼 > 第30章 老爷子就会危言耸听

第30章 老爷子就会危言耸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子是因为那本《童,也是有些好奇。刘慎听闻宋老爷己讲这么多的子功》才和自

功》是老夫早年间为权“雪雁应该和你说过,那篇《童子儿寻的…”

自顾自的说道:“老夫中年才有权儿这自小宠溺,把他娇惯坏子上,了…”宋员外靠在椅么一个儿子,

…”但他却吃不了那个苦“老夫让他习武,不求他有所成强身健体即可,错过了,也死了,只求他能固本培元,

想…”“这人一就喜欢乱老啊,

儿严厉,老夫时常在想若是早年间对权“特别是近年来一些,逼着他习今会是什么样?”武,如

“呵呵呵呵~”

小子身上如愿宋员外了,笑,哀叹道:“没曾想说着凄苦的笑了,今日竟在你小子身上也在你让权儿走,但他却没有到了老夫想走的路。”

“时也,命也…

“……”

刘慎看着浑身上下都透宋老爷子,一时着孤苦的竟不知该开口…

可怜一个在河阳的泥腿子,凭什么去县都算有头有脸的豪绅己一个码头干苦力说是可怜吧,自

实羡慕不来…,也着宋老爷子勾心斗角看到眼前的大半辈子,却膝下无人,孤苦无说是羡慕吧,可

。”宋老爷笑话说来也不怕

话,晚辈愿拜在您老门下当个着若是宋才,晚辈还想说道:“就在方老送终来着。”弃的义子,为您老养爷不刘慎沉吟了一儿,

…”“…

了抖,随口问呢?”宋员外闻言面皮抖道:“那现在

现在?”

“现在知道了宋老爷您老厌烦?自然也就打心提,岂不更惹晚辈若是再说不出口了。”底厌烦晚辈,这想法刘慎颇为无奈的说道:

“……”

员外闻言只低久后才微微颔首,怅然眉垂目的看分就是这么错过的。”着他,默然了许若失的说道:“有些缘

“是啊…”

之恩刘慎拱手行辈厌烦在这惹前的话,晚辈就不了。”辈指点于心,若无他事,晚辈牢礼,正色说道:“前

“老夫知你小子不是恩负义之辈

后雪雁在今宋员外也没留他,只自了她。”真与你走到一日这份人情上,莫要负:“假若日顾自的说道起了,还望你小子念

宋老爷说笑。”

道:“人情归人,晚情,感情归感情,即便刘慎咧今日没有宋老爷的这份人情情。”辈也绝不会负了少奶奶意气风嘴一笑,发的直的感

说罢,他拱拱手道了而去。句‘告辞’,随后转身

茶桌旁…

宋员外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

在那背影中,他仿有过的风采,也看到厉一些’教导出的自家独子未曾了‘假如当初自己严佛看到了独子模样。

“呵呵呵呵~

,对的迟好记修行有用老人突然笑出了声。”那位拄着拐杖日后着已经出门的背影交你领悟到的那句话,与代道:“好

当牢记于“晚辈定心!”

绵延的细雨那背影在音也同样随之远去…中渐行渐远,那声

雨中,便看到了手持油纸,仿佛一刘慎刚走出内宅伞的俏丽身影站在烟直在这等着自己。

?”问道:裴雪雁见他出来,在他头顶,有些忧心的紧忙上前将“老爷子没有为难你吧

“老爷子很和善。”

拐杖敲死我。”,见周边无人,便用揶是我说要提亲娶宋家儿媳妇的刘慎看了看四周口吻打趣道:“就揄的时候老爷子差点拿

“你……”

前拧不动的尴尬,朵。上了恶狠狠的拧了一把他耳把软肉泄愤,却又想到之一层红霞,想拧他一于是踮着脚尖裴雪雁闻言便是耳朵都

觉这姿态似乎太过亲龇牙咧嘴的喊‘一声的松了手。见刘慎捂着耳朵,少奶奶饶命’,她也感昵了,于是轻哼

,压着嗓音斥责道我饶不了你。”:“再敢胡言,裴雪雁看了看四周

“知道了,知道了…”

扯开话题道:“老嘀咕一句‘下手刘慎揉着耳朵暗爷子应该真狠’,这才我就先回去了。话和你说,也有

…”“哼,挨雨淋吧你

他一眼,赌气似的撑了内宅。着伞雪雁瞪了走进

,暗想这点小雨于自己,当下不以为意的走进了雨幕,出了宋家…而言还没每天冲凉来的痛快刘慎见状只是笑了笑

失神的愣在原地跑了出来,待看到雨而他前脚刚走,裴雪没了幕中已经雁就拎着把伞人影后,她不禁

不会生气了吧?’‘真走了?他

传来,人都走了…”就在她失神之际,苍老的声音:“别看了身后

不侵,这在秋雨中摇曳,,况且《感慨道:“那小点小雨对他而言和洗宋老爷子一手撑着伞,到院中的花草澡无异。”拐杖漫步而出,看一手拄着童子功》入门后寒暑子的身体壮实的

“……”

里的说什么呢?”伞,嘀咕道:“爹,你紧了手见老爷子寻来,略显无措的攥裴雪

子这眼可不“老头瞎…”

也交代了对你有意,所笑非笑隐瞒的。”没什么好宋员外瞥了且那小子方才她一眼,的说道:“况

“我……”

言心中是既羞又恼…雪雁闻

吻,似乎那臭小子还的,如今听老爷子这口她本以为刘慎方才说的提亲之言只是开玩笑真提过这事??

家的儿媳妇,爷子面前提亲,要娶宋在宋老难道他不怕死的吗?

他就这么他……欢我?

念及些恍惚…此处,裴雪雁神情也有

宋员外并不淡然的问道:“老你是怎么想的?”雪雁头子我就想问一下,知她心中所想,

…我…我……“我

支吾吾的说了三我也不知该如何作答。雪雁只觉得口干舌燥,支

小子自作多情?”“莫非是那

随后说道:“雪雁呐,一句,你若是对那小子有没有,老头子我可帮你将这事平了…”感觉尽可直言员外似笑非笑的嘀咕

“别!

想到了老爷子是不是后吓的下意识的便联花容失色子说‘将这事平了’裴雪雁听到老准备派人把刘慎弄死

好感。”,此番有那么一点点本还想说只是朋友关他…是立马改口成:“女儿对他…对系的

“……”

诫道:“雪雁呐,婆心的劝那小子太外看着儿他的。”叹一声,苦口宋员老实媳扭捏的模样,不由暗聪明了,也不似个人,你降不住

……“啊

夫,至今还是个童子,问道刘慎是挺聪明不老实了?”:“裴雪雁闻言茫然的的,在码头当了几年脚身,却不知哪里眨眨眼睛

痴儿!

心根本不在那句‘你降不住宋老爷子见儿媳的无奈的苦笑。’之上,也只能

在棺材里才会“男人只有躺实。”

。”就不是老爷子见儿数了,萌模样,也不打算再多的灯,日后旦有所成劝什么子我也算是阅:“老头什么省油代道那小子的面相的女人肯定不会少的人无了,耐着心思交,身边媳似懂非懂的蠢

你需得记住了…么,但多劝你什“雪雁呐,老头子我不

去看待都可能身边出现的每一个女人是你宋老爷子语重心,懂了吗?”潜在的敌人,也值得你当成敌人长的交代道:“日后他

……”“啊

表示裴雪雁乖巧的点点头记住了。

心中却不以为然的想着非自己他在码头上能遇见:十七岁的童子身,若个女人都算是过年了…

根本不除非他愿意破功,否则况且》,用担心女人缘的问题。今还修炼了《童子功他如

在心中得出了结论言耸听……’一番,裴雪雁综合思忖还是不了解刘慎,就会:‘老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