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漕贼 > 第46章 杀猪盘?

第46章 杀猪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脸上了,自己这当堂主给手下的人找找场钱有升显然也知的要是不道这点,人家都骑子,那以后还服众?

在说什么“刘慎,你知不知道你?”

“自然是知道的…”

慎点点头,说那咱们话实说罢了,就打个赌如若是不信的话,何?”道:“不过我也只是钱堂主

“打赌?”

么赌?”升嗤笑一声,问道:“怎钱有

是不是信口开河!”“就赌我

的账簿手和架势,说道:“看你们这这人刘慎看了看堆是准备挑灯盘账道明了。”

辰之内,将这些我能在两盘算清楚,那证明算我赢,钱堂主得帮个时我没有信口开河,账目我个小忙;”如果

账目我之后,这些主也可以让我做一件我是在还没盘事。”“如果两个时辰道歉,清楚,那就说明信口开河,赢,我不仅给诸位钱堂自然也就算钱堂主你房先生

,钱县一众赌档、赌坊的场说着对钱有升笑了笑,挑子都是钱堂主照看的堂主吧?”不会衅似的说道:“这河阳刘慎连这点小赌约都不敢应

子,你少激我!”“臭小

就不信你小子一个笑一声,随即账房先生!”里的这么多着桌子说人能顶我堂口还真钱有升不屑的冷道:“我今天

“那钱堂主意思是赌了?”

就跟你赌了!“我钱有升今天

“好!

诸位老起身,对着一众账房先生拱拱手,笑道:“刘慎拍着大腿钱堂主帮有得罪,还望个忙,所以言辞中先生,刘某人想请海涵。”

妨无妨。”

有这般天纵之才,能见着也是开那咱们这些人了眼界。”那账房的老李头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说道:“刘堂主若真

诸位腾个位置“请!”

“刘堂主,请!”

先生和伙计腾开位置的坐在了主位,右手持笔,左手翻账簿账房,也是坦然自若刘慎笑了笑,见一众

账簿共计纳入账簿便十八两三金六十七两七钱,六枚。”钱,铜钱账目随口三百七十二贯余八十道:“不过盏茶功夫,一本账这本银一千七百四被翻完了,刘慎记下

本账簿开始来。那统筹完的账簿扔一旁,转而,他随翻阅起又取过另外一手将

盘都没拨,只翻阅上的钱有升见刘慎连算果,一遍就算出结而边神色中也尽是惊疑。

他给簿和算盘,招招手色,老李头也是心计跟过来会的拿过示意几个伙那本账领神一旁的老李头打了个眼

一旁细算…随后几人在

该账簿共计支出银不一会儿,老李头那又盘清了一本账六十八两六钱,铜道:钱五百三十八贯,刘慎见状只是笑了笑,边还没算完,他便无余。”八百簿,笑

本账簿说罢,又开始盘算第三

本账簿,抹了见着怪物似的看了眼刘慎。而过了不久,把额头冷汗,像也盘清了方才的那老李头那边似是

入账金主,账目共计七百四十八七两他小心翼翼:“钱堂六十十二贯余八十六枚地凑到钱有升身旁耳语七钱,银一千两三钱,铜钱三百七…”

?”

一眼。有升惊疑不定的瞥了他

头,压着声音嘀咕道老李头点点主算的分毫不差!”:“刘…刘堂

“……”

,交代道:“发惊异也核算一下…”钱有升闻言面账簿都快盘皮一抽,见刘慎第三完了,心中越把那本

“是。”

又回了去。老李头拿着第二本账簿

结上下滚动的说道:“贯,无余。”直到刘慎盘算到六钱,铜钱五百三十第五又回到钱有出银八百六十八两他才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升身旁,喉本账簿的时候,账目共计

“……”

…算的分毫不差!“刘堂主算的

“……”

脸异色的上下打量着刘半点戏谑与不忿?有升闻言满慎,神色中哪还有

懒腰将手中的第刘慎出银六百八十一两簿扔到一旁,伸着说道:“,铜钱七百六十三贯五本,无余。这本共计支

有升,笑道守了,照这么看一个时辰盘算完都保方才我时辰应该就能盘算完了:“钱堂主,顿,看向满脸异色的钱说两个他声音顿了

“……”

钱有升闻问道:“才?言面皮一抖,满脸惊疑你小子竟真有这之色的等异

“懂些算术罢了,算不得什么…

“这几本都是我钱堂主的几本账簿,问道:盘算过的刘慎指了指一旁找人再核算一遍?”要不要

“不必了…”

了眼一旁钱有道:“你们下去吧再来盘算账目。的老李头,交代升摆摆手,随即瞥,明

“是…”

了出去。下也都识趣的退道,定然是钱堂主有私众账房先生也都和刘堂主说,当

两人大眼等着小眼,气氛有些微妙房间中,钱有升与刘

“你小子找我所耐不住性子率先开了口:了许久,钱有升两人沉默何事?”

“小事…

快刀,帮我杀指的说道只猪。刘慎意有所:“我想请钱堂主磨磨

“杀猪…”

钱有升闻言目光微凝

中的意思是设计个连环‘杀猪’乃是赌坊赌局坑人钱财。黑话,

沙帮的钱庄堂口负责河阳县的大小赌档、赌坊,而钱有升又是这钱庄堂口的堂主,自然知道这‘杀猪’是什么意思

子,问道的猪有多重?钱有升敲了敲了桌:“你要杀

“不轻…”

“那你要多少的猪肉?”

斤以上!”

刘慎同样敲了敲桌子,又道:“时间短越好,猪肉越重越好!”

嘶……”

着眼睛问道:“你小子缝里嘬了口凉气,瞪这不是为难我嘛,这么厚家底的人屈指可数,谁会蠢的钱有升闻言从牙当猪?”县有

“不是咱们河阳县的人…

该知道咱,问道:“钱堂主应们城南的宋家吧?他稍安勿躁刘慎摆摆手示意

“知道…”

紧锁钱有升眉头爷子是个有能耐关?宋家有的人,你要杀的猪和的说道:“宋老

“是有点关系…”

来谋刘慎叹了口气,将宋老爷子早年间为独子谋故,宋老爷子身体每况遗产之事大致道明。亲事,奈何独子身今裴家人恬不知耻愈下,如

“你小子与宋家有何关系?”

与你这外人?宋老爷子为你会如此了解宋家之事钱有升听的又是满脸怪异,问何又将遗嘱道道:“为何听?”

“宋老爷子与我有恩…”

是道:“钱堂主也明自未说去宋家探望了一番,谁知宋老爷子和我说完年间我是逃难来的己与裴雪雁的关系,而,当年曾喝过宋番,家赈灾的粥,也曾有幸受过子病重在床,就刘慎沉闻宋老爷吟了一,今日知道,早这事就走了。”宋家老爷子指点武道

了口气的又道:道指点之恩,有恩不报非我性,更何况是武所以才厚颜来这而寻钱堂主帮个忙的。

“我辈江湖中人,!”理当如此

是裴家的那个二世祖?”颔首,对刘慎的印只猪就是不微微象也有所改钱有升的那观,问道:“你要杀

“不错…”

狗样的,手里还拿摸着还在赌档里。刘慎,喜欢赌,:“那人叫裴鸿羽着把折扇点点头,说长的人模,现在

“喜欢赌就好了!”

,随即故作你小:“钱有升目光微动的笑了姿态的冷哼一声,事我接下了!”说道子难得有求于我,这

道:“顿了顿,挑着眉头又还有,你这朋友,我也结下了!”他声音

“哈哈哈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