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斩妖 > 第3章 双子诡案

第3章 双子诡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国边陲,隶属知远县管辖。藏石镇,位于晋

路,由于昨夜的大雨不大,街上是土镇子变得有些泥泞。

街上行人不多。

不过小镇上的早点铺子早已人满为患。

人,全牧青瑶观察着吃早点的汉子,手上遍布老茧。是些粗布衣的

这些人都是苦力。

皇都里有不少玉器了藏石镇上牧青瑶想起此地。一处玉石矿,出自

的香气。,立刻闻到肉包走到一处包子铺

牧青瑶看了眼冒着热屉,很快收回目光,保持着郡主的端庄。

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噜直叫。

人多,好在附近没人听得到。

“让个儿。”

云缺站在一桌苦力身后,声音冷淡。满满登登的

坐满了吗“没看都晚了一边蹲着吃!”,让什么让!来

口道:“呦!云哥儿!你坐!”瞧,一个精瘦的汉子回头一来来我这有地方,你坐顿时改

捧着大碗继让座,一个不剩,在包一桌汉子纷纷起身续吃子铺墙角蹲成一排,

屉肉包子。”

缺坐下后,敲着桌面道。

,送到云缺面前。包子铺老板立刻将原本给别桌的两屉包子

客,都觉得个过是被截胡了包子的食没人有意十分正常,见。程娴熟自然,无论老板还

牧青瑶印象里只这种做派,在有皇城的那些衙内才做得出

怕,而是一种但她发现周围的老板,对云缺并非惧意。汉子们包括那包子铺的

敬。发自内心的尊

包子,咬了一小口。腾的肉牧青瑶拿起个热腾

很香

小郡半屉进肚了。已经包子的香甜之主品味着第一口际,云缺那

绝,每天只卖固定数子在镇上味道一子。”,你量,卖没了就得等明天这种吃法,活该饿肚“他们家包

饿狼一样云缺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盯着牧青瑶面前的那屉包子,两眼放光,

快了速度。住自己的包子,加牧青瑶立刻护

郡主,怎么会出现护食举动?这种觉得有些不解,身她自己都

态了。实在太失

子真的很好吃……

镇上有一条布衣巷,住着的都是穷苦人家。

巷子尽头是一个小小的,一间老旧小屋,修建得前宅院,半人高的破墙下窄。高后低,房门上宽

野花。,墙角长着矮小的白色小院里干干净

这里是云缺的家。

走进小院感觉。的时候,牧青瑶有一种走在灵堂里

住脚屋门前,云缺停步。

你若没地方时间不以住在这里,不过去,家了,能太长。”“我到

牧青瑶道。可以付钱,我也不在虑太多。”“我名声,你不用顾

的问题,是我在意。“不是你在不在意

?”媳妇跑了,我的名声怎么办,跟个一两天云缺皱着眉道:“你要住我带回来个媳妇了,他们会以为儿,你要住得时间长别人说为我带回,邻居街坊会认个窑姐儿,过阵子你走了

了一下,居然无言以对。牧青瑶愣

回来了!”“云老弟!你可算

穿着官差吼,闯进个中年汉子,的衣服。一声大院外传来

来者是藏石镇的捕头,武大川。

!县令老爷多了个闺女出事了武大川火急火燎!”前,道:“的来到近

短。”云缺“好事啊,菜之后朝墙候吃席,老规矩,三道外咳嗽五声,三长两道。什么

得在三道菜之五声,非后?”青瑶听得奇怪,问道:“为什么要咳嗽

出:武大川脱口而

忙的时候,写账的方女儿!县“因为面大多会疏忽,说白最佳时机……嗐令老爷家出了诡了,就是白吃的啊!”三道菜之后是东家最和小翠儿一模一样的了个闺女,而是多了个不是生

望向云缺。案,小郡主好奇起来,眨了眨明媚的眼眸闻双子诡

里发生诡案后是案何衙门案,反而先来找云缺。,捕快不自己破牧青瑶好奇的不仅子本身,她更好奇

洋的道:懒洋云缺

收到手软。”闺女不是挺好,将来双份儿的彩礼“多个,县令老爷那么贪财肯定

武大川苦着脸道:

着你救命呢。”老弟你了!云是脚软,都要站老爷“还手软,现在县令不稳紧去瞧瞧吧,等

云缺道:“武兄诡案听起来半职百姓一个,这种事还是躲远时候找我肯定到,这种说笑了,吃饭的,平头为好。吓人,我又没有一官

老爷前两年不是才百姓!你也是衙门的人:“云老弟可不是平头提携你么,现在和我武大川呐,县令一样都是衙役!”

具尸体一两银子,想要是捕少说十两银子云缺道:“你我能一样还得和尸体打交道多人,十年……”仵作,没俸禄不说钱,十的俸禄,县令,验一具尸才一百个铜么,你老爷提携我当个追上你的俸禄,藏石一年死一千头,一个月镇至少一个月得死一百人才够,

活人都得搬走去,没两上的年镇子了!照这么死下别十年武大川:“别。”

事,是镇上的仵作牧青瑶终于听明白,云缺原来还有个

然隶属官府是衙役,但,烧饭的伙夫一可言,验尸拿钱,说白了就是临时工一个,与在大晋国,仵作没有任何官职夜的更夫,养马的马夫样。

而且仵作这行当很难找到人。

毕竟和有不忌讳的尸体打交道,正常人哪

入土不在乎了,之人,半大多的仵作都是些年迈壮干这行的基本没有。

更夫值夜草料,伙夫更不肥肠。,白天大把时间,马夫喂马,多少能捞点必说一个个全是大

作,半点油水捞不到唯独仵

出现尸体,衙门的人留条遮羞布就算,到了仵作这里好的。袖清衣服都留不下但凡有命案,只有两风,早就滤过一遍,好点的

是全无好处。当然也不

的话,没准如果走点运撞见鬼。

帮他好“各司事,等县令好验一验。老爷成了尸体,我肯定公事公办,其职,各管

云缺说完抬腿就走。

能跟着。云缺去哪,只瑶不知

说。却不恼,跟在旁边陪武大川早已习惯云缺着笑,不住的劝的脾气,干着急

云缺充耳不闻,直接去了集市。

蛋类。的不买,专门寻摸

大早就人山人海。石镇的集市分热闹,一

卖山货的,的,卖小吃的,卖儿首饰卖皮袄的,卖女的应有尽有。

五花肉,说什么也摊的时候,断了只手的屠夫非得塞给经过云缺二斤一处猪肉不要钱。

我们这些老矿工没几来!当时我就哥儿去了趟矿上,个能活发誓,得下今后就算改行,云哥儿,卖猪肉免费到了一概免费!卖面条免费“去年要不是云,卖身也免费!”

笑道。卖猪肉的汉子嘿嘿

卖猪肉吧身的话,我这辈,卖子肯定不来你家买卖。“你还是

山货摊。了声谢,云缺道走向不远处的拎着二斤猪肉

牧青瑶见云缺猪肉的汉子。了下卖没走远,问

生了什么事?这位大哥,去年矿上发

“别提了云哥!我这只手就是一个人一把刀,进去矿查看!后来是云哥被妖邪给咬掉的,是跑得快啊,命都没里走了一趟,矿上这才工对要不根本不敢进去个人儿感激了!报了衙门,可捕快们这了好几,去年矿里闹妖邪,死群矿消停,我呐。”

集市上,云缺只寻找鸟蛋蛇蛋一类。

比比皆是,云缺从不停其他的鸡蛋鸭蛋

什么奇怪候,就生吞过鸟蛋,而不知是牧青瑶想起云的癖好。缺在山上木屋的时且皮都不去

着已经晌午。了一大圈,眼

,道:了看天色武大川看

午吃肉。”马小脚早上吩咐过,中“差不多了云哥儿,衙门里要开饭了,

青瑶问了句。“谁是马小脚?”牧

,由于脚小,被百姓起个外号叫马小不断,大贪不敢人小贪脚。”“就是县令,这位大

衙而去。云缺说完,与武大川朝着县

的特立独的笑了笑,她对云缺行愈发感兴趣。牧青瑶无奈

,就是为了等饭点儿来走这么大一圈呢……

藏石镇县衙。

粗的中年男人冷汗。正在来回踱步,劲的搓手一个门口,一个五大三,手心里全

云缺到了,男人立迎上去。远远看见武大川和

了,县令老爷快急死“云老弟!可算等到你了。”

此人是县衙的牛不才。主簿,名

人如其名,朝廷为官一点才也没有,着个家里的,这才打点个主簿的账房先生在身边目不识丁,仗着家中舅父在位,由于不识字,总带

了拱云缺拱道:

,我爷还有多久能“县令老急死会儿,我不急在这等一

个三长两短,咱们弟!谁也逃不开干系咱们顶头上司,!”牛不才苦县令老爷是你可是衙役,介呀云老涩道。真要出

看尸体。”云缺道“卑职是仵作,只,不看活人

是按照尸体算钱的可一个铜板都得不到仵作在,看活人衙门里,

,道:牛不才没办法

“就当县令老爷死了!和验尸一个价你赶紧帮忙看看,这次

,如今家逢巨变,敬重,深得藏石不安。”缺道:“县令大人,兢兢业业,起早贪黑镇百姓爱我等草民实在于为国为民

牛不才连忙习惯的吹捧道:

方父母,多年来勤勤榜样……”“没错!县令老爷乃一恳恳为百姓谋福祉,是我辈

一只手。说着说着,牛不才看到云缺伸出手

……”这是“云老弟

人也认令老爷值得敬重,那么加钱呢。”云缺道。同县是得种榜样,是不“既然主薄大

“双倍?”牛不才试探道。

“五两。”云缺道只管验尸。”:“不二价,不然我

两!”“你丫的太这个月才收嘴,急:“行!五黑了吧!县令老爷忙点头道了二十两……两就五”牛不才察觉说漏

说完满脸肉疼的先预支银子。了五两

是看死人,都论看活人还这规矩办事,无云缺的规矩,先拿银子熟悉的人都知道

舌。次看得瞠目结一旁的小郡主再

,还么赚?能这

界。牧青瑶今天算开了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我不做神了都市极品后宫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修仙者没有情欲我在都市从炼气一层开始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