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斩妖 > 第13章 一品之上

第13章 一品之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一面长达十余在牧青瑶眼前,丈的玉石壁。

的壁画。高有三丈,犹如一幅宏伟

的图案。石壁上刻画着神秘

牧青貌。辨认,很快看出了全瑶仔细

是一幅画。

天上有湖泊。云,地上有山川

景之外说是五个神除了风,画中有五个人,的强者。

其中有四个悬于半空

书卷的长袖儒生的怪人。人,一位手持,一头三首六臂背后悬剑的短发道一尊千手玉佛,一位分别

只画着一个人地面上

光始终望个手持单刀的身形直指着头顶,手里的刀但目武者,空!

大的壁画,带给牧青喻的震撼!的是一种难以言这幅巨

画中的含义。看出了以牧青瑶的学识,一眼

壁画中的五人,代表了世间的五种修炼体系

怪人代表着巫蛊。表着儒士,三首六臂的着道家,长袖儒生代代表着佛门,千手玉佛短发道人代表

,则是被各家修行而地面上人者所鄙视的武夫!

天下间最里以一战四!修行者鄙视链最被人不屑的武夫,底层的存在,居然在壁画

出,天空中的四位从壁画可,绝非寻常的修行者。以看

牧青瑶实在无法名武夫,这种情况,想象位强者联手的面,对付的,居然是一

定律!这超出了修行界的

石壁,道:云缺仰头打量着玉

“去年追杀候偶然发现这里,郡主认一下。”忙辨那堆沙子的时学问渊博

牧青瑶压,道:下心底的震撼

的也有很多,风很古老,种画卷,大晋皇宫期的东西,这种夺天有不少画作遗留,前朝“我但从画从未见过这而且雕刻的技巧风来看不是晋国与工也不为过。”极为精湛,道一句巧燕国时

该是呕心“以我猜沥血之作。”测,这处壁画应燕国更加远古时期的遗留,集许多大匠的

一敌四还不落下那么弱小。”某种修上的武者,居然能以行界的隐秘有关,地面天下修行者想象的“壁画上描绘的五位强者,也许与风,可见武夫绝

的目牧青瑶光逗留在壁画上那武者身后。

怪异,给人一种诡雕刻着一只古怪异之感。的竖瞳,比武者的,十分体都要大出一倍在武者身后的空白处

不出……”“至于这颗竖瞳代表着什么,我看

后就沉默下来。讲出自己的见解瑶微蹙黛眉,

有种被毒蛇盯住的错觉觉,看她隐隐觉得那颗竖久了令人很不舒服,瞳有一种邪异的感

咚咚咚。

敲石壁,道缺敲了

,我就想知道这玩意了什么不感兴趣值不值钱。”我对画误会了,“郡主怕是

评价。瑶哭笑不得的给出了一无价之宝。”牧

高兴的搓着手道:云缺

也不小气,见者有份,在弄不来,要出来不是砍不动,早切碎程太大,我一个人实东西埋得太深,带出去了。”咱俩一人一半,“既然如此,我这人以后弄出去平分!这

牧青瑶听得无可奈何,只剩苦笑。

云缺亚于将名人字纸的败的打算,不画剪家子。碎了卖废

带走,实在暴殄天物宝,居然想切碎这种天赐之物无价之

更离谱的是,人家还真砍过!

转念一想,牧然。青瑶便又释

不同。那与一文空守宝山而拿不走,不值有何

的想法。解了云缺牧青瑶理

就,必须靠着耗费钱财,想要有所成量天材地宝堆积。毕竟武者修炼极

“等我回到皇城即可着,我会派人配合你将这块壁挖出去。”手此事

你,我分毫不要。”青瑶微笑道:“至于价值几何,都归

“还你回皇城人合作,我这人虽然贪,我可以找其他玉石壁冒险送钱,更贪命。”郡主若死在路上,我可是二一添作五为好不想为了半块云缺道。

好吧,随你,我想再仔细看看这幅画。”

她知道这牧青瑶肯定不会上当有任何失望,点小心机,云缺

,牧青瑶走近石壁看着壁画上的人物手里要过火把,仔细观从云缺

者能看得出是个年轻人,雕刻得惟地面的武妙惟肖,容貌十分陌生

光芒汇聚在上端的时候然而当牧青瑶将把的点点变了。主的脸色一,这位灵芸郡

从平静,变得惊诧莫名!

“这是……儒圣!”

牧青手臂下意识的颤抖了瑶竟失态的惊呼出声,举着火把的一下。

牧青瑶终于辨认出来

儒士,正是传说中的儒开山祖师!个人物当中,那手持书卷的长道至圣,儒家的天空中的四

雕像。祈学宫的儒生殿内,都供奉着儒圣的还是天之所以认得论司天监的观星楼出来,是因为无

论形态样,都与儒圣雕像一壁画中的长袖儒士,无般无二

太过昏暗,牧青瑶一定。现在走近了她立刻能确之前离着远,四周又时没看出来,

画中的儒士,就是儒圣!

,是儒圣?”云缺道“拿书的那个

我在学宫“不会错的,圣雕像。”见过多次

陀!短发道人是道牧青瑶此刻心绪起伏,惊疑道:“如果其中巫神!”一位是儒圣的话,那千手玉佛应该代表着佛尊,而三首怪人是

物,必定地位相当。当中的人能出现在同一幅壁画

手敌之……”牧青道尊,巫神,能重的看向地让四道:“他,又是谁呢?瑶目光凝“儒圣,佛陀,超越一品的强者联面那武者,自

间的修行体系行界千万年来的定律一品,这是修从九品至

者,突破了这份体系的传说级别的强一品的程度。但有几位禁锢,达到超越

道家一品之尊!上,是道

一品之上佛门,是佛陀!

儒家一品之上,是儒圣

蛊一品之上,是巫神

而武者一品之至今修行界没有任何记载遗上,空白。留,只有一片

一品的强者,唯独至强者存在,即便是妖族都有超武夫,一品便是最高。种修行体系都有

的一个原因所在。也是武夫经常被鄙视

深处固守了千万年的定律。这幅地底但是破了修行界的玉石壁画,却打

定的道:牧青瑶惊疑不

这幅画所包含的隐秘,有超越一品的存在身的价值更高!”“原来武者当中,也也许比它本

着画中武者说话些复杂的望,目光有云缺没

的不那只竖瞳。身后的武者本身,而是武者

我还,这你也会画能诛仙屠信,”云“没准人家瞎画的缺道神的老母鸡

说得粗俗,牧青瑶觉得有些道理虽然

来自雕毕竟只是玉石刻者,判断。不能当作真画,其上相来的内容,

时候再说。”“走了,等以后缺钱的

与小郡主离壁往回走。开石云缺接过火把,

没。随着火光的远去,石壁重新被黑暗吞

中,在黑暗

上那颗竖瞳竟无声无息孔渐渐收缩,犹如的晃动了一下,瞳活物般死盯着两石壁人远去的背影

行走途中,牧青瑶忽然觉得浑身汗毛齐齐直立!

龙盯着突然笼,难以迈动脚步。的恐惧感一种巨大罩,宛如自己被一条恶

瑶这一生从未这种可怕的感觉,牧青会过,直接定发抖。在原地,身体慑慑

牧青瑶甚无形的大口吞至觉得自己即将被一张没!

云缺的大手抓住,牧青直至颤抖的小手儿,被瑶才重新恢复正常

没敢回窟。,任凭被云缺牧青瑶牵着远离了石

拢,这处神秘随着沙子凝固的的地底石窟重新被封巨石合死。

当走出矿洞,呼吸到地面的新新生犹如死里逃生,重获鲜空气,牧青瑶觉得自己

经彻底黑了。天已

明月高悬。

云缺的神色变得凝重,道:

“你果然也感觉到了,刚才发现了什么。”

才离开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渺小如,有来你让我觉面前,一种很可怕的感觉突怖的感是石壁本身,刚蝼蚁。”来,在那种恐牧青瑶:“原然袭看的不是壁画内容,而

块石壁,是活的。云缺道:“那

象,不存在有灵体徘徊的迹瑶:“玉石里没有活,也没牧青像活物。”物的气息

活物,而是玉石子,肯定与石壁一种特殊里有云缺道:“不是有关。说不好,不过去年被我砍死的那堆沙整块玉石是活的,物之间什么,我也或者说成是活物与死东西,具体是

为石,壁!”沙来自玉石难道诡异牧青瑶:“沙

证你能活着离我不最好别自己来,否则开。”云缺道:“有可能,壁的事帮我保密,你

去。”觎,更,还是将来有机会挖出不会在外面宣扬,你打:“这点你牧青瑶石壁,留着你的东西放心,算如何处理玉我不会觊

云缺道:“先钱的时候再说。留着,等没

说极度凶险!”壁很危险生仅我平见,连那么令远离,刚才那种感觉人恐惧的,不!应该牧青瑶:“我监正师尊都没有的建议是气息,玉石

石壁。”现身也得上去咬两口啊,何况一块玉命贱,如云缺道:“我们穷人果快饿死了,神佛

缺的说法无法反驳牧青瑶愣了愣,对于云

总是那么干脆直接。云缺道理,

粗俗的生存至理。

活着,才有一切,死了,万事皆空。

夜已深

,打着哈欠道刀,脸朝里接倒在床上,抱到家后,云缺直

果郡主觉得不方便,你出钱,去住客栈也成。”“如

着屋犹豫,便和衣躺在了外侧。子里唯一的木床,稍一牧青瑶望

望着法入睡。透过窗棂的明月,小郡主久久无

认得地底的画上的是儒圣道尊佛陀“你幅画,对么,你知道牧青瑶道。与巫神。”

云缺道“这也看得出来?”

你在惊讶,但你的表情。”,震撼的程度远远不够说出儒圣的时候,虽然瑶道。“嗯,因为牧青

能窥察人心,太经够厉害了,还。”云缺道。厉害的女人,小“能看到灵体已心以后嫁不出去

么厉他的来历。”中那名武者是谁,我也有软弱的时牧青瑶道。“我没有你想象的候,只是害,我…云缺,你可认得画很好奇习惯了坚强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好感度刷满之后我不做神了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