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穿成扶苏后我成了旺父爹宝 > 第 4 章

第 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地低头。嬴政勒马,立在原地面无表情

金色的阳光将容明媚,浅上一层柔春光里,趴在马车架的暖色光晕。上的小孩笑他脸颊镀

不避,那样少在身旁人眼中再看到的纯澈居高位后,坦荡自然,是嬴政身稚子的目光不躲面对他的审视,

沉默的时间太久,苏秦王檀的笑容慢慢有些发僵。

想说不去也可他挠挠脸颊,正

上,意思已经非常却见他捞过后安放在了马对方长臂一伸,在楚姬的惊呼声中,直接将明显。

回望,对楚姬露苏檀有些惊喜,出一个他侧头安抚的笑容

了!有秦王撑腰,阿母就不用害怕

严冷漠的眼神,又子的手指也微微松意,视王上威仪。惶然地低下头,不姬扣着匣敢直及秦王却在抬眸间触了开来,刚要回以笑

不等她告罪,秦王已驱马向前。

苏檀丝毫不知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自己刚刚做了

……马向前后,在秦王策

他就慌了。

这是他第一次骑在高头大马上,简直可怕孩视角,坐马,再加上现在是小

挺得笔直他下意识地伸出小手,,不太想怂兮兮地抱住马脖子。,身体却有力的手握住身后人

难以言喻的安好在身后的男了带,给他带来厚的手掌,适时地伸出宽全感。怀里带搂在他的身前,将他

刚硬的下颚线条。的视角只能看到苏檀不禁仰头,从他秦王

秦王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低头看来。

一双亮爹怀里,景。晶晶的眼睛苏檀赶紧收回视线,继续安心地窝在新好奇地打量沿途街

公元前两百多年的都身穿粗布麻衣之辈,多。,在来自后世的苏檀眼中,自是后的,往来的黔贫瘠落首虽有但衣不蔽体、面黄肌肉者更

场面?苏檀哪里见过这样

眼中的兴致勃勃,很快被怜悯同情所取代。

分。政很了小儿的情绪变化,他低眉也变得深沉了几首,目光看了他一,又扫向那些黔快感觉到

-

小院子前。很快,便来到一处

就要掉了。苏檀看着那低矮的房门颤颤悠悠,破得

竟是大将军府?

虽说这个时代比么穷吧?秦王也不至于宫还是较穷,但很漂亮的啊。

若不是了。大将军是个两袖清风的好官他的新是这位王之臣,那大抵就爹苛待有功

蹭蹭蹭地往上时对接下名将十分向往敬佩的本来就对这位战国再次苏檀来要拜师父,好感度见的这位涨了。

嬴政示意下,叩了一旁的寺人在叩院门。

地走出来。的壮汉大步流星身材高大、魁梧挺声传了出来,在苏檀好奇很快,里面有脚步目光中,一个

“大王来了,臣竟不恕罪恕呵地说道。知,罪。”他乐呵

臣给公子见礼。”

要拜,忙伸学生扶嘴甜地说道:“今日是出细软的他,十分苏檀。”小手托住客气他俯首就苏,请先生不要

穿着玄羡慕地看着王翦他昂起头,衣也鼓起的肌肉。

廉颇并称“战国四大名将”的猛男啊!不愧是与白起、李牧

秦王攻打六国,而这位猛男兵灭了其中五国!他小时候听收音机讲超喜欢这和他儿子王贲就带位大将军的!古,可是

失态。眼,让自己不要第一苏檀努力忍住自己的星次见面就表现得那么

场的都是人精,小孩眼里的崇里瞒得过嬴政和王翦。然而拜,哪

距离。年,距离统一知得多少年月,他虽颇王大将军有些纳罕,不短的战争拉开毕竟眼下才秦王政四的鼎盛时期还有一段有战绩,却离心中序幕还不

不过

?尤其小公子目谁不喜欢被人崇拜得舒心了。阴暗诡谲,稚子童真,便更叫人觉光澄澈,没有任何有的只是

王翦呵呵笑了起来,往院中而去却见秦王微蹙眉,起苏檀的小手,领着他的对视。,也腰牵打断了一大一小

亭子中已经摆了茶水几案,显然准备好了。是早就

此时寺人带着楚姬进来了

师教课辛苦。”到齐了,苏檀便端道:“些许束脩,以谓的给王翦躬身拜师来的匣等人都起茶水,恭谨,又接过楚姬递子,软声

身家。是楚姬全部的

的寺肃声道嬴政见此没有说话,人也跟还请王卿,他收下。”他摆摆手,身后是扶苏的束脩,着奉上珍宝匣:“这

推辞翦知道收下束脩才是,过些时日再贴补给公子便好。,此刻收了同意拜师,便没有

掌捞起来,捏他身上的骨头,笑可见大王素呵呵道:苏檀尚未拜完,便被了捏日里教的好。”“公子行事规矩,颇有实的大一只结章程,

拜师礼行过,苏檀王翦,真的每天都在为别人的神武而惊着头,回眸看向叹。

这些迷人的老祖宗

真厉害。

往街上去。马,一道车回蕲年宫去了,而苏檀被嬴政抱上楚姬坐着马

足够繁华雍城不大,却也

的坊市,前两日人们依旧快活地在做生点后,意、玩耍有丝毫影响,到热闹等。就能看离蕲年宫远了的造反好像没

,肩宽腿长着高大的男人,他行苏檀艳羡地看,气势走在人群中,真磅礴。的很特别

他也想这样。

定多吃多运动,他以后也要有一米九的身高捏捏自己胳膊上软,一米六嘟嘟的肉,他决的佩剑。

“有什么的声想买的?”嬴政音响起。

苏檀捏着一袋半然而从这默了。两钱,想要的东西,兴冲冲的冲去坊市,打头逛到那头,他沉算买些

没有。

根本没

的物资匮乏到让他这个现代人无秦国从下的地步。

云的开口:“我要当个苏檀双眸亮晶晶的阿父的抱负快快实现!发明家!要让,他豪气干

农桑之物,让大秦繁合用荣昌盛。听来奇奇怪怪的稚儿言语,知,在他在有朝一日会成真,太多彼时的嬴政并不扶苏发明了太多

所愿,秦一满足秦王政心中,世世代代……世、秦二世

而此时,苏问:“吃饴糖吗檀听见嬴政低声?”

苏檀:?

他的雄心大皇爹的认可。志,尚未得到始

失落。

檀蔫哒哒皇爹的大腿的抱住始,软乎乎道:“吃!”

谁能拒绝香甜的饴糖,他不能。

看着小二用细他。被高的视线都宽广棍缠缠缠,再递给大的男人抱着,他点心铺子,起来。走进一旁的

。”

在拿到饴糖时,正要自己尝尝,想想始先吃。”舍故作大方着,皇爹在此处,就满脸不他双眸亮晶晶递给他:“阿父的看

一旁的小二赶您有福了。”紧笑着恭维:“令郎是孝顺,

翘了翘见嬴苏檀就瞥半。呜一唇角,啊掉了大口啃

他眼他,问:“甜吗?巴巴地看着

他的饴糖,应是甜极了。

“甚甜。”

多松弛感。政的声音低沉中透时对比,他多了许和行王礼竟不知,他原先的事。,带着一抹愉悦娃是一件这般身心愉悦

苏檀:qaq

悦来。他吃着甜甜的饴糖他心里也泛起些许愉,略微有些粘牙,让

王翦府上读说,是要回咸阳。书时,却被抱上了马车,听楚姬二日就要在他以为第

回朝堂了。城的目的已经达到,该在雍

桑,看着一片欣欣一路上黔首遍地,日月都种上农所照之下,到处向荣。

看着就很随风微微起上往外苏檀趴在马车的窗棱是令人心中,四月里,小麦绿油油一片,麦浪愉悦。伏,

成看着不错!”“今年小麦收

楚姬听他说这个,笑的温个?”柔:“你还

苏檀点头:“我厉害着呢。”

小豆丁来说,高大城门对于没大腿的像是无法逾越的山峰。高的了,巍峨的两人说着话,很快就到咸阳

叹。“哇哦~”他惊

原来他有独立的宫室。章台宫,苏檀这了咸阳后,几人进了才知道,等回

屋前能获取政大缸显得至关重要爹的信任,这摆在的大缸他先让人把构树皮,能不

被颠觉。在床上就睡的感着了,坐马车真的好累成八瓣一样接着倒让他身心俱疲,屁股蛋

被一只宽趴在床上醒神,色已经昏黄,苏檀等睡醒后,天大的手掌给捞起来了。

”男音听着格“醒了?外低沉。

“嗯出个,眼睛还没睁开,先露。”他软糯地应一声大大的笑容。

被男人抱起,瞬间悬感,赶紧很没有安全搂住对方的欠。打了个哈空的姿势让他脖颈,懒洋洋地

狠狠还怪粘人苏檀清醒了一把脸,心想他政爹,又过来寻他地揉,明明才见过,过来,用小这多久功

得有些反常。这种行但内心深处,他隐隐觉合他认知中的秦始皇为,不符

“你所说的纸,进沉。程如何?”嬴政声音低

他从雍城回来,光就难免响起扶苏所言,百斤竹简尽成一书。是竹简就拉了三大车,

能想象。在是美好的让人不

苏檀小手一挥:“不急。”

他很快就着急起来,府学习了。因为隔日就去大将军

他从不实在太过沉重,他惧怕学习,甚至还很喜腕便酸楚地厉害欢,会主动求知,但竹在三岁稚儿手里,捧一会儿,手

,还会的恢宏气势。府的粗狂豪迈,能完美诠释刚过来时大秦热血男儿感叹于大将军

但是现在,他只想回家躺着。

?”苏檀眼巴巴地看我回家干点好玩的着王翦。师傅,要不让大哥陪

苟言笑,哪声。像没长骨头,叫里见过做惯了大将人说话都不敢大王翦稚儿,那玉雪可爱的军,向来大刀阔斧不这小脸软嘟嘟的模样,混

样软语央求,更是叫他呢,能摘也得给他摘一的星星颗。说不出拒绝的话,心想,哪怕他要天上

屁股:“听公子下,还踢了踢一旁少年“好!”王翦痛快应的话。

王贲:?

,对公不是你对儿子这么粗暴柔风细雨,叫人看着牙疼。子这么

轻声音:“公子要贲作甚?”对双眸晶亮的扶苏时,他下意识的放但是面

我点忙吗?”苏檀满脸沉思,奶里,你可以帮奶气道:“贲

来。他要提前把纸弄出

先把雏形摆在政爹脸上,不愁他不大力研发

意道:“此举所谋甚大?”,不知大哥可害怕看着王檀故子,苏忡地样贲忧心忡

色了。快要绷不住神“不怕。”王贲

,就见小公子叫人打开,仔细看了看,确实不够火候,但勉强够使了。院中的大缸,露内里被泡着的树皮回章台宫后

,一点外物都不“把构树皮拿出来挑拣干净,要白白的内要。

麦秸,沉淀一盆草木。”“你去烧灰的水一把

“你去架起锅灶来,合着草木灰水煮上两皮先拿将这些挑拣过的干净树天两夜。

布把净水过滤出来。“你去把杨桃枝砸碎,泡在水里面,用纱

木灰的水。”淀一盆草,沉“你去烧一把麦秸

“你去拿个舂米的舂臼来。”

“你去找工匠,做个图上的工具来。”

在一旁的瓦片荡料所需苏檀低头,要的帘子。上画出

紧去准备。指着时所说的需寺人随着他求,四散开来,赶吩咐的井井有条,

一回子怎么这般好使?地看着他:“你脑神就见王贲满脸惊叹

他才三岁半!

连他也看不出章腰还是做的事情,就没他小腿粗,但站起来还没他腿高,程。

。””苏檀骄矜地抬起下颌,满会了就方便许多“贲也仔细学着。时候自家想用,脸柔软:“到

还是个中二少年,闻言不瞒公道:“子便很是子说,贲一见公觉得亲切,滋滋的点头,他凑近了,小小声。”

差不多的年苏檀沉默地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心想,我若是原身穿过来,跟纪。

他望着自己的短胳膊短,唏嘘一叹

“一见如故?”苏檀慢吞吞道。

秘道:“公是什么?”子要做的大事王贲疯狂点头,神神秘

”苏檀一界。救世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要拯

界了。在,也算是拯救世有纸的

话,寺人已经将他所需的东西两人絮絮说着前,他俯身一一检都摆在面,这才点点头。而敷衍查,见他们没有因为他的年岁

弄,毕竟他,担心被寺人糊贲叫来就是为他把王的年岁实在太小了。这个

“这都有什么用?”王贲满脸好奇。

苏檀把小手负处的桃枝,回眸微微了。”淡然:“到时你便知道一笑,尽是在身后,想象他是世外高人,望着不远

“呵~”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轻笑。

住了苏檀顿时僵在原地,的装高人政爹给逮想故弄玄虚他就,偏偏被

救命。

人没有再逗弄他,的事物。“都是做纸的?而是俯身将他抱起,观察着周围

苏檀乖乖点头,用途。一一介绍各个东西的

,反而信了三分,觉得真的。,跟真有那么回事一样这纸可,嬴政听进去后能是他说的仔细认真

一旁的王动,他也想抱抱白白嫩贲艳羡地的公子扶苏!看着两人温情的互

肯定有好闻的奶香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致命红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