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穿成扶苏后我成了旺父爹宝 > 第 9 章

第 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嫩嫩的柳叶微风吹拂过晌午时,苏檀看着面前的桃林,浅色的桃花瓣还带着朝露更像是笼着一层春烟

少年,春衫单薄,隐中,立着一个稚嫩隐看着不像武将家人,凋落铺成一层淡粉的林倒像个书生。花瓣

苏檀揣着小手,好奇地打量着对方

“这就是蒙恬!”王贲侧身介绍。

“这位乃是秦王长子,公子扶苏!”

过公子……”“见

蒙恬客气了。”

人互相约着打架,你穿这么漂亮,怎么打?”,就听见王贲气势汹汹道:“见过礼,苏檀坐在一旁

谁知——

蒙恬神色庄重,低声道荐。”:“恬想拜大将军为师,还望贲兄代为举

难以置信,哪有舍近求也是秦国将领。苏檀听着,就觉得远的道理,毕竟蒙恬之父蒙武

师,他也想槌。不可能,根本不可方一棒能。他看着王对头蹦起来给拜他政爹为贲跳起来,代入一下

“可。”王贲黑着脸回。

苏檀:?

但是面对别人的的比谁都快。来的时候烦人罪状,请求,答应还在跟他细数蒙恬的男人心可真是海底针,

波中早已经架没看成,被寺人请殆尽。着回宫了,中午吃的那点子膳食,在奔他想看打消耗

就被带到政,接着就觉得不好奇也罢身边,恰檀好奇的尝了一口巧他在喝茶,苏等回章台宫后,

再加入姜丝时下喝茶,是直接将生,随着主人心意,茶叶放在锅里煮等,味道很、椒粒是神奇。

粒两种东就是不能西,他可以接受炖鸡,接受煮茶。姜丝、椒也可以接受炖牛肉,

很是但他政爹喝的陶醉,看表情就知道了。

“今日做了什么?”嬴政问。

喝了然后跟贲一起去梅林看打架,没“吃了打起来,牛肉羹,吃了蒸蛋,完了,明日复习,还多了个师兄弟。军府学习,蒹奶,去大将

苏檀掰着细软的手指,努力回忆是师弟?”,满脸疑一天。他昂着小脑袋师兄还自己的我大,应该晚入门,他又比惑:“所以蒙恬比

脑袋上覆来一个大掌,上方响起:他便是师兄,你若紧接着属于嬴想要师兄,他便是师弟。“你若想做师弟,政那低沉磁性的声音在

主打白努力。一个你老子没

檀磨了磨后槽牙,俩人不了那都死但凡有一个知道反抗,师弟吧。”苏

他便乖乖地立在身侧,看着嬴政知道嬴政的神色有很多事要忙,,不时的递个竹简递个

贴,蹭点龙气。主打和政爹贴

生着。极为道的事情在暗暗发总觉得有他不知先前嬴政和李斯看着他不安,的神情,让他心

吃吗?”嬴政低声问。“今天晚上吃小葱拌豆腐,你要一起

看着就下饭。小孩吃的很香,

煎豆腐!”,他赶紧欲试道:“不吃!”在嬴政淡漠的眼神中苏檀不知道自己了下饭的小菜,还:“吃跃跃

缓下知道得顺着捋。随着男人神色来,他就这只霸王龙的毛,还是

碎,看着就很面焦很好有食欲。等晌午时,膳房端来吃的煎豆腐,表黄,撒着香葱

檀看着嬴政微眯的眼睛,就知道他也很喜欢。

大腿上,本来还说吃完饭要帮父亲处幼崽趴在男人理政务,结果小手捏着结实粗壮的笔,睡的口水横流。

声音都浅了很多。捏他的小揪揪,和吕不韦商议朝政的嬴政低头捏

的很“仲父与先王有知政仁厚,聆听遇救命之恩,待今仲父年。”男人声音压低,眸中迈,政愿尽是恳切。帝辅佐之意,向来无亲自侍奉养老有懈怠,如

,而是静静听着。,并没有动手指微曲,抿了抿嘴檀却听见了,他

响起:“秦王年幼,不毐这跗骨之蛆,眈眈,便是太后……亦养出嫪王,老秦宗亲亦是虎养老年迈的声音在片刻后韦担心朝中老臣欺瞒我不韦忧心大王,又怎敢。”

是反众,若你,而你若是让我退官着是宗亲因为苏檀听懂了,这驳起来,你怕是招架不公子成蟜的事并不亲近思就了,我吕不韦门住。下三千食客,当

威胁!赤裸裸的威

每日躬身离去。话默许了,这才“大王吕不韦恭谨操心这些。读书习武便是,不必秦王不说俯身,见

檀没动,嬴政也没动。

但是从他的视角去看,那双温热干燥的大露,可见隐忍至掌紧紧地握拳,青筋毕

不韦仍把持朝政。王已亲政,

片刻后,那只大掌抚他脊缓松开,慢条斯理地轻那温柔的力道那样。背。才还气成,完全想不到他方

,睡醒正在打拳,敞着膀子后就见他政爹衣衫半褪苏檀迷迷瞪瞪又睡着了

久了真的什么都能瞪圆了眼睛。人见到,他都看着政瞬间爹打拳。活的

是热烈,很“哇~”他惊叹出的鼓掌赞叹

他,拳下生风,那汗流浃背的样子,特别有嬴政没理男人气概。,破空声不时传来

不愧是我政爹。

不饿?”这才将衣裳拢好,漫不他擦拭身上的汗珠,经心道:“饿寺人给臂让“醒了?”嬴政嗓音沙哑,张开双

。”“不饿

苏檀摇摇晃晃地从床上起身,舒爽的大了个欠,翘着脚脚醒神

整个咸阳都在刚穿越过来时,听说嫪毐叛乱,纵令人紧张,但居于觉得打仗叛,还是章台宫,甚至知道最后会平有什么感觉。

更别提民生多兵斗尚且如此,艰。

“想出去玩。”他说。

看看看麦田母已逝,他没了回现代,看己找个活下去的盼头。这天下,看看这民间也行,父念想,总得为自

动,想为黔首做点什么先前见雍城黔首,他便心中触筚路蓝缕、栉风沐雨

:“可。”他,半晌才垂眸敛眸子盯嬴政黑漆漆的

骑着马走去。经过坊市,出咸阳檀,身后跟着大,来到城郊。秦锐士,一行人往外前搂着苏,身

低矮处开始,主,对比十分咸阳城中的茅草房为就多以尚有大的土坯房,城明显。

尚未过膝,在春雨充沛的季节,会抽桃花开的时候,麦苗条一样快速长高,抽穗

苏檀示意,掐着科学种地选种的方法嬴政将他放下个他想要指尖上的红痣想,下一来,看着稀疏的麦田

首来说,这填饱肚子是对天下黔更重要,纸的发明固然重要,但更不可忽视。

,他对农桑一事知之甚等,但不少,他知道会撒肥知其制作料,什但是小视频播放不可控么氮肥磷肥方法。

说。倒是知道农家肥之

苏檀摸了摸麦苗,望着沙作响的麦田,满脸若被微风所思拂过沙

“扶苏有甚想法?”待。嬴政充满

戳了戳松软的土地肥,自己在家就可以庄稼来说,是补剂,可苏檀做的肥料,对于田地以增产二成左右?”“是有一记愿献于父王的手指,所称农家蹲在地上,用细白

爱惜庄稼,地里都的出来,这家人很粒。是细碎的土

二成得猛刚开始,嬴政还不以然绷直身子,双目时,他不由为意,听见说增产的幼崽。灼灼地盯着那小小一团

“扶苏所言,可有几分把握?”

,感觉草上,随手拽了一颗苏檀地边的蚂坐在这个好像吃过他仔细打量半晌地里的马齿笕,

八分?”他歪头。

之幸事!”够了!得扶苏乃嬴政哈哈大笑:“

在怀乃我大秦之幸!”的小脸蛋打量:“扶苏里,捏着他肉嘟嘟大踏步上前来,一把

,若能增产冰父子去都江堰水利工程统天下妥!成,他大让蜀郡得千里沃野当初派的霸业,岂不是更加蜀郡太守,修建,良田无数秦一水工李

他心中的扬。激动之情,嬴政双眸灼灼,兴奋的眉眼形容此刻

农家肥,着嬴政,,直直的盯“还没想羞红小脸好哩。”,乌溜溜黑葡小脸正在琢磨萄一样的眼睛软声道:蛋就被亲了一口,登时

他慢慢想不要着急。去,叮嘱性带着他回章台宫嬴政也不急,索

快。摸摸自己的心跳,也很砰砰砰跳个不停,苏檀男人的心跳很快

“想在食肆吃,尝尝外苏檀软软撒娇。面的味道。”

但是你别后悔。”嬴政轻笑:“可,

好的调料,根本以比的。章台宫中有天下最好最全、最上的厨子,和不是外面可

孩想吃得让他尝尝。,总但小

视剧中的样子,豪迈挥斤牛肉一斤酒!”手:“店家!上三苏檀进了食肆,学着影

嬴政:?

店家:?

吃牛犯法的亲亲。

满脸怯弱的捧着木牌上前来,问他吃水煮店家吓得都要给他跪下了,羊肉还是烤羊肉。

苏檀:

”他满脸迟疑,这和想份?象中不太一样。“各来一

说六七成带着一股去不掉的,那羊肉用粗够酥很快咸腥味,羊肉舍不得用红的血水渗出,只能熟了。小刀一有淡就端上来了柴,炖的也不划,炖肉内圈部分就盐炖的,烂,

……苏檀:

这和不同。想象中完全

他瘪着小嘴,嬴政不看着由得轻笑出声:“这已。”好的食肆是咸阳城中最宾客如云

盐,还了细当都是如此。表着的意味。他吃惯檀这才知道,皇权代

布,比之粗盐又减几分。”这店家好歹用的粗盐,很多黔首用的盐

苏檀见始皇如数家儿寡母,日子怕是比想象中更不好郸,赵姬带着他,孤赵地珍,心里明白,当年过。

血的肉食就会好很多,所以很多食肆会“常人不食盐,政慢保留这种传统。”嬴头晕乏力,但是吃带释。条斯理地给他解

,他表示学到苏檀乖乖点头

道差距了,这蛋而是蜂窝状的,吃到嘴里还有腥味。羹并不似章,等送上来他就知他蒸了些,另叫人给政没让他吃这蛋羹宫中一般滑嫩,

“你是寡人第一个孩情温和。政摸摸他的小脸,神厨子。”嬴子,为着你一口十个辅食,章台宫中添了

对待的结果。动,原来他习他政爹认真以为常的这些事,都是苏檀心下感

“阿父真好~

,甜甜的夸赞就开始了:“苏真的玉树临风的阿父好爱他小嘴一张英明神武风流倜傥~”

还想挨揍?”嬴政捂住他的嘴:“

屁股也不疼,小腰有恃无恐:“父天下第一好!苏檀想想被打力,就掐着我阿对方根本没用

他双眸晶亮,带着崇拜。

嬴政亮璀璨伸出大掌,住那晶,有些不忍再看。的眸子

并不好。阿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致命红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