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穿成扶苏后我成了旺父爹宝 > 第 12 章

第 1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摇曳,映照着周是赤金色的青铜器,烛台上玉烛政立在殿中,秦王上密集的细汗。他额

通体舒泰。”便男人声音低沉悦耳,身被烛火照着落在墙上,看“如贲、恬实精神舒缓,分笔直。二人所言,

显然是愉悦极了泄露出淡淡的笑意,眉眼间

时候。他亲政后,便一直几百斤,鲜少有能活动的伏案处理政务,每日过手的竹简怕是有

,却身子僵虽无灾病苍式之下硬,如今点像是身体中充满了,竟觉得神清气爽十分舒坦,轻盈的气。

“彩!”

甜滋滋,虽然他政爹脸了。上的欣喜愉悦一让他森然凛冽的眉眼染上暖色,便已苏檀觑着小脸笑的经不容闪而逝,但是能他的神色,鼓着

嘱过后,这,万不可懈怠。王贲一道离开。“父亲每日锻炼一个时才带着蒙恬、”他叮

离开,苏檀不禁翘着心。角笑得光送他感受到嬴政温和的目

,他挣扎着露出自己的小脑刚跨过门槛,就被捞进一个炽热的怀抱等回甘泉宫袋,愤怒地看向来人后,

,只乐呵呵地笑:“那王!是秦王…秦王贲刚沐浴更衣过,一头乱毛支膨着,被凶了也不恼

要疯了。他激动的

的便忠秦王!”他刻苦锻炼见到了终于见到了。是有朝一日能效“贲

眉头道:“知道了!放苏檀被他拱的头皮发麻,,满脸都是抗拒,皱着一根手指抵着他我下来!”

小尾看着王贲满若是长是要狂摇得,此刻他脸兴奋,他觉尾巴的话巴了。,怕

开始见到老祖宗时,“等你,便能时时得见秦王得很是兴奋。也觉得理解,他刚长大,建功立业时也觉。”苏檀想

也带了三分激昂:“恬蒙恬也!”面见我王的机就连谢公子,给恬一个能够此话一出,就连双眸亮晶晶的,

他小脸通红。

胸脯,心想他政爹极了。荣焉地昂苏檀与有起头,挺着肉嘟嘟的小果然极得人心,厉害

齐后,这功法,贲想教给父亲子觉得可以吗?”槛时,王贲才等两人梳头穿衣开口:“今日所教,公出宫去,临跨出门,拾掇整有些犹豫地

苏檀点头:“我大秦黔首皆可习得!

中迸发出猛烈苏的手忘扶苏,绝不的感激,他握着公子公子恩情!,单膝跪地:“贲王贲眸

苏檀:

不是就学个小招式跟干啥一样。动的你不要激

亦如此!”:“恬,,但眼神赤诚他不如王贲嘴巴会说一旁的蒙恬也跟着单膝跪地,

不好意思,摆摆手示意两人离开,等人走远了的小脸。苏檀被两人看的有些他才揉了揉红扑扑

还叫人怪不好意思的。

、粪块,堆放两月余便等混合在一家肥可。宫便彻底安静下来,苏檀便认真开始思考等人都走了,甘泉水、细土,秸秆、油渣的配方

再更具体点实验,并不着急。些的信,但是没关系,他,他就想不起来了,可以一点公子现在是大秦手底下有的是人

想写下配方,,他现在是个刚后来一他提笔,正启蒙的小文盲。

啧,离谱。

就好。放下笔,想着等下回见他政爹时,再做禀报

谁知——

屁股刚挨着床榻,头禀报,说是以,却还是台宫去。,跟在寺人身后一道就有寺人在秦王理好衣裳往章屏风后召见。苏檀不明所

在人均四十岁的时代,这鬓生就见殿中立着,看着就格外老成持银丝人。好些中年男重。等到的时候,

叫起,一抬眸就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给秦王行过礼后,就听见身旁传来此起彼伏的见礼声,他在他含笑

“郑国?”他挑眉。

起来,他带来的所要的工家。这些人,想必就是他后,他的眼神瞬间火热认出

响起那句诗:“白头搔为首的男子让他一看就更短,浑欲簪。”不胜

几人互相见礼过,苏前认识郑国后,便对咐。”是有诸多嘱的,他乐呵呵道:“特意请了来,便诸位大才很感兴趣,檀双眸亮晶晶

无闻。中,并不像,神态不卑不亢。工苏檀观察喜,有些默默道等为政权所他眸光清亮儒、法、墨、家在诸子百着为首的老人,

须省力。”“近来我有一,无须轻巧,但骤,人力使用来必最普遍的木材来做需要键的步最常见、物要做,但少了其中关

苏檀缓缓。”和石臼差不多的功能地说着自己的要求:“

丝毫怠慢为首的老人见他一好乃墨家旁支,此物便由小老儿来制稚儿款款而谈,却没有,认真听后,躬身应下:“小老儿正

的很明白,极为仁善韩国诺秦王公子代为求置他,而且有做秦国外客并未处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他想,代价是忘掉谍,百般承郑国这厮为韩国间情,甚至给他的扶

,过了九年担惊受怕不得安眠的日子,早音郑国这些年做奸细已偿还母国的恩情他的知

所以他觉得秦王说的真的,因为秦国之强横,不需要跟他玩这些弯弯绕绕。

可为首的男人想着十七经足够了。活头,纵然秦王要寻衅国的知音,今他作为岁,还能有几年这个年纪,年已经六将他处死,他活也已

谁知——

望着:“工家试探着来图纸,具体。”苏力,还得成?”“喏,这是大概的檀眉眼温小脑袋满脸期盼的,昂着如何省诸位不知先生可能造

儿定不负所望。”眸晶亮有神,说话里的皮了抿条理清晰为首的老人抿神,那肉嘟嘟的小脸蛋了些:“小老唇,看着幼白里透红,双来家儿那纯稚的眼小子,心里不禁柔软,处事有礼,他想起

了,他郑重地作揖所需物件制苏檀这先作为公子出,再做打算道谢,。”客暂居城中,等我才翘着唇角笑声道:“诸位

退下。为首的男子躬身应下,这才被郑国带着

感受着他身上是什么?”有所思,他挨才一脸若炽热的体温,人走了,苏檀这凑近了些着嬴政坐下,才认真道:“父王毕生追求,这

“六王毕,四海一

随着童稚之声利的目光响起,嬴政鹰隼般锐望过来,扎在人身上。

个什么样的家问:“何动作,,低声苏檀却端着没有任他抬眸,认真地盯着男人一双长目国?”之后呢,父王想要一

,不动声色的小儿,压“扶苏觉得阿父想要个故作漫不经地望着面前稚嫩住心底听到六王毕,四家国?海一的震惊,什么样的嬴政摩挲着手上的扳指心问:

“扶苏觉得他昂着头,看秦王声音拔的男人,从他身侧的大秦。”扶苏双眸晶亮,阿父想要一个大秦,没有六国的大秦,只有姿挺起身,突向身然跪伏在地。

涂地为父王“儿愿肝脑效劳!”

庞映照的非常清明,他这四海万日光疆!”声音慷锵有将他方皆为秦土,目在窗前,烛火和窗外的所及之皆为秦未叫起,他立起身,并力:“寡人要负手而立,低沉的

心中战栗不已,和秦初中生。他只是道的苏檀现代一个微不足始皇比起来,听的

,一生都在为他不是空喊口号,他做到了!这个目标努力但是此刻深深地共鸣了,历史上的秦始皇,他

“那……”苏檀:“在此之前,添个工部?”要不朝堂上呲着小米牙,小小声问

嬴政:?

趁着他情绪激动开始提他还沉浸在如何实现理想中,这小子已经要求了。

部?”他皱着“何为工眉头。

部?”“就是所有和苏檀歪着小脑袋:相关的工工家程事务,都算工

冬官?”嬴政听完反铺垫这么多,就是为了说道:“你而松了口气,低声

苏檀呆住。

了现在有工部?只不过名字不一样。

那他就出糗了。

系,这是他,未来的始皇帝怎但是没么可能笑话他。政爹,他表示丝毫不慌

管工程制作。”么大杀器。他方才还当扶苏又要拿出什嬴政笑吟吟道。“冬官便是掌

便是渠堰疏工部,,包括器物制度用等,“扶苏所言使掌天下土木兴建的降亦在此列。”

人称的所有职责,负责为大司空。”“对,这就是冬官

苏檀:qaq

真的出糗了

具,要研使用的工制作器具,而是一批怎样生产出更符合百美化器具,“这出新东西,而不是继用来研究,比如怎样简化、工家并不是主要用来续制作老物件。

“研发中心。”

地看着嬴苏檀给他的想法起了名的是研发,他仔细捋了捋自己的正要字,这才眼巴巴话术,心想幸好他真

然而——

声大笑东西。”小大人一样,原来也有你不知道的的跟生而知之的,大掌将苏檀捞呵呵道:“我儿表现“哈哈哈哈哈……”嬴政朗起抱在怀里,乐

檀抱着他结实的“那父王答应那?”苏巴巴地盯着。臂膀,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致命红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