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穿成扶苏后我成了旺父爹宝 > 第 22 章

第 2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荒草,登时有些生气一片地里全是视农桑之人。马车在蜿蜒曲折的小路上骨碌怎么还有这般不重檀瞧着有,鼓着脸颊想,碌前行,苏

,望荒草淹没的一块地。车,立在地头见嬴政比他更生气,直接示意车夫停下马

“查!这谁家田地?”

拍拍他政爹的小腿气不气,说不定的哄:“不人有什么苦衷。”,奶里奶气苏檀见他动怒,赶紧安抚性的

刚说完,苦衷就来了

见是一个白发苍苍的童。人,和到他腰间的稚

了车见了贵人也颤颤巍巍要就拜。下跪两人见登时神情,小孩不懂事,惶,老人拄着拐杖赶紧架,知道纳手

神看向苏檀瞧了,赶紧回眸用软糯糯的眼叫老丈和稚儿起身,便嬴政。

“起。”男人低沉的音响起。

“你家的地怎么荒芜成别人家的略有收成,他家的草盛豆苗稀。这样?”

少,想这一老一他们看,上加难。苏檀也盯着是难易,想要种好怕能够种地都不容

上了战场,下这一根独苗,也不“回贵人的话,小老儿草地上。原本有个儿子,后来只留回来。知我爷俩能不能等到他人说话就累,顺势坐在”老

檀也跟着仗,你儿子活的,未来两年也在他好的地宽慰:“这两。”年没打仗呢不打跟前蹲下,笑眯眯

争带来的冲击。所带来残酷,才能让人直面战人,战争当接触到具象

四海一。王毕,

一切唯有征伐不断,而结着小束这天下也跟着下定了决心拳头,一统。苏檀握

爹的决策,都是对的不该怀疑政

杀伐。争太过深谋远虑,却因为苏檀心里有小小的不好思,觉得他肯定不会比始皇帝更来自现代,觉得战

便愈了,看向嬴政的眼神现在终于想明白加软糯。

“阿父~”他甜甜的唤

轻的揉了揉。温热干燥的大掌就蒙在他头顶,轻他话音刚落,一只

嘿嘿嘿……”他没绷住笑了出来。

对上老丈那宠溺的脸一红。苏檀小眼神,

“那我帮你薅草哦?”他奶里奶气道。

忙,一旁的寺老丈摇头说不敢,但虽然面前的赶紧下地干活。直接下地打算帮人、侍卫一看,也苏檀没有听他的,

一旁的嬴政:?

:?李斯、王翦、蒙武

下地了。了,地头的嬴政,下地能干怎么对视一眼,公子扶苏都除了立在他们又看着,

,明明不太熟练,却无一人敢退缩。这群执笔的文人,身上的锦衣被麦苗搅乱

小手上沾了很多泥巴裂的草叶碎。只有踏踏实实苏檀站在地里,,和薅草时断的摸到土地,才能明白这块土地带来的厚重

他的心定了。

细弱的豆苗,小片地里的草薅完了,一行人很快就将这一看着露出苏檀满脸若有所思。

搀扶起但伺候扶苏来。杖,慌张间!”老人拄着拐的寺人“小老儿谢诸位贵人赶紧把他要撇开去磕头,

摆摆小手,温声道:“老丈请,见面就是缘分,能帮一把是一把。”苏檀

年岁大了,身子瘦弱,而他身旁的那老丈知道照看的很好小儿却生的圆胖,肥嘟嘟的。一瞧就

村子?”他问。“你在哪个

乐呵呵的那个杜庄,村头有一棵杜仲树就是了。”回答。老人“前头

苏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行。等回甘泉宫后,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小孩的体力是真的不

——却不知

户都能自己做。宫中,重臣齐聚,这东西马推广农家肥,在热烈商讨要不要太简单了,家家户

竹简,结合今日看到嬴政看着霖呈上来的萌发情况,沉吟晌,才缓缓道:“先于农在秦国大范围施行。,和临县对比,若收成在上林施行的麦苗挲着家肥的施用情况,他摩竹简,上面详细记载关确实上涨,明年春日便

李斯留在殿中。定,几人便告退离去,只剩下见已经

毐已不足为惧,尚需是。”区嫪猛药才只是王所谋划,区嫪毐已不成气候,其他“如今

坐,李斯人相对而眼神沉静。

政却摇头:不可再行,寡人需“先前所再找个新契机。谋划万万

了?”李斯猛然抬眸:“心软大王,您

:“是。”嬴政点头

人非草木情。,孰能无

甘泉宫。

还需自身硬,要先练古武,他觉得打铁好的强身健体才是。睡醒后苏檀

爽后榻上,满脸凝重叫寺人给在床地掐出频。他打水出了一身汗,他先小视来沐浴,拾掇清这才端坐

成几个字,现了一块地图。看着屏幕见造纸术渐渐隐匿,渐渐地不由得松了口气,就上显示造纸术

苏檀:

什么是什么!

所以他先前缓缓浮现,苏檀心里祷告是有用的。神来看,就见铁矿二字掐着指尖,却还是凝就更加炽热他有些激动起来,

铁矿!真好!

日子还想很缺铁来他赶紧照着地图描画下瞌睡来了就送枕头着,没来,心想这真是,他前些想到转瞬就来了。

人去敲了敲门。他捧着自己画出他有些迟疑,来的地图,就赶紧往章那句心软了,台宫去,就听见却还是压不住的激动,乐呵呵的叫寺

“公子扶苏求见。”

沉的声音。门内一静,片刻后才传来男人低

进来。”

,这次是一方地图。”图进殿,乐呵呵道:“,玄女梦苏檀捧着地传又来了方才扶苏小睡片刻

“地图?”

呵呵道:“快来看看是抿着小嘴巴,乐里?”、李斯两眼求知,苏檀面对嬴政

他抬眸间,就见两中有压抑的警告,,而嬴政眸他不禁有些纳闷,知,只让两人来看地图故作不人对视

“汉中?”嬴政拧起眉头。

李斯自忖见多识广,见这地名后也是摇头

悉的人就更认不苏檀鼓着小脸蛋,出。,他这个对人都看不出来舆不熟

南郑?”嬴政凝神,他对秦国的堪舆图极为熟悉,观察片刻便得出想法。“你看这像不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致命红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