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穿成扶苏后我成了旺父爹宝 > 第 24 章

第 2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竹简,眉头都拧成一团,他惨痛的发现,学,他依旧是个小文盲。就算上几个月的苏檀抱着

不认识这竹简上的字然是做不好账簿的带猜显。连蒙,他许多都

登时明白,嬴政是逗他玩来着。

脸颊,直接往是想要,还真有个法子。”苏檀鼓着乐呵呵道:“阿父若政怀里钻,

分聪慧,也不过漫不经心地想玄女梦传得来,哪能害成这样。,小孩能有什么法子,嬴政将他揽在怀里,他纵然有真的就厉

生岂不是白学账簿,那这么多账房先不认识,就能许多年。——账簿的字,尚且有许多

怀里出来,又叫寺人拿神就知道,他当时就那不信任的小眼从嬴政苏檀看他纸笔来,当即把表格画出骄矜地抬起下颌哼

缺性。账簿中的不可或论表格在

买一向,这“看看?比如这采是一目了然?”竖列写日上面,最终是不期,这想要的信息都列在最横行写价钱,把

巴,满目灿然着嬴政看。地盯檀昂着小下

“彩!

看的人也一目了然。工了,他童工提出的辩解,写极为简单突然喜欢这个小童写,法子,欢喜的人容易的实出来这小,光是一眼,就能看在太多了,叫人心生嬴政

的严重性。这能者多见他一工作了吧着他看,了事情登时明白脸若有所思劳,他不会又要添苏檀地盯

但是没有

嬴政叫来小吏,认后,让他自己真听扶苏解释一番去琢磨琢磨。

了口气。苏檀松

来后,坏了,天色要和他政爹贴贴去蒙、王府上课,回又要练古武,又就要他觉得自己整天忙

超级哒!

米牙冲他嘎嘎乐。屁股,蹭到嬴政跟前,就挪着小这么想着,他呲着小

嬴政:?

舒服起来,他苏檀挨着他坐默地背诵诗三百。后,整个人都捧着自己的竹简,默

一一匹配,也算是增的,再者诗三识了。加点常击力百中的一很大差别,他需要重新是比较巨大些植物名称,和现代有小文盲对他的冲

读书读面前摆着稌粉蒸出来的桂花糕的认真,

糯米,还费劲吧啦的解释,一种煮出来黏黏的白刚开始想吃糕点米。,他不知稌就是

厨人:“稌?

再做成桂花糕。捧出来粉,见厨人麻利地糯米,们磨成苏檀就教他

项,并且被厨了一于是餐桌上又添人衍生出很多点心。

神一样的存在。他就动地球,简常厉害,给一根棍子直是就能撬说老祖宗非

吃着美味的点心,苏檀嘴里念念有词,还没背捂住了嘴。明白,就被一只大掌给

“吵。”他一抬眸,就见满脸冰凉的看他。他政爹神色冷厉,正

苏檀眨巴着乌溜人。是他政爹冤枉,歪着小吵了,他觉得溜的眼脑袋,心想他哪有

嬴政有太多事要忙就过去了为秦王的吃睡睡乐乐,和接窝在他怀里睡觉,作放下手时,苏檀直他不一样,他吃,一天然而等嬴政

了一下。揪,软软的还挺好捏等再睡醒时,他懒洋洋的打,他自己又捏哈欠坐在一旁挠着头上的小揪

也跟着捏过来。一只大

苏檀想躲开,却又被拎住命运的后脖颈,根本动弹不得

“阿父~”他软乎乎的撒娇

的手到擒来。前,他会觉得这样好像在幼儿身体里久了,撒娇很不好意儿化,放在以思,但是现在他慢慢思维也跟着变得幼

冷厉,叫他自己回去吃的小样子,面上却一片嬴政心里舒坦,喜欢看晚饭。他软嘟嘟

“嗯!”苏檀乖乖点头。

带着热气。是燥热的,风吹过来都的日子,到处都

,这才舒直到浑身汗津津的来洗漱。立马练了一套古武,苏檀回甘泉宫后服许多。叫寺人打水

第二日。

醒了,现在他的生物钟那个时间点。苏檀一早就接他的王贲、蒙恬过来特别准,基本卡在

柔的声音“公子醒了?”蒙恬温畔响起。在耳

手掌抱了起裳。紧接着被少年清瘦的,轻轻的给他穿衣

迷蒙的双“恬,味。眼,往蒙恬怀里一靠,早哇~”苏檀懒洋他身上有很干净的皂角的打了个哈欠,睁开

苏檀突然一灵,说到皂角味,就不得不说香胰子

他今日又想个好东西。到一

跟政爹说一声有点着急告诉他。,就想着等中午回想着现在去章台宫来时再

道往蒙府去了。苏檀往蒙恬怀里一“走叭~”扑,跟他一

起的骄阳,一脸“师深沉苏檀望着天边缓缓升的问人活着到底为什么?兄,你

然而—

蒙恬大掌蒙在他额头上,满问胡话。舒服吗?”怎的还脸疑惑:“公子不

:“不知怎的,今苏檀装深沉失败,厉害。,蔫哒哒道日一出门,我就心慌的幽怨地横了蒙恬一眼

我心慌不慌。’甚至要说出那句:‘你来摸摸

“等会你瞧有丝毫懈怠。瞧。”蒙恬满脸担心,儿到蒙府,叫公子扶苏年幼,刻苦,从未在读书上却非府医来给

的很难受了。他若是说难受,怕是真

来诊脉。见礼后,苏檀心了定神里就却没拒绝府医到蒙府互相不慌了,他定

想读书而扯但这是公子慌的小孩,的羊奶就好。揄,只敢拐着”府医见多了不弯说他无事。“公子许是饿了,喝碗扶苏,他不该揶热热

跳的胸口,拧着细个好兆,可真不是清早摸自己怦怦细的眉头,心想大苏檀鼓着脸颊,摸头。的心跳这么快

习起来比谁都认真真的投入起来,学,他又但是蒙武一开始讲课

极了。等到着道:“多吃捧着自己的陶碗,将用午膳时,他恬送你回去。”最嫩的肉夹给苏檀,笑坐在他身侧的蒙恬不住看他,担心些,等会

寻常便也罢了,既然公服,他自然要随侍左右若是子不舒

苏檀看着外面而已。”没事没事,也许就是饿的心慌火辣辣的太阳,客气道:“

等用完午膳,他坐眉毛鼻子不是王贲。的蒙对面是冲着他笑的温柔恬,和眉毛不是在马车上,鼻子的

不能认输,蒙恬眼贼多,公子了。这不声不响的就开始笼络王贲觉得自己这小子心

是公子最伴。他才好的大伙

,小告诉你小手,盖住表情中,不由得无奈,他伸出自己肉小声的哄他:“下次心慌先告他的眼睛!”嘟嘟的苏檀在王贲愤怒的诉你,飞奔过去

味干净好贲:“你还夸他身上闻!”的皂

苏檀:?

这他就不认了。

嘴咬人。,见王贲满脸不痛“没有,不由得扶额,少年像极了哈士奇,只管张大是……”苏檀想解释快,他

一样香喷喷、滑溜溜…香的香给他洗澡,会胰子,专门整个人都像在花丛中要做带有花上的皂哼笑着道:“而且还角味干净又好闻!”他骄矜的抬起下颌,“好吧就是这样,王贲身

接跳车跑路苏檀想,得悲愤的直他都这样说了,王贲不

……然而

跟前“公子,你也知道,贲王贲他听凑了凑,小小声道:小娘稀罕玩马上要下聘了,里面要是有你说的这意儿,罢双眸晶亮,往他怕要高兴坏了。

份,如果要送给得做漂挤在马车的角落小姑娘使,那就,本来就有他的,他闻言不由得黑线亮点。苏檀被他

“成,到时候给你做个喜庆的。

素吗?他说罢有些卡壳,所行结婚用龙凤元时候流以这

来了。由得摇头失笑,等他被肩头,登时笑不出他大掌啪的一拍贲高兴的样子,不苏檀看着王

你别拍我,我心慌。

三人像话。,才发现外什么,当安静下来后头也安静的不在笑觉出异样了,方才,就察闹着,还不觉得有他话音刚落

“桑?”

“菽?”

一紧,他冲字,却无人贲和蒙恬使了他喊了两个寺人的名应答,苏檀心里登时个眼色。

便老实待着吧。”马车外便传来粗嘎的声音:“公子既然已经发现了,那

苏檀:?苏檀

皱着眉头冷声是何人?”他“你

声粗嘎的怪笑,乐人。”驾车的个好地方的呵呵道:“送你去人又传来两

:“快送我们蒙恬对视一眼,少年握将军府,饶你死!”王贲和回大,王贲冷厉道腰间的长剑

见马车周围围了一圈带着他猛然一掀车帘,面具的布衣汉子,个个同寻常手持长剑,显然不

具,瞧见了闪:“怎他身后两人,眼神闪苏檀抬眸去望,就见马车夫戴着怪异的面的多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致命红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