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昆仑密藏 > 第二章 你没资格

第二章 你没资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来。随后她将事情娓娓道

做珠宝行业的萧碧静,家是的大师。,由于这几年董,经济的不稳定,萧父个倒腾古玩认识了一另辟蹊径开始倒腾古半年前,不知道从哪儿她叫

相识不久,她父亲不玉石等一系断的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出去赚取利益。董,然后以高价卖从大师手中买入一些列的

,好像是哪位王侯将相的东西。狠货直到两个月之前,这个大师说发现了一个

,回来之后没蹦跶两天就所以萧父迷了。师走了一就跟着大

当然也我寻思根据萧碧静的描述,这二是古玩贩子,派。两种可能,一是倒本上只有的土夫子,问题应该就出在这个大师只有大师身上,不排除其他身份基

的居多。的’,八成是土夫子要‘出差不过又要销赃又

我所猜不错事实证明

味,子的土腥有消毒水进行中和,可却瞒不过我的鼻子着一股萧父的病房里充斥虽然

所以萧父可能是在地下之后,才被人使了绊子人家发现自眯起来被弄到了什么好东西,私

,而且这纹路还开萧父身上的毯膀上延伸。常,只有右臂呈萎缩状我掀路,整条胳膊好子,态,并且上有凸起的体臭之外没有什么异在不断往肩像一条大号的苦瓜他全身上下除了有一股

下死手,只废他一条帅。样子对方没有一开始就胳膊,让他弃车保

也好奇他弄到一命,一来我么好东西,竟然惹得失去理智下手害人。那帮向我决定破局救他思索再三了什来稳如老狗的土夫

个导见过,湖都在争抢那几个土夫子,同样件东西,就算他们没二来是引出那多少有点都是倒斗的,当闻。致整个江

父母的死因都不能放何一个线索、一个可能闯出一片天,查出,那就任过。

意,我让萧打定,上面再架上一口铁锅,干烧。静给我准备一个炉灶

面前。不到一会儿,一口大铁锅已经摆到了我

着火苗升腾,铁锅已经变成被烧红继而了湛蓝色。

,掌心朝下,用刀条萎缩的胳膊挪出床外看时机口。在掌心划了一条伤成熟,我将萧父那

中发出刺刺啦啦的声音。少量血液流下,

随后萧父掌心的血液出落条寸余的痋虫自掌心钻中。速减缓,一条入锅

并,点在萧我瞅准机会,父肩髎穴上。双指合

医治的过程中乱摆乱激,可以暂时让整条胳失去知觉,而不至于在动。这条位于手少阳三焦经的穴位受到刺

满整个屋子臭味充痋虫入锅,霎时间恶

至还发生过南古’,死在这种手养的一种蛊虫,伤亡初南北合作‘考段下的人不胜枚的绝活,当无数。痋虫是南派的豢是他们南派拿手北之争举,甚墓里下痋虫,,也是他们的手段,玩灯下黑盗门分南北两派,

示意她把这火盆拿出再没有痋虫爬出,我去处理掉。的掌心也等萧父

起身告辞。等萧碧静回来,我

慢,所客家要好酒好肉伺候着,不能怠个便饭。说:“掌柜的萧碧静也很上道,以我想请您吃出诊,

街外的一家用饭的地方在她家两条高档餐厅。

饭桌上,萧碧静询问了自然知她父亲的情况,我也没藏道盗门那帮土夫子。着掖着,她懂江湖行话,

酒足饭饱,我直接起身告辞

家有关的笔记。有没有跟我们静不下心,索性翻开回到店里,我翻来覆去老李留下的笔记想看看

记里的确有关于我们顺德江还别说,这笔的笔记。

乃不祥之物,触之则是却于江家,实:天降异宝死。的一句话只有简单

一句话就这,跟没有一样

身下床,披上衣服走心烦意乱的到外面循街而去。我困意全消,翻

一处死胡同。不多时,我来到

就回家了。”定下脚步,我说:“再不动手,我

人从的小子敢坏我盗门的事一个带着黑口罩,手持儿,今天就先给你个教球棍的男训长长记性。”夹着嗓子:“你是哪门阴暗处走了出来,

来,我侧身躲过,脚下棒球男持棍打一撩,手掌一推。

他被我推了个趔趄,反手又一棍打来。

几招之后,我发现有余地,身上也没有的。萧父派来试探我所以此人辣却又留土夫子那种土腥味,成是他招招狠

球棍,而后飞抡来我抬手接住他起一脚正中其胸的铁质棒

之后落荒而逃。棒球男摔出

出手机,翻出今天存下出去。我掏的号码拨了

时,对面传来萧碧静的李掌柜,这么晚了,有事儿么?”不多声音:“

口见到你。”“十分钟,我要在药庄门

回。挂断电话,我原路返

拉开车门坐了好萧碧静的车也恰好停下,我进去:“去你家。”

我面色不善,她没敢多问。

她安排的,她也是知情人算不是想来刚才的事情就

街的路程起码要十五分她十分钟就到了,这钟,结其中的缘由已经不需要点明了因为从她家到鬼

到了她家,我直奔二

,先派人来探我深,说道:“别装,萧老板果然紧闭双眼的萧父床上身上,让我跟盗我看着躺在病好手段。”浅,再把脏水泼到盗门,好缓解你肩上的压力门结下梁子

动,依旧双目紧闭。萧父不为所

还装?

一弹,飞针穿铁而入“我数三声,1,扎进萧父床头我手腕一抖的掌心,屈指。”,一根飞针落入我

蛋。,嘴萧碧静巴都能塞进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一个大鸡…

眼睛,蹒跚着下床,从子大小的密码箱。出一个萧父也睁床下拽开了

里面的东西他说:“掌柜,这湖上纠葛十几年来的,关乎江是我前从一座清王些日子爷墓里带出的秘密。”

“然后呢?”我问。

应我一件事。”此宝奉上,只求掌“我愿意双手将柜的

格跟我谈条件,我做掉后哈哈大笑:“你没资。”你们,这东西一样是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