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斩妖 > 第6章 我的抱负就是活下去

第6章 我的抱负就是活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声犬吠。夜后,小镇偶尔传出几

静。皓月当空,夜阑人

暗淡。布衣巷的小屋里,光线

灯油。牧青瑶拨了拨

火光再次明亮起来。

沟通灵体,父王从小六岁开始,每年至多务,寻找灵花月,其赋能交给我一个任灵花的在家“由于我的天住上三两,我从乎走遍了半个晋十余年间,我几时间都在四处奔波,踪迹。”国,仅仅发现过一

牧青瑶轻声的讲自言自语。述着,如

才将师姐们。”余人夺,一头两人“那年我十一岁,亲,战死十三人重创三十天监的师兄,最终妖击杀,夺到了灵花千名重甲禁军,司眼目睹了灵花的争多高的熊妖杀死了上殊死搏

怀大笑,花,他说“一位师兄被熊,一朵灵,他这条命赚了问他可有遗言,他不赔城百姓平安。”能打造座伏妖阵,护一死,我五脏尽裂,即将身妖撕碎了身体,却看着灵花开

着死的。”“师兄死了,笑

散去,如果“从那之死,我想,我也该是笑后,我心里的些许埋怨着而去。尽数有一天我因为寻找灵

先黄,丛中一点香,傲“寒风未至叶骨斗严霜。

小郡主的声音很轻,可这番低语却带着沉沉的重量。

傲骨斗严霜!

哪怕寒风彻骨,危机重重,牧青瑶也会在这条到底。她自己选的路上,走

打着哈欠道:听对方说完,云缺

时搭上是圣人?命,你是皇帝?“你图个啥呀,受苦挨累还得随

看到黎,我但行君子道。”牧青的普通坚毅的道。民百姓深受妖邪之苦只是个不忍“我不瑶目光郡主,虽为女儿身,是皇帝,我也不是圣人

妖阵会庇护有钱人而已,就是君子,让三座大城,大家一样随时几人知道你的功劳,要我说就不该存在伏水深火热,伏妖阵只正的穷苦人家还是都能遭遇妖邪伏妖阵,百年攀升,的地皮连你这种女帝,有姓也只会歌颂皇公平随时都会死,这才嘛。”“即便找到灵花打造出

眉。云缺的公平之说,听得牧青瑶蹙起秀

法。便认可了云缺的价这种事不过略一思索,,她之前并未关注过,

事。但这是没办法的

晋的所有城镇都瑶坚定的道之地。”牧青会变成安监的人会努力寻找灵花,十“司天早晚有一天,大年不够就找上百年,

公也是这么想的。”云缺道。“移山的愚

我看得出镇上的没有想过投靠朝廷,对你十分敬重,你有,是你仗义相助,铲除妖邪的时候报效家国。”牧青瑶道心,藏石里也有一颗赤诚之了妖邪,镇去年矿场闹“我知道你

“没想过。”

利的小人,活去,我只是个自私且你说错了,我去矿上则我才不指道:“而云缺晃着一根手一天算一小脚加了钱,否除妖是收费的,马天。”

地,难道“堂堂男儿该当顶天立你没有抱负?”牧青瑶道。

“有哇!我最大的抱负”云缺道,就是活下去。

懒神色,显得昏昏少年,对方那张的脸庞上,始终是提牧青瑶望着欲睡。斜倚在床榻上的黑衣不起精神的慵清秀

看不到斗志,也了无生气。看不到朝气,好似个暮老者,

心里的好奇便越重。牧青瑶而云缺越是如此模样,

觉,对牧青瑶有一种强烈的直面的少年身上,必定密。藏着沉重的秘

瑶声音很轻。事。”牧说你的故了自己,能不能说“我已经讲述

缺道。我的确定想听?”云故事很无聊,你

丝淡淡的哀伤,道:子最晚,也许是我这辈“我想听最后一个故青瑶“想听,毕竟今后的一夜了。”牧声音中带着一事。”

好吧,看你这么可怜,。”讲给你听也无妨

现出无奈,道:云缺的脸上

,武者夫妻在一有一对武者夫妻,生故事讲完故事的结尾是了个儿子,“故事的开始是,从前大战中战死,他们不到尸断骸中幸存了了。”下来,我的三岁的儿子在残

小屋里安静下来。

瑶的影子变得曳,牧青不断晃动,亦如她此刻的心绪。油灯中火苗摇

单。故事实在太简

简单到无聊。

故事里,听出了一个令她静的线索。久久无法平单的然而牧青瑶却从这段简

大战,三岁,遍地尸骸

十五年前,前朝大燕与北域妖都同归于尽,那场大战震惊了天下

从云缺的岁而已年纪判,当时的他,只有两三

牧青瑶清澈的眼眸,此刻盛满了震撼。

是一场死战,那可能带对战死的武者夫妻不安顿好才对。明知应该在出发前将孩子着幼子去参战,

却出现在战场!可云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

缺,当时的云随军攻打妖都!

不到三岁的娃娃,竟参战了!

冲杀!牧青瑶无法想象,一个娃,究竟拥有何种可怕三岁的娃力量,能在战场

是普通军兵,而是成千不是普通的凡人战上万的强大妖族场,敌人不要知道那

仅仅想象一下那青瑶便通体生寒。种惨烈的画面,牧

上的慵懒少年,牧青的心,没来由的疼了一望着斜倚在床榻下。

,那孩子去了何处。”追问道。牧青瑶“后来呢

“被一个青狐山养,混吃等死到现在。”云缺道。的老猎人收

牧青瑶再次微微蹙眉。

尾,不对劲。她察觉到故事的结

养,也该在到的青近才对,你是怎么回即便被收山?”牧青瑶道。“北域妖都,距离青狐山百万里之遥,北域附

“我也想知道。

道:“我缺失么,我不知道,等我醒脑后,望着将两只手抱在来的时候,人已经云缺了一段记忆,大概一个。”棚顶多月,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在青狐山了

牧青瑶沉默了下来

的疑惑。仿佛有一种共鸣,让她能感受到云缺心里的孤独与那份深深

牧青瑶低个挂件。下头,从颈上摘下一

吊着一块小小的玉石。由红绳儿编织,顶端

玉石呈天青色,雕刻着一根羽毛,惟妙惟肖

的时候礼。”生一直神之效,在山“这件月玉,我从出一命你救过我做我的谢,此物当戴着,有安

也变得轻个人缺手里,整牧青瑶将月玉放松了许多,明媚一在云笑,道:

“滴水之后这块玉也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如果你不收,我死会落在别人之手。”

块玉值不既然给,我当然收,这值二百两?”“你

云缺捏了捏玉石,上面还残存着小郡主的体温。

“值。”

回那段缺失的记忆。”牧青瑶微笑你到司天监见见许能帮你找,修为高深,也道:“如果你以后去了天祈皇正是我师尊城,我建议监正,监

月记忆而已,想不起来我这人好就算了。”奇心不重,丢了一个

司的心为好,没机会了。”思,我劝你早:“如云缺呵了一声,道点放弃打着重建前朝斩妖果你

青瑶并不意微偏着头,?”对方看穿她的心思,微“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正常人困了,睡觉。”……

着刀沉沉睡去云缺说完一句便抱

遍布群星的夜空出神。没睡,望着牧青瑶

宁。这一夜,藏石镇并不安

梦中惊醒大哭大叫口吐白沫,东街的野狗没来街的上百个,南街有乞丐发了疯,西孩童在睡北街有女人投了井了满地。由的死

镇上的所有郎中都忙到天明。这一夜,

结果。最后得出同一

中邪了,镇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步轻轻的出门,离站起身,望了眼熟睡的缺,随后脚开了这座棺材般的小屋。天亮后,牧青瑶

今天的天气十分阴沉。

黑云当空大雨将至。

缓。牧青瑶独自走在空旷的街头,脚步不急不

第一次带她镇,而是走到云缺吃包子的那家包子铺她没有直接离开藏石

要了一笼屉肉包子。

狠狠的一大口咬下去。

好香!

的身份,狼吞虎己高咽。一刻,小郡主甩掉

百姓的生活。会了一次平民她体

,却也如此快。虽然活着不易

好……活着真

持的神态。恢复稳重矜完了包子,牧青瑶重新

付了钱,起身走出口。镇子南侧的

街上来往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人在打量自牧青瑶走在街上目光不善。,发现很多

量自己的人,居然都是普通的镇上百姓。而这些打

几分。有些不解,牧青瑶脚步加快了

庙。民宅,还有一座土地南街是一条崎岖不平的长街,街道两侧有店铺有

,连正门都没有,就是的泥像,从楚。供奉着土地外面即可看得一清二间勉强遮风挡雨的大屋,里面庙宇修得不大

庙的时候,忽然轰当牧青瑶途经土地隆一声闷响。

五裂庙里的泥像,居然塌,摔了个四分

住脚步。的泥像,犹如一个号般,街上所有人都停倒塌

一双双充满愤牧青瑶身上。怒与敌视的目光,汇聚在

牧青瑶预感到不妙,低要离开此地着头想

“就是她!”

青瑶道:“她就是昨天们镇上平安多她是扫把星!是邪五大三粗的人!我祟!”悍妇大吼一声,指的外来事,着牧人群里一个,她一来就闹了一夜怪

人群寂静了片刻过一声的呼喊。,爆发出一声高

,原来是她害的!”“我家孩子吐了一宿,眼看着要没气儿了

“我,我儿肯定能活过来!子的棺这个邪祟材都备好了,烧死她

“她死了镇子就干净了!”

“烧死她!”

“烧死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我不做神了都市极品后宫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修仙者没有情欲我在都市从炼气一层开始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