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斩妖 > 第7章 刀中美景

第7章 刀中美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燃的木料。南街的土地庙前,架起了一堆易

高,淋了不少煤油。足有半人多

堆里。瑶被绑在木头牧青

奋。四周的百姓群情激

那五大一支火把,大呼小叫的着。三粗的悍妇找来咒骂

的笑了笑。天空,苦涩牧青瑶望着阴沉的

象过自己被妖物陷阱被心,甚至想象过跌落她想咬死的惨烈景象,也想活活困象过自己被敌人一剑穿死。

她想过种死法。很多

百姓之手。唯独没想过,会死在一群

命运仿佛跟牧青瑶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掉她的凶手。天下黎民,反而成了杀她不畏危险,努力想要守护的

,牧青瑶看泥巴头颅正对着自己,那颗残破的笑。好像在嘲到破旧的土地庙偏过头里,土地爷

的时候,人群里挤只手的汉子。当悍妇即将点燃木料堆出个少了

街杀人,没!当“你们干什么有王法了吗!”

汉子肉的屠夫。是集市上卖

到邪祟吗!“什么王法!王法管得

“上百个,就是这女人因,烧死她,孩子们就的原孩子中了邪有救了!”

“法不责众,况且我烧的是邪祟!”

!”“对!烧死她

人群爆发出愤怒的吼声,有些人一个劲催促着悍妇快些点火。

吼道:缺手的汉子急了,大

人!肯定不是妖邪!”带回来的女不能烧!她是云哥儿

汉子认出了牧青瑶这才尽力阻拦。

,连那悍妇也变豫不定。云哥儿这几个字,让四周安静了下来

高呼道这时人群里有人

的时候!”门儿的事云哥儿也有看走眼了镇子才出现这么多邪“昨天镇上根本儿,她肯定是邪祟!没来外人!就她一个外乡人!她进

出声,有第一个人就有第二个。

次呼喝起来,大吼着来越多的人们再很快,越烧死她。

挡得住数百缺手的汉子名百姓。被几个壮汉推搡到一旁,他一个人哪能

汉子被推得跌倒在地,缺手朝着四周人群大吼了邪啊!着:“你们你们才中中了邪!

,恶狠来到悍妇狠的抡起火把。木料堆近前

悍妇如何用力居然砸在身后一般,任凭扬起的火把,却如定不下去。

悍妇回头一看。

一只手,稳稳的抓住了火把。

冷。衣的冷峻少年,背着刀,目光清身黑悍妇身后,是一

“是不几年太安生了,闲得你们没是藏石镇这事儿找事儿。

语,惊得立刻松手,退出好几步云缺的冷悍妇

围的人群变得鸦雀无声

的往后退,让出了土地庙前一大脚步都在不自觉圈空地。人们的

道:,环顾四周云缺提着火把

祟是吧看个够。”带回来点,让你们“想看邪,好,明儿我

滚滚雷音轰隆一声,天空传来

恐怖。齐刷刷往后退了几丈远,仿佛那黑衣少年人们浑身一哆嗦,又比邪祟还要

远处有不少闻讯赶来。

耳光,其中一个瘦小的扇得悍妇原地转了三圈。进人群,跳起来照着那汉子挤悍妇就是一

“败家婆娘!谁!云不是!哥儿带回来的女人子被驴踢了是能是邪祟吗!你他吗他娘让你来这撒泼

,不是闹!我们儿子算什么能耐邪祟是啥眼看活不悍妇委屈道:“打媳妇呀!”

这些人死了!我也信不信,现在站出来得没命!的骂全都瘦小汉子脸云哥儿!没今天色铁青你们谁去年我:“我儿们矿上子就算有云哥儿

现出愧色。头,纷纷低下四周的百姓

云缺的存在,在藏石镇犹如传说一般。

狐山这位猎妖人稳多年没有妖邪,靠着愚昧,,藏石镇能如姓虽然的不是县但百姓们并不傻令的治理,而是此安

匆赶来,为首的正是武一队衙役匆大川。

,一时间土声。全是求饶声道歉扬言要将闹事的全问清原委后,武大川庙前闹哄哄,也被气得不轻,抓回县衙

开了南街。云缺解开牧青瑶的绑绳,带着对方离

场大雨。重新回到布衣巷的候,下起了

了。”牧青瑶轻“你怎么来声道。

。”云挂着的月玉,道:“这玩意肯定值二百两子上送你去百玉城缺晃了晃脖对吧。”

了起来,颔首道:“值。”青瑶轻轻笑

妖,这块玉就当“山上的事不算什么救命之恩,有你护送费了。”没你我都会杀那头狼

不会走,到时到百你自己想办法回皇城:“不过事先说好,只云缺将月玉收进衣领,玉城,多一步我都,咱们两清。”

牧青瑶静静的望着声道:“谢谢你。”对面的黑衣少年,轻

已,你子的活儿我还接得起。“别谢,买卖而情我愿,二百两银云缺道。

旧衣服吗,我“还想沐浴。”

瑶的白,手脚也沾了不少煤油,十分狼狈。裙染满油

子里“柜有一套,。”洗澡的话只能在屋子里

了指云缺指墙角的一个木桶。

子就一得在院子房,烧菜都他这屋

云缺帮忙烧了热木桶。套灰色的水,倒满翻找出一

去等着。“我出

打开门。云缺抱着刀,

面的雨很大,瓢泼一般

可。道:“不必了牧青瑶犹,你背过身,别回头即豫了一下,

上了门,坐在凳子上云缺闻言背对着木桶。又关

人说话算数,肯“放心,我这定不会回头。”

“我相信你。”

衣沐浴。坐好后,抿了抿唇,开始宽牧青瑶见云缺背对自己

屋内安静异常。外面大雨倾盆,

响。只有些许水波撩动的细

人沐浴的经历,俏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晕红。小郡主从来没有当

轻咬了咬牙,忽然转头看去。,牧青瑶轻洗到一半的时候

,专心致志的摆弄着长刀。云缺正安稳如常的坐子上,背对着木桶在椅

。”“你是个君子

牧青瑶声了一句。音很轻的低语

木椅上,云缺只是声。呵了一

君子?

傻子才做君子。

云缺重新调整好刀,继续欣赏着刀中美景刃的角度

看几眼,咽一下口水。

面的大雨也停了。当牧青瑶换好了干净的长衫,外

衣衫有些宽大,毕竟是男人的衣服。

单的系成马尾,整个人干净清牧青瑶用裙衣上的腰带扎住腰分英气。娇柔,多了几肢,如瀑的长发简,少了些少女的

时出发,你是雇好长刀,转过身道。主你定时间,不过我建议越快越好。”云缺收“何

那些中邪牧青瑶道子。”我想去看看的孩

“他们想烧死你,你还你这么慈悲的。”云缺道。去看望人家,菩萨也没

我跟随师尊学过一危,不会没来由的“百姓愚昧,最容易不安。”牧青瑶道背后挑唆,我不怪忙,若这么走了,于些医道,也许能帮上百名孩子一起中邪,他们,我只是担心那被人蒙蔽,我看得刚才那一幕有人些孩子的安

分。几个生群里有面孔,晚走一分便危险一”云缺道。的人我大多认得,人镇上

玉城“没到百皮的微笑道。之前,你会帮我的,不是么。”牧青瑶俏

儿,到百玉城“古往今来,银子的之前反正二百两做东家的向来事儿多,便折腾。”云缺道。你随

出了门事的人家。两人来到最近一处出

靠着在山里摘些,冬天的时一家三口,平日里候便上山砍柴回来卖,日子过得很苦野果子售卖

活不了多久。家里是个女,两儿,四岁大眼翻白,时而吐些白沫,气息微弱,看样子

候,夫妻两人正直勾勾盯着女儿措。,茫然无云缺进来的时

道。“郎中怎么说。”云缺

妻俩就像草。一见是云缺,夫看到了救命稻

了邪,没得治,只说和其他孩子郎中瞧一样中。”

“云救救我家孩子吧!求哥儿你求你了!”

。”气息奄奄的女娃,道:,我救不了“她没中邪也没云缺看了眼,你家邪祟

,齐齐瘫倒在地,抱头痛哭起来。夫妻俩一听

“我来试试。”

仔细的把起脉,远山般的黛眉缓缓蹙起。着走到女娃旁边,牧青瑶说

夫妻俩急忙擦干眼泪,安静的等在一旁。

良久,牧青瑶收回手,朝夫妻俩道:

为止,至少让她吐三次。”“打一盆清水,给去,灌到吐孩子灌下

水。妻俩急忙照办,打来清

乱投医,反正也没请不起,只能死有其他办法,大城里他们现在病急马当活马医。的郎中又

次。女娃被灌了一水,足足灌吐了三大盆清

时竟悠悠转醒。起来,不多,气息也充足随后女娃的脸色转好

夫妻俩大喜之下,一个劲的拜谢。

去,解救其他中邪牧青瑶让两人将办法散布出的孩童。

后离开这户人家。

。”云缺道。果然是邪祟“看走眼了,

错,女娃并非道。”牧青瑶忧心法缓解,幸好有效。忡忡的看不“你没看么毒,只能用这种办出是什中邪,而是中了毒,我

,生得与人邪祟“连几岁大是邪祟是什么,世上有很多披着人皮的声。一样,却比妖邪用,不还残忍。”云的娃娃都能利冷笑了一

起一种自责。牧青瑶一时无语,心里泛

自从她这位郡主人的棋盘。抵达之后,便成了别宁静的小镇,

子。成了别人的棋小镇上无辜的百姓,

道。“我们现在就作起来,坚定的。”牧青瑶振

她离开,藏石真正的只有平静。镇才能恢复

快的身影匆匆而来。,武大川路口处和两个捕

“云老弟!可找呐!”验尸,县令大到你了人让你赶紧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我不做神了都市极品后宫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修仙者没有情欲我在都市从炼气一层开始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