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斩妖 > 第8章 死字怎么写

第8章 死字怎么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武大一则死讯。川带来了

时候,尸体都泡走形自尽,早上捞来的了,惨不忍睹者是镇上一位员投河生女儿,昨晚不知为外的独何突然

不好然下令,他置之不理。,县令既云缺毕竟是衙门的仵作

着武川来到北街。

口水井街尾的一旁,围着一圈衙役。

牛不才都在。令马庸,主簿

人,坐在地上哭天喊地。态的中年男还有个富

井一侧,蒙着块黑布,罩着一一大具尸体。

么活呀!你走了,为父可怎“我的闺女啊!啊!你怎么好端端的投了井

员外痛哭流涕,白发人送黑发人

才不断的安慰员外,位员外很是客气。好话说尽,对这马庸和牛不

看见云缺到了,马庸急忙道:

看看正好,快快验尸,所致还是心结难解。来得“云缺你徐员外家的千金到底因何投河,是沉郁

缺翻了个白眼。

定案得了,出是沉郁还是心结人都死了,神仙也看不你找个说辞直接

法,谁让干这行来到黑布前,打算开没办始验尸。呢,云

牧青瑶始终跟在一旁。

云缺抓住黑布一角,提醒道:

?”观的程度,但绝井一夜,“沉尸水不会好看,你确定要看虽然达不到巨人

然。牧青瑶肯定的点了点头,神色肃

掀起黑布。云缺直接

间,牧青瑶的滞了一瞬,看到尸体的瞬有种要呕吐的冲动。呼吸停

没再敢才再次睁开眼,牧青瑶闭眼缓和了一会儿,在云缺身上。看尸体,将目光落

作,云缺是专业作为仵的。

简单查看体,认没有伤痕,问旁一番尸边的役:

“先捞的哪头?”

“脚!先捞的脚,的。”尸体是倒着役回复道。一名

云缺又转向员外,问有疯病,昨晚道:“你闺女有没发生了什么事。”

儿哎!呜呜我织一件羊毛的坎肩呢大会儿就投了井!我的……”“没有哇!我闺女一直,不的说要给正常,昨晚还挺开心

个问题,云缺给出了验尸结果。问完

他杀,凶案。

围众人听得一句凶案,将周齐齐发愣。

怎么成明明是跳井自尽了凶案?

来。得难看起县令马庸的脸色

安抚可。办,一番徐员外即如果是自尽好

衙门的人。可若是凶案,折腾的就是

吧。总得查线索找凶手

长时间悬着,他这个县令的考绩就得大尽快破了案子还好,如果有凶案打折扣。

不保!要标准,凶案若积令的重刑狱一类,是考核县累过多,县令的乌纱

尸体完好的情况,连推尤其这种说是妖物所为都难以服众。

妖邪作祟,必定伤人

人,偏偏喜欢水的。拖人下哪有妖邪不吃

现县令大人的脸色难看,就知道观色,发忙补救道:一个,但他会察言坏事了,急牛不才别看大字不识

好好看看,是不是有妖“云缺啊,你再的千金?外家邪作祟,害死了员

隐晦的比量出一根手银子。不才指,代表着一两的时候,牛说这话

错,就是凶杀案。”云缺道。“不会

看看,我仔细牛不才说着比量出根手指。“再瞧着像自尽的样子。”

笑,道:方的小动作,呵呵一云缺自然看得出对

,你脚趾头,这案子也是凶杀案,加上。”正逍遥法外必费心了,一码归一码有人在昨夜行凶杀人,现在“牛大人不

地,说不出话来牛不才怔在

子不感兴向来贪天居然对银钱的小仵作,今趣了。

牛不才自以为了自己的底线。解云缺,殊不知云缺有

多看一眼。他座金山银山他也贪钱归贪钱,但有不屑些事,就算给

牧青瑶安静的旁观着一切。

马庸的脸色变得愈瞪了牛不才一眼。难看,

牛不才无奈之下,只好反驳

凭什么判断凶手连影子都没有,你是凶杀!”“既然非得定成凶杀案,那云缺你来说说,证据在何处!

简单,有:“想要证明很,我来给你证据。”云缺笑了笑,道请主簿大人坐在井边

为何非牛不才不明所以,得坐井口?

一个眼坐到但县令坐过去,神,他只能无奈的人,牛不才可刚死了井里不想口。

大人要用点心,说的都是假设,牛你就当做是真事。”“从现在开始,我

的话。云缺说了句奇怪

牛不才满口答应,在井边坐好。

。”爹死了缺道“你

牛不才挠头道。门遛弯儿来着。”“啊?没有哇,今儿早上还出

当表现出该“假设,牛大人,你应。”云缺道。有的悲伤

么样就什么样。”庸斥责道:“就当你爹死了!你该什

才连连说好情绪。过世的悲伤牛不表现出父亲,皱起眉头唉声叹气

“你娘死了。”云缺道

,他现在有下,从皱眉头变成点入戏了。脸悲牛不才想了一了一

缺道。“你夫人也死了。”云

来,随苦脸。觉的笑出声后看到周围人容,不自的悲容瞬间变成笑牛不才全看着他,立刻又转为愁眉

“你儿子道。死了。”云缺

,沉牛不才愣了下之后默不语,看得出变得更难过。

“好消息是,不是你亲的。”云缺

牛不才的沉眉瞪眼,挤默瞬间转变为愤怒

缺道。得了不治之症只有“你家所有亲戚都死绝了,只剩你一个人黑就会死一天能活,天。”云

么惨?我花子道:“这呢?”咒我怎么觉得你在不才嘬着牙

”云缺问道。你会做什么。“天黑前,

不才皱着眉道上等死呗。”牛人告个别,然后躺床点好的,“最后一天可活,我玩点好的,跟熟肯定得吃

“想道。不想跳井。”云缺

鼓。“不想死井里!”牛不!我宁可死家里,我也不才把脑袋摇成了拨浪

云缺笑了笑,道:“。”牛大人满门灭绝,又身什么偏偏去投井呢,她,陈员外家的闺女衣患绝症,这么惨了你都食无忧生活不想投井

牛不才心虚的道。开吧。”…可能一时想不

得没错,的确有“说这个可能。”

“既然想不开,她怎么要跳井的话,呢,还是从家里跑出来不在井边仔细想想在井,牛大人如果一想想不开你会坐云缺指着井口道:一头扎边重新想进去?”

云缺说完,旁边的人全都沉默了下来

陈员外所言端的,从家突然,当晚他女儿好去就投跑出了井。

况。极大的打击才有可能出现这种除非受到

明显没有情绪上的打但投井的女人,

云缺的声音幽幽响起:

便自尽,“跳进去,投河和投井不先下井。”脑袋同,井口狭窄,即也没人会选择井自杀,首先要跳

上来的,证明是大头朝下入的井尸体既然从脚捞

需线索,单单这种死法儿就透着古怪。

以云缺才断定是凶案。

中掠出,大头朝下塞进了井里陈员外的女儿从家晚有人将

,可惜没有丝毫线索断定了凶案

有人劫走了女儿。,追问陈员,结果对方外可有凶手的蛛丝马迹县令马庸急出一身冷汗毫无察觉,根本没看到

本官限你十日……武大川!你是捕头,“这!”之内找出凶手下麻烦了

马庸将怒火撒在捕头身上

好唯唯诺诺的领命。武大川脸色一垮,只

无头悬案去哪找凶手啊连点线索都没有,

哄哄。水井旁,乱

,主簿,捕头,役,苦主,一群人七嘴八舌议论不休。县令

终落在云缺身光始牧青瑶的目上。

怪。小郡主觉得奇

在嘀咕好像着什么。经验过尸了,此刻却一个人蹲在尸云缺原本已体旁,

由于周围的声音嘈杂,牧青瑶听不到云缺在说些什么。

云缺眼里那一抹罕见的冷冽。但她能看到

妖来乱世,人也来乱世。”“世道够乱了,

嘀咕着:缺伸手着浮合上尸体的眼睛,望肿的

“她没来之前,你以后看不到了,看,可惜哎,又澡最好少了一个爱好。”

握住了刀将黑布重新盖好,云缺缓缓起身,单手

寒霜。清秀的脸庞好似铺上一层

这个案子。”想破了云缺道:“想不

偿命欠债还钱,晋国牧青瑶:“杀人烧死我,若找出凶,女你或许手,就要直意煽动百姓会有危险。报,不,是有王法的幕后之人,人投井,这些诡事的背后是有人故过孩童中邪,我相信善恶有

云缺道:在这种小地方命的地步。”命的大人物不会险是距离皇城最近上的家伙充其量,还没到让我卖“想要你出面,藏在镇的地方,二百两银子是喽啰,最大的

是不好对付,你大可送我险找出对方?离开藏石镇,为何冒牧青瑶:“虽然是喽啰,但此人十分阴险,

苟且偷生可以须活一个念头,可以混吃等手,我不爽。通达,不宰了凶云缺道:“人呐,死,但必

……你认得死者?牧青瑶:“念头通达

,还是没几粒米了,有时候没吃的我的那种汤水,他云缺道:“收养就来镇上找女儿每次都会偷偷塞给白白的我两个馒头,最小气,多说给半碗粥,跟秀儿姐身上的,陈我的老猎人第二年就死一样。”外最有钱也

眸子里的杀意几乎要溢出眼眶!云缺在笑,可

认个字。教那凶手”云缺道。“所以嘛,我要

“什么字?”牧青瑶道

如冰寒“教他死字怎么写!”云缺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我不做神了都市极品后宫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修仙者没有情欲我在都市从炼气一层开始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