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穿成扶苏后我成了旺父爹宝 > 第 6 章

第 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纸’,可否躬身道斯在他吃完饭斯一观?”李后,起“斯听闻公子所言

是半信半疑。者玩剩下的东西。不曾想竟然想着去看不信,毕竟这做梦之说,那便都是胡扯,是高位原以为他们

点都不慌,等纸张面世,容不得一人不信。他一

“走?”他一开口是奶里奶气。

烟,显然还在蒸煮。三人带着侍从庭院中袅袅一股轻人一道往小院去,等到的时候,就见、寺

软。”紧急缩短大概在四个月,现在“一刀,制作出来的纸,大概会纸的制作时成七日比较厚脆,不够雪白绵

稳定,不疾成竹的样子,让李斯心中大为赞赏。檀说起纸张来,情绪不徐。那胸有

尚幼,如今不过三岁半,这般条理清晰已经难得目光。公子扶苏年纪他收回暗暗审视的

继有望。,后

着。,寺人和匠人都锅炉旁等回小院后候着,不敢错眼珠的盯

叮嘱。捞出来。”扶“把构树皮

许。,已经变得柔软些和盐水蒸煮较柔软的部分浸泡刮掉了,经过石灰水当初选树皮上比,其余厚实的都

物改变的契机。但是赋予植还不够,时间才能

部都泥状。”“全剁碎,放在石臼中捣成

流程出来的纸张,大约,这才看向一旁的嬴政。”软,和雪白的巾帕差不多,软声道:“若是成熟,又他吩咐过还可以写字白又

砚,可是缺一不来个问题,文房苏檀说着,突然想起可的。四宝分为笔墨纸

静地摩挲着手上扳指。有信,只眉眼微垂,知是信还是没嬴政也不他需要殷切,一旁的

工匠的手脚格外在大王成一团木浆。就将树皮的注人和利,很快视下,寺处理

“把放进捣散。”杨桃枝的水倒入大缸中,再把木去,用力

到的效果。组合,竟真的随处可见的呈现出一种意想不他叮嘱起来头头是道小东西被他随机排列,那些

这一遭了。,能不能成功,就苏檀心里有些激

的握看着他双眸亮晶晶着拳头,一旁的嬴政也跟着神色认真起来

脑袋,讨打了个逝,苏檀小小声的的笑腿,昂着肉嘟嘟的小哈欠,抱着政爹的小容。出软糯随着时间的缓缓流好的冲他露

柔的纵容。了,再看时,就成了温那一闪而过的歉疚长目对视,看和那颤,总觉得似是看错,苏檀心口一

起,在上面。遵从着公子叮嘱,抱子上挂着着时间流逝,匠人将帘的纸浆都叠在一

水淅淅沥沥地往下落

,心中一动,又想起香胰子来,可比皂角好用多了。的香味苏檀窝在嬴政怀里,闻着他身上皂角

在大秦世界,他真存在。他捏了捏手指,心想平平无奇的技能,放在时,就是炸裂性的了。在现代看起的会太多

说,是他了,一切都好但是慢慢来,他是幼儿胡闹,等纸成功并不会放在心上。的开始,现在旁人只当话分量

声吩咐。“摆几案来。”苏檀奶

话时,政和光坐着他看着也累水了。下,在两人说,寺人摆上坐垫后,纸已经不再滴那一沓李斯这才坐

也忘不掉。人永远接下来的一幕,让两

陶片上焙干的分被蒸发掉以后,就能看到成品了,肉眼可放在见的黄、厚、脆,而冒出轻烟,水纸张,慢慢从湿透还有粗长的树皮纤维

执着厚纸,心中激动忍不住猛然起身,大无以言表。踏步走过来,和李斯但嬴政还是

“拿笔墨来!”嬴,他抬笔挥就,看着墨氲,并不是很好书有神政难以抑动,双眸灼灼心中激痕在纸上氤

只是个开始。但这

李斯,他颤着手上前,强行压着性子,在纸上认也激动的不得了真的写上公子二字。

“善!”

苏檀抿着唇,成熟稳重,混像没这回事一样。笑的一脸

么想要的?”但嬴政上起,笑吟吟道“我儿立大功,可有什前来,猛的将他抱

看的有些害羞,小小声苏檀捏着手指,扶苏心甘情愿!”道:要父王高兴!“为了父王做这些,献上,什么都不要,就被他亮晶晶的眼神

己小脸都滚烫害羞,能感觉起来。到自他说着还有些

他认真看微有些怜悯的眼神,等来,对方却又乐呵呵的拱手道贺,说是他趴在嬴抬眸,就对上李斯略立功了。肩头,他一

已经十四了,半大小子,从书画,有涉猎。越前也真正的幼崽,他穿苏檀并不是到奥数骑射,他各幼儿园到初中,他的课安排的满满的,从琴棋

可他猜不透人心。

那些一闪而过却无图。的神色,他记在心里,抽丝剥茧很快锁定大人的意法快速的

他得留心,这是一个一时代不小心就会送命的

嬴政很是愉纸张的成功,让把详细步骤说出细雨的说着话,让来,他悦,他抱着扶苏,春风刻录下来

主动揽过刻录的慢说,他自己流程。苏檀看着一旁李斯活,就里重新捋一遍也在心奶里奶气开始

,带着不可忽视的奶他眉眼精致,声音软糯气。

凭空造纸。

嬴政并不相信的梦境,因为愧那些竟然是真的。疚哄着他玩的举措,

“那梦你可还记得?”属于男人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腮,将上次的说而折服。下,会有许多人才又说了苏檀鼓着肉嘟嘟的小脸蛋,他捧着才笑眯眯道:所归遍,这我父心怀天下,在天命聚到您的身边,为您的德行

晶晶起来。他说起来,双眸又亮

拜和敬仰。满是狂热的崇

中有淡淡的迟疑的头,眸一顿出大掌,嬴政呼吸温和的摸了摸他,伸

苏檀抬眸间看到,不禁心中一跳

脸柔软纯稚,带着他却还是昂着淡淡的奶香味白生生的小脸蛋,笑的

手牵住衣角,他低头,就肉窝的小意。就要走,却被一只带着见苏檀露出羞赧的笑嬴政带着纸

?”能留几张吗

甚?”“作

“擦腚。”

什么马不停他没忘自己为蹄的非得把造纸术推广开来。

线,在他以为不会给苏檀就看着素来雷沉的政爹,整个表情都留下了。凝滞了一瞬,紧接着薄唇抿成一条风行、心机深他留纸,并且会揍他一顿的时候,对方剥开一沓

崽水出小儿心李斯也惊才还说他老成持重,片刻间又得摇头失笑,方性。润的眼神,他不由了一瞬,但是看着幼

但这是纸

,他神色秦王还挺宠着大公子的是随着秦王离开犹豫一瞬,却还

想再硬能随着二人离去,苏用。手里,拼命的揉,揉比竹片硬,他是檀摸摸粗硬的纸,心不信的。拿在软了才放在一旁

里,抱着被子昏昏自己课业还未完人都欲睡。结果想想走了,他就自己滚进被窝练字,大成,赶紧写。篆真的好难起来

的珠宝。”,赏了阿母一匣子洋洋道:“你做了什么等楚晕,喜气姬来时,就见她满脸事,哄着你父王高兴

着便是。”点子,既然父王有赏,您收高兴,也跟着笑,乐呵呵道:“一小事苏檀看着她

叛乱,令楚系去,而她楚姬也是楚国皇室女反叛子也不会好过。,若楚系被打压,她的前楚姬愁眉不展,嫪毐

她膝下的扶苏,扶苏也被挂在楚系的范围内担心如此。甚至亦是

扶苏自己破了。好在这局被

“真是要一个好孩子。”她神情温柔的他喝要命,捧着奶碗,勺一勺的喂着

“扶苏长大了。”苏示自己能行。檀表

牙对楚姬笑的他抱着奶碗一口很甜。吨吨吨,呲着小米

转身离开。楚姬仔细的打量着他,放下几个金项圈,这才

会不会有变化道琉怀里掏示意寺人出去候着给试验出琉璃珠,来回,这才从出来了,也不知璃珠室内只剩下扶一人,他挥手打量,他已经将白棉纸

谁知——

白光来,看着还挺指尖微烫,那琉璃珠散发出莹莹华丽。

颗小红痣在苏檀认真想要看还一样,琉璃球却不他指尖烫出一点红有没有其他视频时,琉璃珠烫的更加厉害,在痕,跟一了。

苏檀:?

果琉璃,结视频有已经做梦自己会靠着小不是他个英雄的未来球没了。

,随便拿来一样,就足够了。的时间,满满当当都是少年宫和图书馆但是没关系,他以前

劳淳朴的苏檀雄梦,他还是有些遗憾的,老祖宗除了那些中二的英们,理应过的更好些。首做些什么,那些勤也想为大秦黔

就想帮一帮,吃便利饱穿暖,生活添些

越这一遭。也不枉他穿

为中带着沌迷茫,可这些刚开始总是有不到现代日子过去,他回些漫无目的,行了。

利的眼神,记得吕点漆般锐凛冽如剑野心的眼睛,记得李不韦年迈,却又含蓄内他还记得嬴政敛的神情。

么。然回不去,总要做点什

正思索间,指尖泛起起一丝猜测。莹莹白光,和琉璃珠的色泽一样,他心里泛

猜测要真正把白棉纸面有面前属于蔡伦造做出来,0%,他就才会跳到下一个在播放,下视频。纸术的视频仍进度条显示才1

边絮絮说着话。和李斯相对咸阳城中,王翦厚的小酒,看着酒楼外面的行人,一而坐,面前陶碗中盛着醇

“嫪毐昌平带着三千食客,倒也和分。”君打的难舍难

他都想上王翦声音低沉,场了。

何?”李斯却在想今日见到大将军觉得公子如片刻,这才低声道:“的公子扶苏,他沉吟

有了解。他做几日老师,应当

那本就是他提出的,。”王翦赞不绝口,不提他背蒹葭那么快,过。“甚是聪慧许是先前学

倒学蒹葭二,他的聪慧敏锐,字,是他到令他心惊的地步。看着从不会到会

。”李斯能把话说明白话听“三岁半,能把端起酒碗轻饮。明白就已经是聪慧,但公子扶苏

一眼,心里就有数了。两人对视

梦造出一样好东西来做神梦一则,根据神,斯担心楚系……”。有此为基础“公子扶苏近

李斯紧紧地盯着王翦,大王相之位便很有可能私下承诺给他丞相之君的。是阳泉,但是楚系不死,这丞索,眸中带着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致命红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