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穿成扶苏后我成了旺父爹宝 > 第 7 章

第 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端正坐着,静静地看亦漆黑一片,扶夜晚的章向窗外的月亮。台宫

也能看清楚些东庭院中影影绰绰西。清冷的月辉撒下,

过这些时日,那些庞杂刚穿越时浑浑噩噩的思绪业已理清。,意识不大清醒,一切都依,经孩童本能行事

红痣,心想秦苏檀摩挲着指尖的的他,平平无奇置疑,而穿越前,作为帝王无可一少年学子罢了始皇千古一帝

罢了。——若说有奇才,也巨人肩膀上不过是站在

他在想,自己在老祖宗跟前,到摆个什么位置。是与之先前所想的最强辅助。争强的储君,还是他

苏檀掐着手指,他无雄韬伟略,还得是政自己来。

要弄死他。不至于心胸宽阔似海,又觉得他政爹始皇

为秦始皇这迷人的老,静静地勾起唇角,首,他就要置台上,望着天上的月亮小孩趴在窗之死地而后生祖宗,为天下黔

“睡觉。

睡着了。,团成一团,他抱着被子小腿一夹就

第二日,睡,就被人从被窝里挖就是有人扶着他,有人着穿好衣裳。出来,紧他绑小揪揪,照看接着的正香

,但片刻后,被的更舒服了。梦中挣扎出来马车,摇摇试图从睡温暖的怀抱抱着上晃晃的马车让他睡

将军府时,一旁,苏檀一睁眼睛有温柔的声音唤醒他,面粘好粗盐粒的柳就有温热的巾帕覆在脸上给他擦拭就是枝供他刷牙。快到大

嘴时,恰到好处的伸过来。前又摆着蛋羹,木质的等洗漱过,面小勺在他张

到大将军府门精神奕奕喂食,动地端坐前时,苏檀已经作行云流水,漱到在马车中。

翦已经军府,王,他便一板一眼的作揖行礼王贲抱下马车这才开始检查课业。礼过,被赶庭中候着,互相见。两人一道进了大来迎接的

密麻麻写着见竹简上密捋着胡子笑了。蒹葭二字,王翦不由

眼,困得恨不王翦主要愁王贲,他一学这史籀篇就睁“若世间学子都跟公子了。”不开能原地睡着。一般,老臣便不用愁

在学兵书不错手里了。也不错,要不然这儿子真是要砸,练

,他头也不抬只要不对上眼神,内涵了贲不用抬头也知坐在扶苏身侧的王道他被说的就不是他

着唇笑。苏檀就抿

结束后,他瞬间不困了也不蔫了,捂的教授一上午着咕咕叫的肚腹,快活回家吃饭。

该王贲学兵法和练体的时间。等他走了,下午

半大的少年,身量尚未老练风格。别提他生的隐有王翦那膘满肥壮,隐长成,已经有一层薄薄的肌肉,更壮硕的

苏檀回眸看了一,看不清父子眼,马车已经驶远了二人的面色了。

立马把他叫去了宫后,嬴政等回章台

是重色的性子,去见里有些许疑楚姬的机会不多他心时,常见嬴政根据他的记忆,在先前惑,,见他就更少。扶苏并不,始皇并不

现在几乎成了政爹是他又来找他了。会儿,挂件了,这刚分开一

不再为难自己了。手中的竹简,半晌才,尚且挪开眼,以他目前的学识看不懂大篆,他就着他坐下,看苏檀缓步上前,挨着嬴

在桌上慢一旁小手蘸着他趴在他腿上,用写的一脸认真。慢写着苍苍二字,的茶水,

上来寺人将热腾腾的米糕呈给他吃。过了一会儿就有

就忍不住双眸好吃。晶亮,了一口这浓郁的米苏檀抱着米糕,尝香和甜味,实在

小块,淋上蜂蜜和“若干桂花,肯定更父王叫人做来尝尝。”好吃,切成

没有人能拒绝甜食!

甜食,心情便会好上许多。不大愉悦时,若能进当你心情食些许

吃。淡然处之:“太腻了能对甜食,如此清甜已是好可嬴政

叫厨人依着扶苏的吩咐去准备。但他还

一份,只是不知她可否喜欢吃甜食了,可以给楚姬送苏檀想着做

等待宣见”门外走来寺人“大王,姚贾在殿外,轻声禀报。

嬴政沉声道。“传。”

些才是。斯、韩非子等,但从未贾的名号,他得仔细口,他知道吕不韦、李苏檀好奇地望着门听过姚

翩,见年男人,行动间风度翩俊秀的中容斯文很快就走进来一个面了二人纳手就拜。

、公子。”“臣姚贾拜见大王

“起。”

得心中笑呵呵道欢喜。”首一拜,这才姚贾起身后,又纳:“臣赞我王亲政,便觉从宫外来,听见黔首称

拍马屁的方苏檀默默记下式之一。

静地坐在一练字,实则认真学政,他就静旁,看着是在漫不经心习。听着两人议论朝

大佬的每一次交锋,都值得记下

素材珠不的教学频就好了。多好光可以播放视频,,值得逐帧他摩挲指尖,若是琉璃还可以录学习。

今情况,到未来的策略,一一列举。国等各国如从韩国、赵国、魏国、楚国、燕国、齐

秦相抗衡,到时臣必会使列欲动和我大,岂不快哉。卒,出使六国,国不再连纵合候我王逐一击破们不再蠢蠢“贾愿为大王马前来抗秦,让

寂静一片静静思索。姚贾清朗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都在,引的

职责。苏檀瞬间明白,姚贾约摸是邦交使臣,类似于毛遂

半晌才鼓掌他昂着嬴政,就见他单掌摩挲道:“尔所言极是!”头望剑柄上的饕餮花纹,

证历史了。苏檀知道,他要见

佩剑,让列国知贾果然,就听嬴政浑人的乘,金千斤,穿上寡人厚低沉的声的衣冠,佩戴寡之重要!使列国,政音响起:“若贾出必资车百

又拜。姚贾俯身

,便称呼他为‘世监在赵国出仕,旁监,他人嘲笑他又是门他是魏国人,父亲门子’,还把他赶出来。

遇之恩,无以好在他遇上了大王,礼为报

他躬身告退离去。

前的米糕已苏檀望着他走了,这热气。经凉了,没有丝毫才恍然发现,面

嬴政漫不经心地喝着浆水,沉吟片刻后,这讲话,你听懂了什么?”才低声问:“此番

迫感的笼罩着他。一双眸子黑沉沉的,颇有压

”苏檀结,又低声说:之英主!”卒锐士到两国邦交,之兵?,从兵文武兼备,实乃不世试探着总“父王已做万全打算“不战而屈人

夸夸老祖宗,给他们肯定他就想和信念。

在他们眼但是在苏檀眼里,秦始里,这都是战前准是史实,夸几皇统一六国,已经板上钉钉备,成败尚未可知,句自然无碍。

战术,谁能真的很牛啊,而且这些技能比秦始皇身边的一堆牛人牛。从心理到

眼未动,这些夸赞他从不过耳。只看局如何再说。嬴政眉最后结

战火太难了。纷纷的年代,想要太平檀见六国统一走上正轨,在这个

能够结俊杰束乱世。天下都在等一个英主

犬不做乱离人。太平所以宁做

王。’苏檀在嘴,这九个字简直算得上九字真言。缓称筑墙,广积粮,‘高,结局黄袍加身这可是从一无所有爬起里念叨着,心想来的帝王,开局一个碗

界,缺的就是粮草,得想法子弄称王,在亩产五六十大秦有高墙,有锐士,来。斤的世一点

是寻不来的。界各地,一散落在世土豆、红薯时半会儿可惜玉米、

寒的岁月多少黔首。要是有就好了,那苦得少饿死

画小马,一会便有些无聊,自己看了会儿书,着竹简在竹简背面画着玩,一会儿儿画王翦的胡子。苏檀拿

政务时那紧皱的眉头。看着他处理头看看嬴政,或抬

刚亲政的政爹,并还会召见臣一会儿,才有时候都要思索余,很多事没有那么游刃能下决定,子来商议

他希望大秦好,黔首也好。希望这片土地上的

他的小肥剑,如今被前,边上还多了一张好好的摆在嬴政的几案苏檀盯着小弓。

暇时,的。可见是他政爹在闲又做给他玩

希望能成他一点。苏檀心想,能真的相信功,让政造纸术

是杨桃枝还河边都很多。是构树皮,村落中、这些材料在秦地很普遍处可见,不管,随

纸术成功对他真的很重要。

出神图找出秦始皇会疼,望着桌上的小弓,试而嬴政忙起来的时候,檀便兀自爱幼子的并不会注意到他,苏证据。

,历史记载中也没但扶苏的记忆中没有。

苏檀若有所息,便笑着问:“父王政的侧脸,见他休要喝茶水吗?”思地抬眸望着嬴

己面前的茶他说罢就捧着自碗,笑眯眯地奉上。

眼,随嬴政瞥了他一意点头

政务,便也跟着抓紧练有什么理由懈此勤勉,他还又垂首处理苏檀就看着他喝几口,习写字,始皇帝这么厉害,都如怠。

却不知——

律,秦王政都看他小动。小年纪就如此自在眼里,眉眼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致命红包游戏